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名,他感觉到自己的脑海中似乎多了许多的场景。WWw!QuANbEn-XiAoShUo!Com刚刚他忍受着巨大的痛苦战斗,好象让自己的神经坚韧了许多,杨名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这种改变。

而且,更重要的是,有一道清流注入了自己的灵魂内,虽然现在没有融合,但是,杨名能够触摸到那强大的生命力。看来,这应该是在幽长的岁月当中战斗不息的剑鱼王的精神烙印。

一旦这道清流跟自己完全融合,那自己的能力应该有一个长足的进步。杨名的沉默是由于在跟剑鱼王的精神烙印交流,那么,他呢?旁边的那个人又为什么而沉默?

船长,卜风波,现在也在沉默,他在大海上闯荡了三十年了,曾经跟鲨鱼在海中搏斗过,也曾经当过捕鲸船的大副,到过北极,猎杀过海豹,到过秘鲁海峡,是当时船上三千余人中唯一一个从食人鱼的口中逃出的人,对于大海中,他可说是异常熟悉。

可是,当他一次又一次的回放刚刚摄录到的场景时,他沉默了。镜头中有几个特写,都是关于那头剑鱼王的眼睛的。这根本就是颠覆所有教科书的一幕。

鱼类是没有眼睑的,所以鱼类的眼神看起来似乎都差不多一样呆滞,活鱼和死鱼,单单从眼睛上根本就看不出分别来。

可是,这头剑鱼王的眼睛,看起来却是那么的灵动,既带有对死亡的漠然,对妃子们的爱怜,对子民们的勉励,更多的却是燃烧的斗志,以及那抹不掉的对于痛苦的忍耐。这样的一双眼睛,明明不可能长在一只鱼类的身上,而更应该是一个战场上坦然面对死亡的将军!

那分明就应该是人类的眼神!“看来,这头剑鱼已经成了精了。”良久,卜风波得出这样的结论。

而另外两个人,追风和定影。下了甲板后,他们也看到了这场惊人的大战,一面在懊悔刚刚错失良机。原来天上的海鸥不是冲着他们俩来的,而是冲着海上的剑鱼王去的,一面却又多了一点惊惧。

以他们远超常人的眼神,当然能够分毫不漏地看清战斗的场景,从剑鱼王的眼神中,他们都看到了一点相同的地方,那便是玩世不恭,那分明是他们即将面对的猎杀对象的眼神,在他们俩一遍又一遍的研究杨名的资料后得出的这个词!

这个杨名,竟然能够役使鱼类,而且,那是那么的富有漏*点和战斗力!这次任务,也许真的很难完成,追风和定影不约都产生了这样的念头。

还好,那头剑鱼王终于还是死了,要不然,追风和定影真怀疑自己在那样有着不屈斗志眼神的杨名的注视下,还有没有敢下手的勇气。人对未知的东西和不屈的意志力总是充满着害怕。

下船的时候多少有点拥挤,杨名舒舒服服的半抱半搂着小谭,慢慢随着人群往前走。

旁边突然一个年轻人硬往前挤了一步,杨名还没来得及抱怨,只见他借着左手提包的掩护右手从一提包里掏出只皮包,动作迅速而老练。

嘿,这不是那传说中的扒手吗?要不是杨名被圣果改造过的眼力,还真是看不清楚。

此君人高马大,衣冠楚楚,皮鞋领带,还提了个公文包。整一个白领阶级的打扮。应该还有同伙吧,杨名不动声色的放出魂魄往四处一看,果然,后面一个做游客打扮的人隔着两个人将假白领偷的皮包接了过去。

既然让我撞见了,怎么能不管呢?杨名脑筋一转,已经有了主意。浑然不知道已经成为别人的目标的假白领,正忘我的投入工作中,他对自己的技术一向很有信心。

前面是一个胖胖的中年妇女,看她穿着打扮应该是有钱的主儿。蓝色的休闲包斜跨在右边,一只手紧紧的护着,“哼,没用的!”借着人群的掩护,一只新款的手机又到手了。

正想转移赃物,脑袋突然一阵迷糊,拿着手机的手根本不听自己的使唤,使劲的往眼前肥大的屁股上一把就抓了上去。

“噢~~~啊!”遭受突然袭击的中年妇女发出一阵凄厉的,足以震毁外星人飞碟的凄厉嚎叫,回过头来,一个貌似白领的年轻人正拿着部手机对着自己一脸的笑,下意识的摸了摸包,二话不说肥婆就是一个大耳刮子朝着小偷脸上打了过去。

