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正在灵华仙府之下,那座青铜色大门缓缓开启的一刹那之间,灵华仙府外,那座刻录着妖祖之地的石碑之上,骤然间发出一道妖异的血红色光芒,直冲天际!

轰!

一瞬之间,整个陨落之森,都发出一阵微不可查的颤抖。

随即,那血红色的光芒,直接破土而出,冲上云霄,刹那之间,陨落之森的上空,都产生出一朵血红色的云气。

落日城中。

一个清瘦素雅,身穿着一身洗的发白的长袍的老者,正在街边的一处茶馆里喝茶,突然之间,他的身体猛然间一震,骇然的看向陨落之森方向。

“血光冲天······血光冲天!难道是陨落之森下的妖祖之地出现了?”

下一刻,这个清瘦老者身体一震,便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落日城中,也有数道光芒划过,朝着陨落之森方向而去。

而在陨落之森的深处,一声声兴奋的吼啸之声不断的响起,整个陨落之森,都几乎涌动起来。

“咦?”

在仙界,某个未知之处,一个黑衣黑发的大汉猛然间瞪圆了双眼。

“妖祖之地!这玩意不是被封印了吗?不行,这东西不能够出世,一旦妖祖之地出世,这个连破空境仙人都没有的仙界,恐怕就要大乱了。”

随即,这个黑发男子直接化作一道乌光,消失不见。

“妖祖之地,妖祖之地,这东西怎么出来了?”

琉璃天宫之内,一个身穿玉色长袍,眉心处镶嵌着一块美玉的男子神色微微的一震,他狠狠的吸了一口气。

“也罢,也罢,妖祖之地在这个时候出现·那南华仙君的后裔,恐怕也无法将远古天都开启了。”

随即,这个貌若琉璃美玉的男子,身体一动·便消失在琉璃天宫当中。

“妖祖之地,这小子也太能添乱了吧?那东西,当初仙帝大人都不敢碰触,他却贸贸然的跑去触动。”

琉璃道院之内,丹道之主睁开眼睛,无奈的苦笑了一声。

“罢了,随他去吧·那妖祖之地,乃是太古之前便被封印了,也不是那个小家伙能够开启的,仙界,乱一乱,也是好事。”

随即,丹道之主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便再次闭上眼睛,养神去了。

琉璃天之外,其他诸天的各个大能·也都睁开了眼睛,看向琉璃天陨落之森处,而他们的嘴角,都流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

“嘿嘿,琉璃天主,这次有得你忙活了,妖祖之地,弄不好,你琉璃天可就成妖族的老巢了。”

琅邪院主嘿嘿的笑着,但却没有任何行动的迹象。

除此之外·这天地异象,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太乙果位之下,除了陨落之森周边的一些人外,根本就没有人发现这里的异常。

而琉璃天中,一些太乙果位仙人·纵使觉察到了妖祖之地的异动,也根本就不愿意跑到这里来,几乎都选择了明哲保身。

妖祖之地有宝贝不假,但也得有命拿才是。

看到那股妖异的血红光芒,冲上天际,陨落之森中的不少仙人,甚至修仙者,都快速的跑过去,任何人都看得出来,也许是有什么重宝就要出世了。

一时间,整个陨落之森周边,风起云涌。

“妖祖之地竟然发生异动……距离九星连珠,还有不足九个月的时间,希望,不要产生什么变故。”

琉璃天鸿古境,一处隐秘之地中,一个灰袍男子,漠然间睁开了双眼,他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西方,脸上也出现一丝凝重。

“家族的后辈修仙者弟子中,在这近三年来,竟然无一人渡劫成功……就连一些圈养的妖兽,在化形劫时,都死在了天劫之下。”

灰袍男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难道,那诸生之城,真的碰不得吗?诸生城主有能力驾驭诸生之城,那我为什么不行呢······”

“天庭宫之事,必须尽快下手。”

陈逍前世时,这灵华仙府虽然出世,但是仙府当中,那个不属于仙府的厅堂之下,那座青铜色大门,却并没有被开启。

那厅堂中的幻阵实在太过于强横,哪怕是太乙果位仙人来了,都看不出任何端倪,凌筠虽然拥有开启那座青铜大门的能力,但却根本就无从下手。

而这一世,陈逍可是消耗了一量功德,开启天罚之眼,才将这座幻阵看清,若是换一个人来到这里,根本就觉察不出这座厅堂的异常来。

陈逍和凌筠的面前,黑风袭袭,那令人发自内心的恐惧气息·仍旧不断的从大门之内涌现而出。

“进去吗?”

