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不知道,好多人说这儿闹鬼,好几户人家都被吓得搬走了。WWw.QUaNbEn-xIAoShUO.CoM还有好多好多的老鼠,怎么杀都杀不完,杀死一批,马上又冒出另一批来,可邪了这儿。”谭小秋紧紧的靠住了杨名。

“你竟然还信这个东西。”杨名轻笑,真有鬼魂那又怎么了,自己可是有过移魂的经验,鬼这东西,看起来也没啥可怕的。却没注意到,在说到有鬼之时,前座的的士司机浑身一阵颤抖。

“咱们下车吧。”转眼间来到了南乐小区的附近,的士司机却死活不肯再往里边开,杨名付过钱后拉着谭小秋往小区门口行去。

“这儿晚上怎么看起来这么冷清,难道,真有鬼不成?”看着保安室微弱的灯光,整个南岳里边一片昏暗,廖廖无几的二户人家的灯光在风中闪烁,昏暗的楼影在夜色中分外的阴森,杨名的肚子里边也打起鼓来。难道自己花了200多万竟然买了套鬼屋不成?!

“杨名,我怕!”“别怕,有我在呢!”正在安慰着小谭,突地一辆黑色奔驰从小区的阴影之处窜出,差点撞上杨名两人。

“怎么开车的你!”正要破口大骂的杨名一看到车上窜下了五个拿着光闪闪的片刀,面色凶狠的黑衣人,肚子里边的话一下子咽了回去。

“小二,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带头的这个瘦瘦的黑衣人名叫吴尔东,外号“小二”,小谭是认识的,在王锋的公司里边见过他几次。王锋也曾无意的对谭小秋提过,这小二是个狠角色,打架砍人的时侯从来都不含糊,此刻见他带了一帮子人气势凶凶的开车而来,小谭心知要糟,忙出口问道。

“对不起了谭小姐,我们奉了王哥的名令,今晚是来取您身边这位男士的手脚筋的。”小二对着谭小秋鞠了一躬,说道。

“王锋他敢!他要是这么做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他!”谭小秋愤怒的说道,王锋虽然让自己很欣赏,甚至是有一些的喜欢,可谭小秋没想到他竟然会采取如此极端的一种行动!

“这恐怕由不得您了谭小姐。我只负责执行王哥的命令而已。”小二还是那样的恭恭敬敬。

“难道王锋他就不怕得罪我父亲吗?他难道不明白如此做的后果?”谭小秋是真的怒了。

“大哥,少跟他们废话,砍完走人就是。”“就是就是!”小二身边的几个人有点不耐烦了。

“闭嘴!没你们的事!”回头瞪了小七一眼,小二对谭小秋说道:“麻烦您让开吧,谭小姐,要是动起手来误伤到您就不好意思了。”

“还有没王法了你们?竟然敢在小区内企图伤人?你们就不怕警察?”见几个人竟然是来砍自己的,杨名愤怒了。小区的保安早不知道死哪儿去了。

“这儿是新建的住宅区,在这儿砍了你,等警察来时我们早走了,呵呵。”小二笑了下,选这儿动手的确是有原因的,闹鬼的谣言传开来后,这儿的买房者就变得廖廖无几,四下无人,接到王锋的命令后他带人已在这儿等了三个小时。

今晚他带来的这四个人分别叫做白飞,牛黑,江云,马天。都是些砍起人来不眨人的狠角色。

“谭小姐麻烦你让开!”小二双手一挥就要动手,却见谭小秋张开双臂挡在了杨名的面前:“你要砍他,就先砍我吧!”

“你让不让!”小二挥刀就砍了下去,一道白光在夜色中闪动了下,刀停在了谭小秋的头上,愤怒的女孩正双目圆睁的在瞪着他。“不让!砍死我我都不让!”

