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逍并没有什么表示,实际上现在的这些人,任谁都心知肚明,这件事情,十有八.九便是天玑剑宗做出来的。

但是这样一个弥天大罪,若是无法拿出什么真凭实据来,还真不好拿天玑剑宗如何。

不过眼前的这件事情,也是让陈逍为难。

不仅仅是那玉剑死了,就连玉剑收入洞天之中,那近千天玑剑宗的精英弟子们,也死了。

若是按照原本的计划,趁着这些人返还天玑剑宗时,在途中伏击,就算是他们来了果位仙人的太上长老守护,也顺手做掉。

没有证据,谁都不好说什么。

可是现在,天玑剑宗的人死了,琉璃道院符道弟子却安然无恙,而且在众目睽睽之下,便有些难以推脱了。

“我天玑剑宗之人,在域外战场之上,浴血奋战,两位果位长老都死了……却被你们按上这样的一个罪名。”

七剑真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还有,我师弟玉剑的死,无论如何,我天玑剑宗都不会善罢甘休的。”

“无论如何,相比于整个化湿天,乃至仙界的安危,你天玑剑宗的这几个废柴弟子,根本就不足为虑。”

突然间,这个时候青天尊说话了。

“呵呵呵……不足为虑,好一个不足为虑!”

七剑真人猛然间看向青天尊,“是不是,我现在屠了你琉璃道院一道弟子,也是不足为虑?”

“若是你敢动我琉璃道院一人,我便灭了你天玑剑宗的道统,你信不信?”

青天尊的表情不变,淡然的语气中却是充斥着凛冽的杀机。

听到青天尊的话,七剑真人的脸色顿时一阵绛紫色。

琉璃道院的青天尊。有这个资格说出这样的话来,青天尊可是一个无上杀神。以杀戮扬名于整个仙界。

“天玑剑宗的事情。暂且先放到一边,域外战场之事,才是重中之重。”

天庭之主这个时候,也淡淡的开口。

“是。”

听到天庭之主开口。其他几大院主也不再去纠结这件事情。

“现在为今之计,只有先找到狂异和狂笑两人。狂异和狂笑这两个狂徒。出身琉璃道院,我看便由琉璃道院的众位道友负责如何?”

玉阳院主也开口,看着琉璃院主笑道。

“呵呵。你让我们找狂异和狂笑?还不如随随便便的找一个修仙者靠谱。”

琉璃院主冷笑一声。“那狂异狂笑乃是我琉璃道院的叛徒,若是我们能够找到他们,早就找到了,还用等到今天?”

玉阳天和琉璃天的关系并不好,两大院主也在一定程度上时时相对。

“归根结底,那个狂徒终究是你琉璃道院出来的。这次事情,你琉璃道院需要付主要责任。”

玉阳院主耷拉着眼皮子。口中平淡的说道。

听到玉阳院主的这番话,琉璃道院的众人脸色顿时都变得异常精彩。

这件事情,需要琉璃道院付主要责任?仅仅是狂异和狂笑出身琉璃道院,是琉璃道院的叛徒?

“你琉璃道院,教徒不严,出现这等仙界叛逆,便应该付出代价。”

玉阳院主再次说道。

“好了。”

正在这个时候,一身淡紫色道袍的逐月院主绣眉微蹙,她冷冷的说道:“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化湿天的域外战场,还是存在很大的纰漏,否则绝对不会因为两个罗天果位的仙人去,便能够随随便便的造成这样的乱子。”

听到逐月院主的话,这些人瞬间便是一静,同时,他们的脸上也稍稍的浮现出一丝阴霾来。

化湿天的事情,便是一个警醒,三十万年的安逸,已经让这些院主们忘记了当年域外战场的凶残。

疯魔乱神大结界无法阻止一切,随着时间的流逝,这座浩大的结界也会逐渐的崩溃。

现如今,化湿天出现的事情,仅仅是一个警兆。

这样的事情,是第一次发生,但绝对不是最后一次,若是这些道院的院主们不加以防范,恐怕日后一旦爆发出来,那么便真正的麻烦了。

“现在的域外战场,早已经变得腐朽不堪,原本不允许有半点阴谋掺杂进去的禁地,早已经变质。”

逐月院主的声音清脆悦耳,她的面容都被隐藏在一层蒙蒙的紫气当中,看不清她的具体形貌。

但是太真院主不在,在场最有威严的,便是这逐月院主了。甚至就连化湿天主,天庭之主比之逐月院主,都稍稍的弱了一筹。

化湿天,逐月天,玉阳天,这三大天乃是联盟之势,而逐月天,则是三大天的联盟之首,两大天的各大巨头都是以逐月天马首是瞻。

听到逐月院主的这番话,琉璃院主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琉璃天可以说是这近三十万年来第一个整顿域外战场的天界了。

