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游公也是仙界一方雄杰,在三十年后,争夺引仙使的大战当中大放异彩。^看

不过可惜他后败在莫炎武的手中,被莫炎武打成重伤。

现在陈逍见到碧游公,立刻便将他认出来,将他的来历以及绝技娓娓道来,这是在显示自己的底蕴。

要知道,现在的碧游公并未显lu过自己,甚至仙界当中也极少有人知道他的名字,但是现如今陈逍却是一口道破,那么便显示出了自己的高深莫测。

“哈哈哈,神翛公言重了,不碧游只是区区虚华境一个én派的弟,如何能如神翛公的法眼。”

碧游公被陈逍说的心怀大畅,如碧游公这般实力绝强的青年俊杰,自然喜欢听这些恭维的话来。而陈逍本身就是一个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主,对付这些极为自傲,甚至自负的青年弟,自然极有办法。

“不过,还请神翛公给在座众位一个说法。”

这个时候,碧游说话的语气中虽然还带着质问,但已经不是刚刚的那般霸道了。

“碧游公想要的是这件东西吧?”

陈逍单手一挥,一把剑碧蓝sè的长剑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正是刚刚竞拍中的第三件物品,七品仙器夺元剑,而这把剑正是碧游公想要的仙器,刚刚也正是他与陈逍争夺了一会,不过被那南宫问心一通搅和之后,败退下来。

此时,陈逍将夺元剑拿出来,碧游的心神立刻便发生一丝细微颤抖。

“碧游公乃是仙界俊杰。这把剑虽然表面上是七品仙器,但是内部却是暗藏玄机,正所谓宝剑赠名士,既然碧游公喜欢此剑,那么神翛便将此剑赠与公,那又如何?”

陈逍单手一点,这柄碧蓝sè的长剑直接化作一道流光,来到了碧游公的面前。

“这……”

碧游公的脸sè顿时就变了。他有些迟疑的看向陈逍,不知道他的葫芦里到底卖着什么yà。

“呵呵,碧游公不必介怀,神翛将此剑赠与公。只想换取公一个承诺。”

陈逍呵呵一笑,继续说道。

碧游公的神sè一凛,立刻开口说道:“还请神翛公直言。”

“明yu山之中。上古天都陨落遗骸即将出土,而临近明yu山的望月城是首当其冲。神翛在此想要碧游公的一个承诺,碧灵宫在争夺宝物的时候,还请对望月城手下留情。”

陈逍神sè郑重的说道。

碧游公的眉头一皱,他瞬间明白陈逍为何huā费巨大的代价,将此次竞拍物品全部拍下,原来是因为这件事。书群2

要知道。这次竞拍物品,除了七情仙剑以及六yu仙甲之外,还有许许多多的宝物,都是在场之人所渴望的。在场几乎绝大多数人,并未为了那七情六yu仙器而来,因为他们知道,那两件仙器,不是他们能够把握得了的。

现在,陈逍直接以宝物换承诺,立刻就让所有人心动了。

而且,陈逍这样做。也是存了结jā这些人的心思,到时候无论是谁想要动望月城。想要动陈家,也要考虑一下今日之事。

甚至。陈逍算定,刚刚他所表现出来的一切,已经让众人忌惮,关于神翛公的传闻,立刻会被传回他们的家族,én派当中。

对于这样一个挥手便是三千万天元仙丹的人物,傻愿意去得罪。

到时候,只怕许多人会主动站出来,保护陈家。

“不知道那望月城,与神翛公适合关系?”

那碧游公极为配合的问了一句。

“呵呵呵,我那师尊的关én弟,便是望月城的城主府三公,小师弟的事情,做师兄的,自然要à劳一番了。”

陈逍装模作样的叹息了一番,摇了摇头说道。

冬閣之中,那懒散青年几乎要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个陈逍,倒是个极品了,不过今日他这番表现,想来那所谓的神翛,以及那个神秘的势力也是存在的了,否则他断然不会拿出三千万天元仙丹,nn出这么大阵仗来。”

懒散青年眼中闪过一道幽幽的蓝光。

“好,既然如此,本公便应下了这个承诺,又能如何?”

那碧游公眼中流出一丝了然,继而看了一眼那南宫问心,然后哈哈一笑,一伸手,将那夺元剑那在手中。

“元元真人,本少爷知道你继续这株‘七彩天玄草’为道侣续命,今日本公便用这‘七彩天玄草’换取真人一个承诺,如何?”

