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成明再度扫视众人,用激越而高亢声音说道:“或许,在座各位鲜有人知‘通天圣手’这个名称。但熟悉三方盟约全文的人应该还记得,关于龙兰大陆最高荣誉的规定中,有这样一项内容:‘奇能事业是能士的事业,也是器师和药师的事业。器药对于能士,可谓至关重要。故对于为奇能事业做出过里程碑式贡献,使奇能事业因此而进入一个全新时代的器师和药师,当授予通天圣手殊荣,并颁发用通天玉制作的圣徽。凡获此殊荣之匠师,当为三方共同保护,任何人不得冒犯。有违者,三方共诛之。’”

当“用通天玉制作”几个字被说出来之后,数万双眼睛顿时变得无比灼热。羡慕,渴望,贪欲……什么情绪都难以掩饰地彰显了出来。甚至有些人手脚都有点不受控制,一看就像是准备动手抢宝的样子。

但那句“有违者,三方共诛之”的话一出来,所有的情绪都瞬间躲了回去。一张张脸上又还原了正人君子的表情,简直就似换了一个人。那吊样,就像在说:“哦,通天玉呀,我们家用那东西铺路,脚感还行。”

段成明继续说道:“自从三方盟约签订以来,咱们龙兰大陆之上只有一个人获得过此项殊荣。那位先圣,大家都很熟悉。他就是咱们大陆永久的传奇,曾炼制出三件亚圣器的那位伟大器师。自那以后,已数十万年过去。虽然历代都有惊采绝艳的匠师出现,可他们的功绩,都远远称不上‘里程碑’,更没能带引奇能事业进入一个新时代。所以,再无第二人获得该项荣誉,使得人们渐渐淡忘了‘通天圣手’这项荣誉的存在

。”

说到这里,他停了停,然后突然提高嗓门,说道:“可如今,就在这届比赛上,咱们龙兰大陆上又出现了一位改变历史的伟大器师!复能器械,一直以来都是咱们能士的梦想。每一代都有很多人为这个梦想而呕心沥血,那位先圣也是其中一个。可即便是他,都未能把我们的这一梦想变成现实。可现在,就在我们中间,却有一个人做到了。靠着自己的默默努力和付出,他不但实现了一器多能,还完美实现了‘自蕴攻击’这一终极设想。我们完全可以相信,未来的奇能界,一切都将因为他的成就而改变!他不但为奇能事业做出了里程碑式的贡献,还一举立下了两座丰碑!”

本来人们只是觉得夜舞阳这小子很厉害,竟能搞出那么可怕的兵器。此时听段成明这么一讲,才突然意识到这小子做的事真的很伟大。

于是,无论敌友生熟,满广场的人都不由自主地爆发了。

掌声,欢呼声,尖叫声,久久不息。

段成明的眼眸之中已有隐约可见的一丝薄雾。很显然,他被观众的情绪深深感染了。

尽量整理了一下情绪,说道:“这个凭着一双通天圣手,把无数代人的梦想变成了现实的人,迄今尚不满二十七岁。多么不可思议呀。二十七岁,大家想想,我们二十七岁时还在干什么?我当年还懵懵懂懂跟在师父屁股后面,连独立炼器的资格都还没得到。呵呵,难怪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得到圣徽。不过,我得不到不要紧,重要的是,在我们的有生之年,能亲眼目睹一位通天圣手的诞生。而我,则比各位更加幸运,因为我可以亲自为这位新诞生的通天圣手授徽。现在,就请大家跟我一起,喊出这位伟大器师的名字吧!”

他虽然始终没说是谁,可谁说不出这个名字来?

被他这么一煽,众人的情绪都被调动了起来,忘情地大喊起来:“夜舞阳!夜舞阳!夜舞阳……”

段成明自己也在喊。这一刻,圣人,大尊,尊者,大宗……,人与人之间的界限消失了。不管此前大家心里都怀着什么样的心思,此刻,在忘乎所以的放纵下,人人的心里都得到了纯净的快乐。

人,永远都需要信仰,也需要英雄。

待激情渐弱,段成明才颤动着嘴唇说道:“对,此人就是复能器械的发明者,自蕴攻击的实现者,龙兰大陆历史上最年轻的圣匠,本届大赛的器赛冠军,夜——舞——阳

!”

