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炎武和莫梓柒来城主府要做什么,陈逍用根脚趾头都能想明白。现如今,陈风扬掌管望月城的镇城大印,对于望月城拥有绝对的掌控权。

南宫家族被击垮,南宫神鹤带着南宫家族的核心子弟早已经去向不明,若是要调查望月城的秘密,也唯有让望月城的本土势力动手。外来势力一旦动手,那么必然会引起混乱。

现在的陈家,无疑便是最为合适的人选,而在之前的几天,陈家可都是将城主府的大阵开启,闭门谢客,摆明了不愿意掺和到这些事情中来。

而陈家现如今也算是琉璃天宫正式立命的臣子,哪怕是非琉璃天的势力在这里,也只能够干瞪眼,却不能强迫丝毫。

但是莫炎武和莫梓柒,却是属于琉璃天宫的世家子弟,论实力,莫氏家族的势力犹在南宫世家之上,论权力,莫氏家族算是陈风扬的上司。陈家拒绝谁,都不能够拒绝这莫氏家族来人的。

不过陈逍心中也清楚,这望月城的水越浑,那么吸引来的目光也就越多,到时候恐怕陈家也难以抵挡这些外在压力,面对修仙者还好,但是若是高等仙人前来,那么陈家必然也要卷入其中。

无论是那半座石桥,还是半块石碑,可都是逆天级的宝贝,天知道那明玉山腹地中还有多少,到时候那里的消息一旦传开,恐怕会席卷整个仙界。

在这过程中,陈家要想保全自身,必须要有一个强有力的靠山,这个莫氏家族,便是一个极好的选择。而且,就算是这次莫炎武,莫梓柒兄弟两人不来,陈逍也得想办法绑回来一个盟友靠山。

“莫公子过奖了,陈逍资质愚钝哪里能够入得莫公子法眼。”

陈逍的脸上带着一丝淡然的笑意,对着莫梓柒拱了拱手。面对莫梓柒,他的身上浑然不见了刚刚的痞相,彷如换了一个人一般,这是典型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陈家的那些长老们见到陈逍如此,也都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他们还真怕陈逍突然间冒出一句“本少爷一表人才,玉树临风潇洒倜傥”之类的话来,那可就真的将这两位豪门少爷给得罪了。

莫梓柒听到陈逍的话,眼中光芒一黯,他口里叹息道:“说起资质来,梓柒却是万万不如三少的。”

听到莫梓柒的话,在座众人的脸色微微的一滞。

莫炎武则是叹息着说道:“我七弟,他是天生的弃脉,无法修炼的。”

莫炎武的话音一落,整个厅堂中的人全部闭上了嘴,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堂堂莫氏家族的嫡传七公子,竟然是天生弃脉?

天生弃脉是什么,在座众人没有不知道的。那是可以同先天绝脉相比的废柴根骨。与先天绝脉不同,身怀先天绝脉者,是可以通过秘法将绝脉划开,一跃而为修仙天才的。

但是天生弃脉,不要说是修炼,哪怕是一丝真元都无法凝聚,那细小的弃脉根本无法容纳一丝的能量,无法可医。

天生弃脉,废弃之脉。天生弃脉之人,体内经脉好似豆腐一般脆弱,稍稍受到任何打击,都有可能造成经脉寸断,这才是真正的废物体质。

听到莫炎武直言不讳的将莫梓柒天生弃脉的事情说了出来,在场陈家众人的心中都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心中已经生出一丝同情来。

看看人家,哪怕是天生弃脉,都不惜为家族奔波,性格坚韧不屈。再看看自己家这个,放任着大好的资质不用,偏偏整日浪荡街头,游手好闲,做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陈逍深深的看了一眼莫梓柒,见他表情平淡,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陈逍。

“呵呵,天生万物,自有其存在之理,天生弃脉又若何?苍天既生我,我便自有我的一番精彩。”

陈逍直视莫梓柒的眼神,咧开嘴,呵呵的笑道。

莫梓柒听到陈逍的话,神色微微的一滞,继而陷入了沉思。

“哈哈,世人皆说陈逍纨绔,纨绔又若何,**又怎样?我活着我自己,不纨绔,不**,我还是陈逍,我还是我吗?”

陈逍哈哈大笑着,站起身来,大踏步的走出大厅,丝毫没将客厅众人放在眼中。

陈家家族陈天元的脸色都黑了,陈逍的这番作为,可是对莫梓柒,莫炎武兄弟两人大大的不敬,他刚刚要开口说话,猛然间想起坐在自己上手的陈天南与陈风扬父子俩,便讪讪的闭上了嘴。

现在的陈家可不是他说的算了。

陈风扬与陈天南父子俩,则是对视一眼,他们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笑意。而陈渊和陈岚,则是愣愣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陈兄好走,梓柒受教了。”

蓦地,莫梓柒抬起头来,对着陈逍离去的背影,行了一个大礼。

在场的陈家之人,除了陈天南父子之外,所有人的眼珠子都掉了一地。

……

“影子,告诉蔡地,可以实行计划了……先去明玉山,暗中布置一切,没有得到我的命令之前,不得动手,去吧。”

离开城主府前厅之后,陈逍联系到影子,让他告诉蔡地,可以实行计划。

而陈逍则是一路晃晃悠悠,施施然回到了自己的小院中。

此时,梦梦正在自己的小院里炼化替身傀符,她已经成为了城主府的小公主,自然有自己的一套别院,而在白日里,梦梦也只是到蔡地那里学习本事,却不是住在一起的。

恋伤也不在,此时,他已经炼化了隐天符,正在小心翼翼的淬炼身体。

恋伤本就是在下界修成散仙,身体之内还是下界的灵力,并不没有经过仙界的仙灵之力淬体,他虽然空有一身真仙中期的修为,但实际上是不如一个真正的真仙的。

陈逍坐在自己的小院中,正拿着一壶酒,一个酒盅,哼着小曲,自斟自饮着。

“陈兄活的倒是好自在啊。”

这个时候,一个沙哑的声音传入陈逍的耳中。

“呵呵七少说笑了。”陈逍并没有抬头,他已经料到来人是谁,“陈逍只是一个不成器的纨绔而已,若是连这点自在都没有,那我这纨绔还当着什么意思?”

莫梓柒听到陈逍的话,脚步一滞,他叹息道:“是啊,若是连点自在都没有,我这废物还当着什么意思呢?”

在莫梓柒身后的陈渊陈岚兄弟俩,则是面面相觑,不明白这两人到底说的是什么。

而跟着莫梓柒前来的幻杀与灵剑两人,也是一脸的惊奇。

……

第四更到……爆发完毕,只求各位手中的推荐票,还有推荐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