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吃了早饭,苏青又给吃撑了,典着小肚子,在屋里走来走去,平安和富贵则是不错眼珠子的看着他,昨晚把他俩给吓坏了。

事后也是不停的在那里自责,可是光自责又有什么用。

好在后来,主子被两老爷给救了回来,让他们安心不少。

只是被救回来的主子一直昏睡不醒,又让他们的心揪了起来。

还好那个老大夫说没事,第二天一准能醒,他们才敢回去休息。

今天两人更是一早就爬了起来,坐在主子的门口,想着能早点看到主子也是很好,不过天还没亮透,两人就靠在那里打瞌睡。

听到开门的声音,两人都吓醒了过来,看到顾老爷从里面走了出来,两人虽然吃了一惊,不过还是回过神来醒来。

顾老爷看了他们一眼,就把他们又撵了回去,说主子还要睡好久,不用他们等在这里。

两人也不敢违抗顾一鸣的话,只好一步一回头的回到自己的房间睡回笼觉。

此时看着主子脑门上三个红艳艳的花瓣,心里都暗喜道,看样子昨晚的洞房花烛并没有浪费,一旁的宋老爷更是对主子千依百顺,让他们都有点不好意思。

在屋子里走了几圈,苏青才感觉舒服了一些,宋毅成忙把苏青抓到自己怀里,硬要拉他坐在自己腿上。苏青没好气的瞪着一双大眼睛,可是又挣不过他,只好乖乖的坐那。

抬头看见两小孩躲在一旁偷笑,他也是气恼的不行。举起拳头就要揍人。

宋毅成一把握住苏青的拳头,还在上面揉了揉,说道,“宝贝别气,还是肚子要紧,坐在这里不是挺好,是不是比凳子要软乎。”

苏青:“热死了,你快把我放下啦。”连他自己都没感觉到,说出来的话也是一股子撒娇的味道。

听到苏青在那里喊热,忙拿起一旁苏青自制的蒲扇,给苏青扇风,又让两小孩去拿冰块。想着有了扇子,又有了冰,总不会再喊热了吧。

见他一根筋的就是不放开自己,苏青也不想再浪费自己的力气,跟他废话,只好遂了他的愿。不过这硬邦邦的大腿,那里软乎了。还有后面的大火炉,能不能不要靠那么近,真的好热有没有。

“休息一下,哥带你出去逛街,怎么样?”宋毅成见苏青不再挣扎,就开始诱惑苏青。

“真的。”苏青果然脸上一喜,转过头来看着宋毅成。

“那当然。”眼见着心爱的夫郎,闪着亮晶晶的眼珠子看着自己,头一仰,很拉轰的回答了一句。

有人愿意跟自己一起去逛街,苏青当然愿意,在这里也待了一个多月,天天都在屋子里,就算再宅的人,也想出去透透气。

换了一件轻薄好看的衣服,自从来到京都,顾一鸣就让人给他做了很多衣服,衣料都是上好的,穿在身上,又舒服又透气,还好看的紧,他喜欢的不得了。

还把那些个银票和房契、地契的全给了苏青。

苏青哪肯收,却让顾一鸣给忽悠了,说什么一家人,不分彼此,我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我的,给你你就收着,这可是他的嫁妆。