不过也正是因为上次天极战场发生暴动,才让琉璃天有所警觉。可以说,在仙界诸天当中,现如今域外战场防御最强的,便是琉璃天了。

“话虽如此,该整顿的,该加强的,一定要整顿加强,但是这次的事情,必须调查严惩。”

这个时候,庸紫园开口了。

“调查,自然是要调查,但是必须要将那狂异和狂笑两人捉拿,他们,才是这件事情的罪魁祸首。”

玉阳院主死死的咬住这件事情,不肯松口。

“哎,看来,仙界道院,仙界天宫,都是一个德行。”

听到这些人在不断的辩论,陈逍的心中微微的升起一丝失望来。

遇到事情,首先便是打口水仗,相互争论辩解……这有用吗?

陈逍更喜欢用直接点的手段。

“我们走。”

陈逍有些不耐烦的招了招手,这次事情的目的已经达到,对天玑剑宗赶尽杀绝?如果能够赶尽杀绝的话。还至于在这里打口水战吗?

现如今,天玑剑宗损失了两大果位仙人。甚至连掌门都死了。而新生代的精英弟子,更是一个都不剩,陈逍已经很满意了。

至于接下来的事情,如何对付天玑剑宗。那是恋伤所要做的。

当下,陈逍也懒得看那些人的嘴脸。便要带着符道的弟子离开玄黄山。

“等一下!我师弟,不能白死,那个文彻。必须和我回天玑剑宗。”

那七剑真人见到陈逍等人要走。顿时便不乐意了,出声阻拦。

“若是你能够让文彻和你走,本尊没有意见,当然,若是文彻再失手伤到了你,本尊也同样不会有意见的。”

陈逍看了一眼七剑。缓缓的说道。

七剑倒吸了一口气,却是看向了玉阳院主。

“文彻道友。还请去天玑剑宗走一趟吧。”

玉阳院主嘴角微微的一挑,他的身后,一个闪动着玉色光芒的巨轮虚影缓缓的闪动了一下。

“这玉阳院主,难不成和这天玑剑宗有什么关系吗?”

陈逍皱了皱眉,暗自思考着。

“当然,若是文彻道友不肯与七剑走一趟,那么本尊若是一时失手,伤了你,可别怪本尊。”

玉阳院主学着刚刚陈逍的语气,笑着说道。

“文彻,你是什么意思?”

苍天尊皱着眉头,轻声喝道。

“本尊,不过是主持公道而已。”

玉阳院主看向苍天尊,语气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域外战场之事,尚未查清,我们无法下什么定论。但是天玑剑宗的众位英才,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死在文彻道友的手中……这无可辩解吧?”

玉阳院主笑着说道。

“好,那就依玉阳院主所言。”

正在这时,陈逍突然间笑了起来,“文彻,我等便随你去天玑剑宗山门走一遭,看看那天玑剑宗的那位葬剑道友,要如何处置你。”

“是,少爷。”

听到陈逍的话,文彻的嘴角也流露出了一个笑容,他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么我便随你走一遭。”

“哈哈哈,道友既然要去,我又岂能坐视?同去同去,正好还要当面问问那葬剑,他到底见没见过狂异和狂笑两人。”

琅邪院主也是哈哈大笑着。

看了一眼七剑和玉阳院主,逐月院主无奈的摇了摇头,这符道之主,现在可是仙界的香饽饽,为什么平白无故的得罪这个人。

“既然如此,那便同去吧。”

青天尊,紫天尊,庸紫园三人也站了出来,青天尊和紫天尊一直都是力挺陈逍的,而庸紫园对陈逍的印象也是极好,这个时候出来帮他也是无可厚非的。

听到这些人要去天玑剑宗,七剑的脸色也是微微的变了变,恐怕这件事情,要弄巧成拙。

这七剑的脑子本就是有些木讷,所有心思都用在修炼之上,现在让他单独处理这件事情,恐怕还真的有些弄不好。

“既然如此,便一同前去吧。”

玉阳院主脸上带着笑容,竟然没有任何的阻拦,似乎早就料到这样的情景一般。

“院主,你先护送弟子返还道院,我与他们去看看。”

丹道之主看向琉璃院主,开口说道。

琉璃院主见到丹道之主说话,也不反对,他点了点头,便带着符道弟子,先行离去。

而其他几大道院,也纷纷带着弟子离开玄黄山……这样的事情,不是谁都愿意去参与的。

这次玄黄道会也便没有任何结果的落下帷幕。

……

第二更到,继续准备第三更,求推荐票,求订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