接下来,陈逍有对一个黑衫长须的中年道人说道。

……

整整过了两个时辰,陈逍手中的两百八十件宝物,已经出手了两百件,整整换取了一百八十九个仙界家族én派的友谊。

虽然在此之间,陈逍没有得到任何实质的好处,但是却无形中为陈家赢取了诸多依仗。

不仅仅如此,从这之后,无论是‘神翛’,还是陈逍,行走仙界,全部都会得到许多势力的支持,日后陈逍登位琉璃道院符道道主,也会少了许多阻力。

当然,这些人当中,也不排出会有一些狼心狗肺,忘恩负义之辈,但是陈逍却不管这些,只要他得到了那一百八十九个势力中一半的友谊,那便足够了。

不过,也有许多人,提出了要陈逍手中的七情仙剑,六yu仙甲,这个自然被陈逍拒绝,开什么玩笑,这两件仙器乃是超脱了九品仙器的果位仙器,单不说它们的价值,这两件仙器对陈逍意义极为重大,他又怎么会将这两件仙器送出。

后,在场绝大多数人全部都得到了满意的宝贝,其代价只是一个举手之劳的承诺而已。不但如此,也变相的结jā了神翛这样的人物,可谓是皆大欢喜。

而乾坤宝閣也得到了三千两百万天元仙丹,这天元仙丹对乾坤宝閣这样的势力而言,可是极大的财富,完全可以让én派中的高等仙人速的修炼,进阶。

唯独脸sè难看的,便是那南宫问心等人。南宫世家与神翛结仇,已经是必然的了,但是现在,神翛却是反手之间。便拉拢,得到了诸多势力代表的好感,南宫世家想要报复神翛。那么压力也是极大的。

后,这场竞拍可以说是圆满的结束,四季閣当中人,手中乾坤四季令微微的一闪,便将他们传送出去,后,这块令牌也失去了灵气。化作一道青烟散去。

“少爷……”

当众人都散去之后,那商君阳悄悄的对陈逍传音。但是还未等到陈逍答应,整个乾坤宝閣当中,凭空响起了一声闷喝。

“我的棺。葬着天的尸。”

“神翛,天要你殉葬!”

轰!

下一刻,一口高达一丈的巨棺,直接突破虚空,凭空竖立到陈逍的面前,整个乾坤宝閣都发出一阵细微的颤抖。

看到这口巨棺,在听到那声富有传奇sè彩的闷喝,陈逍的只觉得自己的脑袋一晕。

这家伙。怎么找上自己了?

“神翛,可敢与我一战?”

那黑sè巨棺之上。传下了尸愁的声音。

尸愁站立在巨棺上,高高在上。俯视陈逍,口中的话不带任何感**彩。

“有何不敢?”

陈逍看向尸愁,没有任何迟疑,直接说道。

被尸愁缠上,不与他一战的话,那么他会缠着你到天涯海角,无路如何都无法摆脱。

而且,这个人的背景极深,乃是真正的神秘势力出身的弟,可不是陈逍这个半路里杜撰出来的货sè。

不过,自重生以来,陈逍对敌,全部都是耍yn谋,施诡计,或者躲在暗地里偷袭,从来都没有堂堂正正,从正面与人jā手一次。

陈逍也不知道,现在他的实力究竟到了什么程度。这个尸愁,乃是大乘期的绝顶强者,在琉璃天当中搅luàn风雨,击杀吞噬无数大乘期的俊杰。

甚至那太真天的华风ěn,都被尸愁暴揍过。

这次,陈逍便要借助这个尸愁,来检验一下自己的实力,而且,战斗乃是突破的佳方式,陈逍想要试试,自己这九天雷德普化天诀,每到一个关卡,是否真的只有功德能够突破。

“好,既然如此,烘炉斗场,随时恭候大驾!”

那尸愁说着,脚下的黑sè巨棺直接化作一道黑光,瞬间突破了乾坤宝閣的弥虚芥大阵的壁障,离开这里。

烘炉斗场,乃是赤都当中大的一个斗场,不过虽然以烘炉为名,但却不是商族的产业,而是赤都城主府,也就是整个虚和境首府的产业。

如赤都这样的大城,天空之上被摩云组阵笼罩,城内禁止斗殴。但是仙人之间,总会产生矛盾,大打出手。而斗场,便是仙人解决恩怨的地方。

“少爷,这尸愁极为不简单,你这样迎战……”

那商君阳看到尸愁挑战陈逍,脸sè顿时便有些难看。

“无妨,一个尸愁都对付不了,我还有什么资格当这个天劫之主。”

陈逍淡然一笑。

……

烘炉斗场,从外面看,便是一座巨大的烘炉,上面火焰缭绕,竟然全部都是紫sè的紫玄天火。这些紫玄天火,几乎都要化作一条一条腾飞的巨龙,不断的咆哮着,怒吼着。

烘炉斗场内部,千千万万个弥虚芥同时存在,能够同时让成千上万个仙人同时战斗。

而且,若是外人想要观看其中的战斗,那么huā费一定量的天机灵丹,或者其他代价,也是可以进入其中观摩的。

此时,尸愁脚踏黑棺,傲立在一座弥虚芥当中,静静的等待着陈逍的到来。此时的尸愁,和两个月之前的尸愁,又是大大的不同,少了一分浮躁,多了几分沉稳。

但是他身上的煞气,杀气,以及那绝对必胜的自信,却是不曾减弱分毫。

……

六月,对不起大家,很多事情,不多做解释了,感谢大家的理解。

七月,全力补偿!

第一到!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