“云墨小姐真会开玩笑,这么多双眼睛可都看看的清清楚楚,到现在为止,也只有灵儿一幅作品呈给了五位先生。可,乐小,说网祝愿所有高考考生考试顺利。”楚策轻笑着,轻松的态度不像是追问解惑,更像是随便找个话题跟云墨闲聊,并且他还十分享受这个闲聊的过程!

众位大人心中更是疑惑,楚太子为什么会对云墨如此高看,大堂之中这么多女子,他偏偏唯独对云墨很是上心,前两局楚国没有获胜可都是因为云墨在,楚策非但不怨恨,还主动搭话,这实在是让人有些猜不透!

“我可不敢在这样的场合开玩笑!我可是很珍惜生命的,任何有威胁我的生命的事情,我都不敢乱来的!”云墨迎上楚策的双眸,似真非真,似幻非幻,双目相视,双方都意识到了对方的防备,两人中间就好像隔着一层淡淡的薄雾,只能看的到对方朦胧的轮廓。

“至始至终,我只呈上去一张纸!五位先生可以将方才的书法翻过来,那就是我这局的作品!”云墨微微一笑,扔给了众人一个惊雷,就算是楚策,也我忘记了继续跟云墨闲聊,立刻将视线转移到上座的五位,确认云墨的话究竟是真是假!

上座的五位更是诧异,连忙拿出云墨的奚言狂草,按照云墨的话将纸张翻了过去,不由的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只见一幅墨兰图跃然纸上,自然灵动,就像是生长在山野间的兰花一般,安静的在寂静的山谷中悠然的盛开着。

这并不是一幅单纯的兰花,你仔细看,就会发现这幅墨兰图很是逼真,兰花好像原本就生长在纸张上一样,一点儿也没有被框住的感觉,可以把东西花的如此之活,如果没有一定的功底,是很难做到的!

“墨小姐,今天老夫真的是开了眼,老夫活了数十载,还从未看过如此灵动的画作!这百花宴结束之后,还请墨小姐不吝赐教!”李瑞很是激动,在他看到云墨的作品的时候,就已经被这幅作品征服了,此刻他已经忘记了自己是被楚策请来的,也忘记了他也是楚国人,当着众人的面,真心诚意的给了云墨最高的评价!

“今日我也是开了眼了,我最爱兰花,也最喜欢画兰花,今日看到云墨小姐的作品才恍然大悟,原来我一直不满意自己作品的地方在哪里!我的画都是死的,而云墨小姐的话确实活灵活现的。不得不说,当世的很多有名望的画家,也不见得有云墨小姐这份功力!”如果说李瑞的话是对云墨的赞扬,那木南的话就直接讲云墨捧到了云端之上!连当世的画家都不及云墨,更何况她们这些小姐们了!

云墨再次获得了两国评审的好评,羡慕有之,嫉妒有之,心中不平衡的更是居多,云墨自始至终都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好像被称赞的人不是她一般!

自己的女儿被如此称赞,云哲成了众人羡慕的对象,虽然云哲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但是上扬的嘴角还是泄露了他的好心情!连带着对云墨也更加的满意!想必之下,他看好的云仙却一直都是表现平平,这让云哲多少有些不满!

看到云哲骄傲的模样,高鑫搏到是不以为然,他相信自己的女儿的画一定会比云墨高明的多!到时候看云哲还有什么好骄傲的!“六皇妃的画作也完成了!劳烦五位先生了!”高鑫搏特意省略了一个侧子,暴漏了他的野心!

高纤絮对自己的画也是信心满满,她可是从会拿笔开始,就已经学习如果作画了,这么多年她也画了很多让大师称赞的画作!她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超得过了!“本宫不才,也过来凑凑热闹,希望能够得到五位先生的知道,让本宫再上一层楼!”

“侧妃的画法已经是相当成熟了,可以说是大师级别的,这幅莲花图在画法用墨上没有任何的不足!可以说,侧妃的技艺十分的精湛!”也不知陈然是有意还是无意,侧妃二字咬的十分重,但是他的评价却是十分公正的。

高纤絮开始沾沾自喜,挑衅的瞥了云墨一眼,你永远也赢不过我!想跟我比作画,你还差的远呢!只是云墨根本没有在意上面那五位说了什么,当然也没有注意高纤絮那挑衅的神情!她重重的一拳就像是打到了棉花上,没有任何的成效!