苏青虽然很喜欢银子,不过这么一些个银票,说实话跟鬼画符似得,他有点爱不起来,不过还是把这些东西放进了那个带过来的小盒子里,跟段祺瑞的放在一起。

然后当着顾一鸣的面藏了起来,还嘱咐顾一鸣,如果要用就自己拿。

又想到顾一鸣此刻正在去北疆的路上,心里又有一点失落。不过转念又一想,反正他们迟早都是要回来的,自己在这里担心又有什么用。

又看了一眼,一直跟在一旁的宋毅成。

深吸一口气,让富贵重新给他梳了一个发型,看着铜镜里的影子,苏青觉得自己越来越朝女性方面转换了。

就凭脑门上那朵小花,也不算个爷们。

只要家里的三个汉子不嫌弃,他也不在乎,呵呵笑了两声,站了起来。富贵则帮他抚了抚身上的衣服。

招呼两小孩跟在后面,四个人大摇大摆的一起逛街去了。

今天是个阴天,不过有点闷,两小孩怕会下雨,一人揣了一把雨伞。

宋毅成脸皮厚的很,就算出了门,也牵着苏青的手不放。

苏青抽了抽,没抽出来。

在现代手拉手逛街的人很多,特别是那些个情侣,他那时也曾经羡慕的很,不过一直不敢踏出那一步。没想到现在自己也享受了一把。

用另一只手遮着嘴巴,吃吃的笑了起来。总觉得,自己现在好幸福。

宋毅成回头,就见自己的夫郎,一手捂着嘴巴在笑,眼里则满满全是幸福,黑黑的脸上也不禁跟着漾开了喜悦。

两小孩跟在后面,见他们如此,也不由跟着高兴,主子门过得开心,他们也会觉得很开心。

京都到底是个大城市,比起云启镇,不仅仅是热闹很多,还要上档次不少。

路面都用石板铺好,很宽很平整,也比整洁。苏青目测了一下,大概可以同时驾驶三两马车经过,苏青想着,也许这样的话就不至于堵车了吧?

几人没什么目的地,可劲的逛,看到什么稀奇的都要瞧上一眼,好些个店铺几人都进去看上一看,有喜欢的就花钱买下来,也不管东西的好坏

一路逛下来,倒是买了不少,大包小包的也有十来个。

他们还看见了传说中的面人,苏青非常喜欢,让那老头给他捏了好几个,样子有些怪里怪气的。不过苏青还是觉得特别可爱,宋毅成也惯着他,只要苏青看上眼的,他都抢着付了银子。

苏青又是一阵大笑,有人付钱的感觉真的好爽啊。呵呵。

几人买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宋毅成手里拎了好几个,那样子看上去有点滑稽,不过苏青一点也没有想笑话他的意思。

宋毅成一手拉着苏青,问,“累不累,要不要休息一下,我好像记得方维续的明轩茶楼就开在附近。累的话咱们可以上那喝口茶,顺便吃点点心。”

苏青觉得自己其实还不是很累,主要就是太热,虽然没太阳,但是也架不住高温啊。

“二哥,那茶楼远不远,要是太远,咱还是先回家吧。反正也逛了不少时间了。”

宋毅成瞧了瞧四周,指着一个地方,“就在那,你看不远吧,还是先去歇歇脚,吃点东西再回去吧。要是等会还是觉得累,咱们就雇辆马车回去。”

“我哪有那么娇弱,不过还是听你的,咱们先去喝茶吃东西,再回家可以吧。”苏青皱皱鼻子,有些不满的说。

这么热的天,其实苏青最想喝的是冷饮,冰冰凉凉的喝下去,全身都会抖个激灵,那才叫爽,不过现在没有冰箱,也就不会有那些冰的冷饮。

苏青叹了口气,虽然他现在有很多冰,却不能吃,真的好可惜。不过不能吃,倒是可以拿来冰东西。

回去再想想,说不定就能做出能吃的冰也不一定。还有那酸梅汤,冰镇的喝起来会更爽。只要在冰窖里多放一段时间,对了,他可以把干净的水放在冰窖里,或者可以把硝石隔开了放。

苏青拍拍脑子,真是一叶障目,不懂得变通,回去试试看。

进了茶楼,招呼客人的小二哥,忙迎了出来,“几位客官里面请,请问是要坐大堂还是坐间。”

“间吧。”宋毅成回了一句。

“好叻,客人这边。”然后把苏青几人请到了二楼。

刚刚在楼下喝茶的人还不少,苏青很疑惑,这么热的天,这些人还能喝的进热乎乎的茶水吗?

