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院墙建完以后,苏青就在院子里安了一张石桌,四个石凳,还从山上移了几棵树种在院子里,可以当风景看,又可以多点树荫,还搭了个凉蓬,等天热的时候就在院子里吃饭,晚上还可以坐在那里乘凉。本来想种葡萄的,不过苏青问了几个人,都说不认识,也就算了。

现在天也慢慢热了起来,反正家里还有银子,他也不急着去挣钱,本来还可以炒红茶,乌龙茶,还有很多花茶,但是苏青怕麻烦,而且他现在也不急着用钱,除了偶尔去田里放放水,拔拔草,就是去地里看看,他也在地里种了玉米和黄豆,希望能早点吃上嫩嫩的玉米。

其实他更想种番薯和土豆,不过在这里没看见有人种,也不知道别的地方有没有。

他还画了一架鼓风车,让村里的木匠帮忙做。

那木匠问他这是用来干嘛的。苏青就告诉他是用来筛选谷子的,把谷子放进去上面的漏洞里,然后摇一下手柄,空的秕谷和垃圾就会被吹掉,饱满的谷子就会留下来,这样就不用像现在那样累了。

那木匠经过苏青的详细介绍,过了半个月才做好一架,苏青给了一两银子,村民见了这么一个奇怪的东西,好多人都来看稀奇,那手柄一摇,就有风吹出来,很多人都来感受了一把,都说苏青是个有玲珑心肝的人。

然后苏青还把家里的麦子放进去,演示了一把。

村长也和族老也一起来看了一下,对着谷风车啧啧称奇。看着干净的麦粒和另一边的麦皮,又是惊又是喜,这可比他们的土办法方便很多。

村长和族老对着苏青又是一顿夸奖,话里话外把苏青给夸了一遍。村长还准备把这个发明上报镇长。

苏青当然没理会这些,只让村长找木匠师傅。他看着田里的稻子已经开始抽穗,再过几天就要扬花了,想当然,他家的稻子比其他人家的要早点。

这时候村民都已经相信,苏哥儿这稻子恐怕真的能提高产量,看看那穗子,鼓囊囊的,再看看自己家的,简直是两个模样啊有木有,连那些自负自己会种田的老手,也经常偷偷跑到苏青家地头转悠,希望能碰巧遇到苏青好取点经回去。

苏青背着锄头去田里放了水,还好东头村的田离河很近,放水也容易,没碰到那种几家争水画面。看着稻子抽穗了,开花,苏青很开心,希望这几天不要下雨。

顺着水沟走,看见里面好多田螺和小鱼,还有泥鳅,苏青又开始嘴馋了。回家拿了个小篓子,把沟里的大田螺都捡了,整整捡了一篓子,才回了家,很多人都看见了,大人小孩都有,见他拎着一篓子田螺,都问他这东西是不是能吃。

苏青肯定的回答,能。就看见好多孩子也回家拿篓子捡螺丝,苏青就在后面喊,不能马上吃,要放在家里养个几天,等把里面的泥土都吐出来才能吃。

他们就说等捡回家再去问苏青怎么养,苏青笑了笑回了家,拿了一个大盆,把螺丝倒进去,然后打了一桶水进去洗了洗,把脏水倒掉,然后放了干净的水养着。

这田螺要养几天才能吃,院子里的辣椒已经长了很多,还有几个已经开始红了,不过可惜没有酱,要不然弄个酱爆螺丝,那才美味,不过那些大个的把肉挑出来,做汤喝。

石头和思儿最喜欢跟着苏青,他们觉得苏哥儿脑子里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而且做得饭也特别好吃。听说苏青捡了很多螺丝回来,马上跑了看热闹,围着苏青问这问那的。最后苏青答应等两天烧的时候叫上他们来吃个够才安心回去。

这两天,思儿被方阿姆拘在家里,听说是在学刺绣,苏青也很好奇,还去看了一下,见思儿的手指头上都是针眼,很快就逃了,那什么他可不想也被方阿姆拘着,学什么刺绣,相信自己不是那块料。

方阿姆也只是摇头,这苏哥儿,怎么能不学刺绣呢,将来娶汉子,那汉子的嫁衣可都是要自己亲手绣的。

不过想想,苏哥儿以前病着,肯定没学过,现在还不肯学,以后可怎么办,倒是把方阿姆给急了。马上去找苏青说了这事,苏青也有点头疼,不过他真的学不会,最后方阿姆见他实在不行只好跟他说,其实镇上也有卖的,不过到底比不上自己绣的有意义。

苏青虽然觉得的确如此,不过他实在没有这方面的天分。倒是把思儿给郁闷了一下,原来素哥儿也有不会的东西啊。

过了四天,田螺把泥土吐得差不多了,苏青叫来石头,后面还跟着元阿姆家的双胞胎,让他们把螺丝的屁股给剪掉,因为只有一把剪刀,三人不够用,后来石头就回家拿了一把,还有一人竟然拿着菜刀砍,把苏青吓了一跳,不过还好有惊无险,把一大盆螺丝都给弄干净了。