“但是,莲花圣洁的品质却完全没有体现出来!从这幅画中,我只能看到一池的莲花,再无其他!侧妃在作画的意境上还差了很多,不过侧妃年纪尚轻,还有很多时间可以磨练,作画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学的来的!侧妃只要在以后的学习当中多加注意意境方面,相信会有很大的收获的!”陈然很是公正的分析了高纤絮的作品,也十分诚心的提出了今后的努力方向和学习方法!

高纤絮得体的笑容已经僵硬了,她刚刚只是谦虚几句,想要给众人一个虚心的好印象,更想借此改善刚刚奚御君对她的看法,谁想到,陈然居然真的指出了她那么多的缺点!她还想着在自己擅长的方面狠狠的教训一下云墨,没有想到出丑的人居然是她自己!

“侧妃之前可能过度重于笔法的联系,而忽视了对意境的体会琢磨!其实这是很多人都会犯的错误,一些人总是觉得只要自己的笔法正确,就一定能画出好画来,其实不然,看画更重要的还是意境,只要能从画作中看出作画者要表达的深意,那就是成功的画作!”历山书院的院长历森补充道!

高纤絮的神色更加的精彩了,本来想着博得满堂彩,成为众人瞩目的那一个,没有想到,居然被轮番的指导!偏偏她又不能反驳,也不能露出不悦的神色,否则会被众人认为狂妄自大,心高气傲!高纤絮已经气得快要吐血了,还必须维持虚心受教的表情,高纤絮顺风顺水惯了,还没有如此受挫过,高纤絮将这一切都算到了云墨的身上。如果不是她的出现,自己也的画也不会被批成这样!

有些人就是这样,当事情没有按照她预期的发展,她不会在自己的身上找原因,反而将一切都推到其他人的身上。这样的人永远不会进步!

“有时间墨儿可以到表哥的府里走走,传授一些经验给纤絮,纤絮很久就会进步的!”奚御君满是警告的睨了高纤絮一眼,之后双眼夹带着微微笑意看着事不关己的云墨,得到五位先生这样高的称赞,她居然还是这般风轻云淡!奚御君有些看不清云墨,明明不过一个刚刚及笄的女子,却把自己的心藏得这么深,深到他都看不清楚她最真实的想法!

“墨儿什么都缺,最不缺的就是时间了,到时候侧妃不要不让我进府就好了!”云墨看着空空的盘子,终于将视线从精致的糕点上移开了!轻轻扫过明明愤怒但是还要保持笑容的高纤絮,暗自警告自己,她以后绝对要离皇室远远的,想哭不能哭,想笑不能笑,这样的生活根本没有乐趣!

“云墨小姐说笑了,你能到府里来,和本宫说说话,聊聊天,本宫求之不得,又怎么会把你赶出去呢?”高纤絮故意模糊了焦点,将奚御君说的传授作画经验,变成了女子间的说话聊天!

云墨不会去追究这些小事,本来她也没有打算去奚御君的府里,刚刚也不过是敷衍而已。

人是一种奇怪的动物,越是难以捉摸的对他们就越有吸引力,就越想弄清楚!而云墨对于这里的人而言,就像是围着一层薄纱,大家可以看清楚她的样貌,却猜不透她的想法!就是这种莫名的探索**,让云墨成为一些人的目标!

陆陆续续大家的画作都已经完成了,优秀的作品不在少数!

陈出尘一幅寒梅图,将梅的寒风傲骨品质表现的淋漓尽致;楚灵同样画的是莲花,但是却在已经上却胜过高纤絮太过;云仙一幅牡丹图,将牡丹的雍容华贵丝毫不漏的展现了出来,云仙的作画能力不弱,只是在高手林立的今天,云仙的画并不突出,反而是云墨额出其不意,赢得了五位先生最高的点评!

“经过五位先生的商讨,从画的质量来看,奚国更胜一筹!所以,这次奚国……”

“等等!你们作弊!”楚楚在打断了高鑫搏的话,如果奚国再胜利,他们就输两场了!

“楚楚郡主,说话可是要有证据!”高鑫搏本就因为高纤絮的画没有得到好评,反而被五位先生挑出很多毛病来,心中的期望被打破,本来心情就坏到家了,此刻被楚楚打断说话,心情更加的恶劣!连同语气也生硬起来!

“你们肯定作弊了,不然云墨怎么可能在第一局的时候就已经把第二局的作品画了出来?难道她能掐会算吗?”楚楚说出了所有人的疑问,奚国的人不提,是想主动回避这个问题,不想横生枝节,但是,既然楚国之人主动提出来了,他们就是想回避也不能了!

大堂沉寂了,两国交锋,居然出现作弊,这也太损害一国的声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