这个时候,凌筠反倒有些迟疑了。

“既然已经来了,哪有不进去的道理陈逍咧开嘴,笑了笑。

陈逍并不知道,这个时候妖祖之地已经与他前世时有所不同了,前世时只是灵华仙府出世,那真正的妖祖之地可没有出现!

灵华仙府中存在宝物不假,那是仙府出世时,埋藏在仙府之下的一些宝物,可是这座青铜色大门……明显已经是通往另外一个世界了。

正所谓无知者无畏,陈逍看来,前世中无数仙人都到过这个地方,他现在进去,应该无伤大雅吧。

所以,陈逍便带着凌筠两人,施施然的进入了这恐怖的黑暗之中。

“嘎嘎嘎……”

“桀桀桀桀……”

“嗷吼!”

“嗷呜!”

“啊啊啊啊……”

刚刚迈入青铜色大门的内部,一声声杂乱的吼叫之声,怪笑之声,或者嘶吼声和痛苦的哀号声,便传入了陈逍和凌筠的耳中。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令人牙齿发麻的咀嚼声音。

一股浓重的血腥之气,从这黑暗当中传出,陈逍情不自禁的皱了皱眉。

“这里,是修罗道场·还是所谓的妖祖之地?”

陈逍皱了皱,明黄色的功德之力,从功德宝树之中涌现出来,传遍他的全身·陈逍才觉得微微的好受了一些。

而另一边,凌筠的脸色已经煞白,很显然,面对这里恐怖的气息,凌筠还是多少有些不适应的。

“这些,不过是一个幻阵造成的,意守心神·不要被这些乱七八糟的声音影响了。”

陈逍看向凌筠,低声沉喝道。

“嗯。”

凌筠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实际上,这里的气息,以及各种声音,除了能够影响心神之外,并没有什么其他实质性的伤害。

这片黑暗的世界,虽然也是一片漆黑·但却并不是那灵华仙府之外的那片诡异的虚空,以陈逍和凌筠两人的眼力还是能够看清楚这里的情况的。

白骨……尸体!

除了这两样东西,这片空间中·便没有其他什么东西了。

不过,这里的白骨,竟然不同于灵华仙府之外的那片白骨之地,这里的白骨虽然众多,但是却并没有风化,甚至一些尸体,都没有腐烂,上面还散发出一股一股恐怖的威压。

这并不是这些尸体死去的年代不够久远,而是······它们的实力太强,强大到与天地齐寿·死后岁月也无法将它们尸骸磨灭。

就如同影子的本体一般,死去不知道多久,仍旧如活着的时候那般。

实力越强,死后留下的尸体便越是难以腐烂。

而此地的尸体,有兽形,也有人形的·显然曾经,在这里发生过一场惊天的大战。

“这里,才是真正的妖祖之地。”

陈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口中喃喃的说道。

“妖祖之地,是什么地方?”

突然间,陈逍看向凌筠,开口问道。

“妖祖之地?”凌筠摇了摇头,“太古之前,三界之中,妖族称雄,力压神族一头,妖祖之地,便是妖族的祖地,传说中妖族最为核心的圣地。”

“只是在太古之时,发生过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妖族从此陨落,而这妖祖之地,也被完全的打废,落入了陨落之森下。也正是如此,这陨落之森中,每隔一些时候,便会诞生出一些具有妖族皇者血脉的妖兽来,一统整个陨落之森。”

凌筠解释道:“这妖祖之地中,有可能存在一些太古之前的宝贝,有可能,什么都没有。我一直以为,外面的那个,便是妖祖之地,没想到……”

“妖祖之地,太古之前的宝贝……”

恍然之间,陈逍想起了和莫家,太真天宫有关的那件先天自然形成的宝贝,混元阴阳,会不会,在这妖祖之地中,也存在一些如这样的先天宝贝呢。

一瞬之间,陈逍的心头火热。

“我现在所积累的功德之力,大约在十五量。”

陈逍稍稍的盘算一阵子,随即,天罚之眼再次开动,一瞬间,这原本黑暗的空间,瞬间被天罚之眼的目光多洞悉。

仅仅一个呼吸不到的时候,陈逍的天罚之眼便再次合上。

“嗯?”

情不自禁的,陈逍皱了皱眉,他发现了一个诡异的情况。

这些死去的尸体,眉心处,全部都存在一个拳头大小的坑洞,十分显然,是被什么东西一击命中额头,直接击散元神而死。

而且,在这片黑暗的最核心之处……竟然没有任何的尸体,在那里,只是立着一个大约三尺高下的木桩子。

二更到,求下订阅,求下推荐票和月票,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