苏青把石头和双胞胎给好好夸了一番,倒把三人弄了个大红脸,不过等苏青把螺丝炒好以后,三人闻着香味一个劲的吞口水,想吃又不好意思的样子给逗乐了。

自己留了一大碗,其他的都给两家给分了。那味道实在是太好了,苏青还放了很多红了的辣椒,那味道,又香又辣,让人停不下来。经过两家人的宣传,还有几个哥儿,还到苏青家请教烧螺丝的经验,苏青还大方的把红辣椒给了他们,回去以后吃着美味的螺丝,也喜欢上了辣椒,倒是那山脚的辣椒也都被村民给摘光了。

苏青知道了以后还唏嘘不已,那些辣椒他可是老早就看上了的,这下到便宜了别人。还好自己后院种了很多。

---------

雨很大,下了快一整天了,苏青没有出门,还好稻子已经都长好,如果雨不是太大的话,应该没什么关系。他昨天已经把放水口打开,田里不会积水才对,不过

等下如果雨小点,还是再去看看吧。

还有再过几天就要在下稻种,等早稻一割完,翻一下地,马上就要接着种,不过村里好像也没看见有人育苗。苏青想了想,大概和早稻一样,这里的人都没有育苗的习惯,不过想让稻子长得好,应该都要育苗的吧。

问问方阿姆家要不要一起育苗,这样的话可以省地方。

这年头还没有雨衣雨裤,只有那厚重的蓑衣,苏青不习惯,还有头上的遮雨帽,好像是什么树叶编的的,不过根本遮不住雨好伐。

苏青记得上辈子,家里是有斗笠的,用包粽子的叶子做的,那个还不错,只是不知道这里有没有这种叶子,哪天问一下方大爹。

雨下的有点大,云层有点厚,外面黑漆漆的,还打雷闪电,苏青有点害怕,看样子以后还要养条狗才行。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苏青就想上厕所,那厕所建在屋后,一点都不方便。本来房间里有马桶,不过苏青嫌味道不好闻,也一直没用。

看外面的雨,想着今晚还是把马桶拿进来,免得半夜去上个厕所,也不方便。

雨淅淅沥沥的下着,看样子一时半会是不会停了,苏青带上那个遮雨帽,没穿蓑衣,跑着去后面的茅房,希望不要淋的太湿。

进了茅厕,想着还是先解放一下再说。他这个身体和上辈子的一样,也有两种器官,不过前面的器官很小,就算以后发育了,也不会跟正常人那样,也没有男人该有的子孙袋,而女性的器官他也没敢好意思仔细看。

上辈子医生说,他的两个器官都是畸形的,就算做手术也无法让他成为正常的男人或女人。他也曾好奇的看过一些有颜色的片子,看着上面那些正常人的器官跟自己的不一样时,非常羡慕。

不过上辈子好歹使用了差不多三十年,他已经习惯了。现在对于苏青来说,也没什么难过的情绪,他现在的日子很好,自己种田养自己,再多挣点钱存起来,等将来好养老。那些等官府分配汉子什么的他自动忘记了。

拎起马桶,跑着冲出去,刚过拐角的时候,就听到“啪\\\\\\\\\\\\\\\的一声,把他吓了一跳,差点把马桶扔了出去。

雨还在下,苏青一手拎着马桶,一手扶着遮雨帽,透过雨幕,看见一个穿着黑衣的人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也不知道是不是死了。苏青害怕极了,把马桶一扔,像受惊的兔子一样跑回房,把大门关了起来,还用门栓栓牢。

最后躲进房间,连衣服湿了也不管,爬上床钻进被窝里,瑟瑟发抖。不过现在天慢慢热了起来,**的被子很单薄,这还是苏青自己改良的。

钻进被子装鸵鸟的苏青不知道,那黑衣人躺了一会儿,就从院墙那里颤颤巍巍的爬了起来,最后跌跌撞撞的跑进了厨房,因为厨房的门开着。

厨房里还留着苏青中午吃剩的饭菜,黑衣人也不嫌弃,西里呼噜的把饭和菜都吃光了,然后还脱了身上的衣服,把水拧干,光裸的肚子上一条很长的伤口,虽然不是很深,但还在流血,黑夜人皱了皱眉,摸出伤药,给伤口上好药,最后把里衣撕了,绑好肚子上的伤口,然后看了看厨房。

在后面的柴房里找了个干净的地方,铺了一些麦秆,便躺了上去,他要好好休息一下,三天来一直被追杀,好不容易把那些杀手都干掉,自己也受了伤。希望下雨能把线索都冲掉了。

头有点昏沉,可能是感染风寒了,湿掉的衣服不能在穿了,把裤子也脱了,找了根长木棍,晾在上面,于是乎除了肚子上绑的那块布以外,全身都光溜溜的。还好现在不冷,光着身子应该没事,然后躺在麦秆上,睡了过去。

他刚刚观察了一下,这屋里好像只住了一个哥儿,再无他人,看样子他可以在这里休息一段时间,等伤养好了在离开。

只想着睡一觉起来,衣服也应该干了。至于其他,没来得及想,因为他太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