“那就别怪我得罪了!”小二一咬牙挥刀真的砍了下去,他就不信这个女孩子真的会不让开他锋利的片刀。

“小谭!”见刀子真的砍了下来,而谭小秋竟然不闪不避,杨名一下子急了,一下子将小谭拉入怀中,背后顿时传来一阵剧痛。

杨名虽然文弱却也不是个肯吃亏的主,他虽然极少与人动手打架,但是在ya大学的大学生涯中,敢惹他的人还真的没有几个。

刚刚上大一的时候,有几个常在校内收保护费的家伙找到了杨名要求他交一百元保护费,没料到杨名竟然是坚决不给,当时对方人多势众,几个人把杨名一番暴打之后扬长而去。

谁料到自第二日起杨名竟然在身上随身携带了一把小铁锤别在身后,在那几个家伙再次来学校收保护费,趁他们嘲笑自己的时侯对着领头的那个阿飞就是当头一锤,当场打了个头破血流。

接着趁他们发愣之时,杨名朝着旁边的那个黑子下巴上又是狠狠地挥了一锤,黑子一下子就倒了下去。剩下的两个反应过来后夺路而逃,杨名这个看起来文弱的学生竟然高举着铁锤直把他们追出了校门之外。

后来那个下巴上挨了一锤的黑子被抬去医院时诊断为轻微级脑震荡,而阿飞则更惨,被砸了个颅外出血,整整的在医院里边躺了一月之久,这件事在ya大学里边引起了轰动,杨名被人给记了大过处分,从此成了ya大学中有名的暴力分子之一。

也是从那时起,大学中的同学们送了杨名一个雅号,戏称他为“沉默的羔羊”。

“你竟敢砍我?你什么东西啊你!”此刻背后传来一阵剧烈的痛疼,心知已受了不小的伤的杨名一阵怒火焚心,对小二往肩部砍来的第二刀完全不闪不避,反而是全力的往他的鼻子上捣出一拳,傻了眼的小二在刀砍实杨名肩膀的一刻鼻骨也传来一阵“咔嚓!”的碎裂之声,迎面飞了出去。

“二哥!”“你没事吧,二哥。”

见几个黑衣人纷纷围住了小二将他扶起,“发啥子愣!跑啊!”杨名忙一拉小谭就往3号楼顶冲去。

“我没事,还不快去追!”眼前发黑,快半分钟才回过神的小二一见杨名二人跑了,气急败坏的抹了下鼻血吼道。那小子全力的一拳竟然捣碎了自己的鼻骨,这次人可丢大了。

回过神的几个人留下江天照看小二,剩下的三个人忙向已进入楼道的杨名他们追去。

“这儿的楼道怎么这么黑啊,还冷得要死!”谭小秋边努力的爬楼边害怕的说。

“小姐!现在咱们是在逃命啊!”气喘吁吁的爬上了九层,杨名已有点发虚,匆忙的打开了房门,和小谭闪了进去。楼梯之上全是血滴。

“这些人下手真狠。”反手锁死门坐倒在沙发上,杨名咬牙切齿的抽着冷气,背后和肩膀的剧痛顿时加重。不一小会,终于爬上了楼的几个人已经开始砸门。

“杨名你没事吧,你忍住我马上就去找药来。”谭小秋急哭了。

“先打电话报警吧,我的谭小姐,那防盗门用不了十五分钟也就被他们砸开了。”杨名苦笑道,血已越流越多,自己的神智有点昏沉了。

“哦!”谭小秋醒过了神,忙掏出手机来报警,却发现此刻手机竟然莫名其妙的没了一点信号!她急忙的从杨名口袋里边掏出他的手机一按,也是打不出去。

“怎么办?怎么办啊!电话竟然没有信号啦!”谭小秋听到门外的砸门声越来越响,急得手忙脚乱。

“不是吧?我竟然会这么衰。”严重失血的杨名终于坚持不住,倒在沙发上慢慢的昏了过去。

“杨名!杨名你别吓我啊,杨名!这房间里边好冷啊。”谭小秋带着哭腔的声音离自己越来越远,越来越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