“虽然,龙佑帝国也研制出了复能器械,甚至也巧合地突破了自蕴攻击这一终极大关,但经过详细调查,我会认定,那是龙佑帝国大批器师的共同成果。而且,成品出世的时间也晚于夜舞阳。经过本公会长老大会一致裁决,授予夜舞阳通天圣手称号。请夜舞阳圣匠上台受领圣徽!”

顿时,天空之上,有无数绚丽无比的各色礼花纷纷绽放,把整个夜空都点亮起来。不知是谁率先喊了一嗓子,广场之上便再度响起疯狂喊叫。气势之足,竟然压过了天空中的爆鸣。

而此时的夜舞阳,心里却在想着别的事情。

他没想到,圣公会竟会如此用心良苦地给他弄了这么一个护身符。

得此殊荣,三方共护,任何人不得冒犯啊。有了这个身份和这块圣徽,即便是奇能殿,都不敢明目张胆来招惹他。

因此,他意识到,现在的圣公会,对他倒是真的很上心。也就是说,他这个筹码,对于现在的圣公会而言,真的很重要。同时也说明,北圣对杜巧芯的戒惧十分深沉。

龙兰大陆的未来,经这么早就直接落在了他和杜巧芯两人身上。夜舞阳不由一阵苦笑,感觉一切又似早有前定,根本就难以摆脱。

呵呵,通天圣手,圣徽,三方盟约,无一不十分唬人啊。

可这些玩意儿真的就能保我无虞吗?

不过是欺负老子只有二十七岁,心智还不成熟罢了。奇能殿对付我,需要明刀明枪地来吗?甚至,他们就是明火执仗地做了,谁又真会拿他们怎么样?真会出现“三方共诛之”的局面吗?三方共诛之,这个说法本身就狗屁不通。奇能殿就是三方之一,怎么共?难不成做完了之后,它突然良心发现,于是会同另外两方,上演大义灭己的绝世好戏?

等几十年过去后,杜巧芯若然未能得势,甚至被莫里斯等人害了,北圣会如何对待他这个筹码,稍微有点人生常识的人都明白。

鸟儿都没了,还留着良弓干嘛,让别人拿来射自己的鸟啊?

卸磨杀驴,兔死狗烹这样的事,是个有控制欲的人都会做

要想保全自己,除了自己,靠谁都是扯淡。

不过,在杜巧芯明显失去威胁之前,他倒是可以充分利用一下与圣公会的这份暧昧。扯虎皮拉大旗虽然很可笑,但狐假虎威的功夫只要做得好,对于狐狸来说照样是一大自保妙手。

看着段成明手中的圣徽,他的脸上不由露出一抹奇异的笑容。

这东西,还真是件宝贝呀。首先,它是用通天玉做的。仅此一项,就价值无限。其次,它的间接好处,更是大得没边。以后看不惯某位圣人,随便给他栽一个“不敬”的罪名,就可随手将其灭了。

公然杀圣人还可逍遥无事啊,这他丫的实在太牛叉了。上辈子一直渴望得到的杀人执照,这辈子终于到手了。

嘿嘿,姓兰的,姓费利、拜亭的,姓叶轮、甘铎的,你们以后最好给老子乖乖地听话,不然的话,就看爷爷怎么欺负你们吧。哇咔咔咔……

一边邪恶地想着,一边挥动双手向人们致意,摆出一副激动不已的样子跑向中央大台。临到台上,还故意失了一下足,差点一跟头摔倒。幸亏那位绝色司仪反应快,一把将他捞了起来。

于是,他极端无赖地趁势把下巴靠在她的腹部,脸上扬,眼皮上翻,痴迷地盯着她那对挺拔,嘴里低声唱了起来:“我看见,一座座山,一座座山川。”

司仪美人儿似乎早忘了被他欺负过,噗嗤一声低笑起来,提醒道:“通天圣手大人,无数的眼睛正看着你哟。”

夜舞阳一愣,如梦方醒。

干咳一声,磨蹭着站直身子,揩了满脸的油。

后退半步,向她欠身致谢,送上一句奉承道:“我决定三年不洗脸。”

随后,道貌岸然地走到主席旁边,眼睛里冒着星星,嘴里却十分谦逊地说道:“小子何德何能,如何承受得起这份儿荣耀?要不,您老还是颁给龙佑帝国那些前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