“二哥,咱们叫点吃的就行,这里的茶叶跟家里的一样,咱不花那冤枉钱。”

听了这话,那小二哥不满意了,“这位客官,话可不是这样说的,您是不知道,咱们茶楼里的茶叶,那是稀奇的很。小的实话跟您说,这茶叶是咱们的东家好不容易才求来的,别的地根本没有。”

苏青只是笑笑,没说什么,其实他也知道这小二哥的话也算实话,这茶叶今年确实很少,要不是方维续求上门,他说不定还真不愿意都卖给他。

后面留下的那几斤,也是苏青硬留下的。

苏青没说话,不代表宋毅成不说,他拦在苏青的前面,“嘿,我说你小子,又不是不叫东西吃,你说这么多干嘛?”

那小二虽然不服气,不过也不敢惹事,只好懦懦的问苏青要吃点什么点心,苏青这时才想起,吃点心不喝茶,还真不是那回事。

于是不好意思的拉了拉宋毅成,对着那小二哥说,“那就来几样你们这里的招牌点心,再来四杯上好的茶吧。”苏青是知道的他们这里的茶按杯算。

那小二哥原本还有些不高兴,听了苏青的话,立马笑开了花,“好叻,客官稍等,马上就给您们上。”

四杯茶那就是二十两银子,没想到刚刚还小气巴拉的夫郎,给那两一看就知道是下人的小孩也叫了两杯。

再加上几盘点心,那可不是小数目,当然啦,他们这里是京都,又不是小地方,这些个小二哥也是灵光的很,知道哪些人不能惹。

“二哥,我刚刚是不是挺丢人的。”苏青不好意思说自己眼皮子浅。

宋毅成笑着把苏青抱到自己的腿上,还拿出苏青的帕子给他擦擦汗。

“瞎说什么,你想喝,咱就点,不想喝,点它干嘛?不是浪费吗?要是谁敢给你脸色看,就让方维续过来。”

一脸天经地义的样子,惹得三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宋毅成见苏青笑的花枝乱颤,脸色红润,眼角还有一点溢出来的泪水,那摸样看上去诱人极了。亲亲苏青的嘴角,好想回家滚床单怎么办。

小二哥左手托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三盘点心,还有四个茶碗,右手拎着一壶开水。平安和富贵见此,忙上去帮忙。

小二哥笑眯眯的感谢,然后帮四人充好茶,弓着身道,“各位客官,慢用,小的稍会再上来给各位续水。”

宋毅成见他还算知礼,扔了一块碎银子给他,“赏你的,记得上来续水知道吗?”

那小二哥见宋毅成如此大方,忙感激涕零的感谢,好听的话更是不要钱的往外说,让宋毅成给打发了。

平安和富贵不愿意坐在桌子上,苏青只好每样点心都捡了一些放在一个盘子里,让他两坐在旁边吃。

喝了一口热茶,汗也流了出来。不过说实话,这茶确实挺好喝的,在吃一口点心,嗯,味道也不错。如果再配上空调,那就更完美了。

苏青感叹不已,上辈子就算条件再好,他也没过过几天好日子,倒是现在

。瞅了一眼紧紧抱着自己的宋毅成,再想想远在北疆的大哥和顾一鸣,苏青觉得这样的日子才是他所期望的吧。

真希望那两人也能早日回来,还有肚子里的宝宝,他们一家人团团圆圆的,那才叫过日子吧。

想到开心处不免又露出了笑容,让宋毅成看了个正着。

宋毅成也是个好奇的,忙问苏青想什么,笑的那样好看。

苏青嗔了他一眼,“没什么,就是想着,等孩子生了之后,咱们一家人都回东头村,在那里种种田,挣点小钱,顺便养养娃,那样的日子肯定很美好。”

宋毅成也展望了一下未来,想着好多娃娃围着他叫爹爹的样子,嗯嗯两声,确实不错。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我的小萌物们

网友:随便逛逛在2014-12-1212:03:51投了一颗地雷

网友:绮心在2014-12-1214:23:25 投了一颗地雷

还有就是喜欢此的亲收藏作者一下吧,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