“啊~~~啊~~~啊小偷啊,小偷啊。”…www..c n边叫着肥婆边拼命的往小偷身上踩去,倒霉的小偷立马遭到一顿围观群众的暴打,直到被赶来的船警给架走时,清醒过来的他还没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

拿到手机的肥婆还想再说点什么,却被从身旁经过,拿起墨镜正要戴上的的追风狠狠的瞪了一眼,看到那丝寒光她立马住了嘴,直到追风走出了很远,才嘀咕了一句,“好可怕的眼神。”

而杨名已经看到了洪辉一行,高叫着洪辉的名字,一边拉着谭小秋挤到了洪辉的身边,“今天光顾着浪漫去了,还没想到要找你这冤大头,没想到竟然这么凑巧把你看到了,那没办法,只好对不住你的钱包了。”

杨名一脸坏笑的把谭小秋推到洪辉面前,“这是我的助手兼女朋友,那只狗狗今天要有良好的表现就全靠她了!你可得伺候好我的姑奶奶哦。”

“你的女朋友可真的漂亮啊。”谭小秋的美丽引来洪辉的一阵惊叹。

“哪里,您也很帅啊,而且这么年轻有为,常听杨名提起您呢!”不带一丝骄傲。落落大方的小谭轻笑了下于洪辉握手,赞美的话语使得洪辉高兴的大笑起来。

和洪辉笑谈的小谭留意到在洪辉身后不时有一道眼光射向杨名,注意一看是个很吸引人的女孩子。明明衣着优雅齐整,却仿佛直接能让人看到她衣服下面的完美身躯,诱惑力显的如此的奔放大胆,全身上下每一处都荡漾着有如刀削般明朗的媚惑。

这样的一个女孩望向杨名的眼光却是有些幽怨,她到底是谁?感受到那丝醋意谭小秋多看了这女孩几眼。

拉着谭小秋的杨名却没看到在剧组人员的后面还有一双这样幽怨的眼睛在看着他,这个女孩当然就是刘小兰。自从知道跟她朝夕相处的狗狗杨名竟然是天狗附身以后,刘小兰的智商告诉她,只有巴结好了杨名,这个神棍才能让他的狗狗杨名带给她名气和身价。

为了多几个镜头而献身,这在演艺圈并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虽说不肖于做这种事情,可并不代表着小兰不懂,本来爱乌及屋,加上杨名的外表也算蛮帅,小兰并不讨厌这个看起来酷酷的家伙。

本想这次上飞天岛便搞定杨名的,没想到他的身边竟然已经有了另外一个女人。小兰看着清纯美丽,正在和杨名笑闹的谭小秋顿时一阵心烦。

上了飞天岛,出港以后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大片沙滩。这飞天岛离a市很远,只不过面积不大。

但是在这块不足国内第一大岛崇明岛七分之一的地盘上,却有着众多令人神往的地方。单单这小岛上众多的地貌,就是一大卖点。

这小岛靠海的四周有近一公里都是沙滩,这是典型的火山灰风化后形成的沙滩,富含矿物质,而且岛上有两个天然良港,能够停泊万吨的游轮。过了沙滩,便是一大片戈壁,这是还未曾风化的火山岩,再往岛的中心,是一片雨林。

这块位于亚热带的飞地却长有明显应该是在热带才有的雨林,并且在雨林中不仅仅有热带才有的动物,比如大象和巨蟒,而且听说还有一些这个岛上独特的奇特变种动物,动物学家称:由于在岛的中心有一座活火山,所以在这片岛的上动物产生了基因变异。

不过,没有谁真正的到达过岛心看到过那些变种的动物,只是听说而已。从航拍的图像来看,那里是一个湖泊,并且是一个淡水湖,湖心处不断的鼓着水泡,联想到这应该是一座活火山,也许湖心处便是火山口的所在吧。

在海里竟然有淡水湖并且生活着大象,这可以说是这岛最为奇特的景观了。到过飞天岛的人都对这里赞不绝口,因为这岛上的沙滩对于皮肤病和滋阴壮阳有着奇效,而更主要的,是在戈壁和沙滩的结合部修建的十几座五星级的酒店,可以说这里是富人的度假天堂了。

下了船,杨名和谭小秋便跟随着洪辉的剧组先到了入住的酒店,把一切都安顿好以后,已经是傍晚了。

落日的余晖洒在这座小岛上,把小岛镀成了金色。黄金小岛,这是人们对于飞天岛的另一个称呼,不但指这上面的花费贵如黄金,也是指在人造卫星航拍下的图案上,这座小岛似乎在闪着金光。

由于中间的戈壁有好几公里长,因此,这成了雨林内的动物无法跨越的泓沟,这也是追风和定影把地点选在这里的原因,只要杨名住进了酒店,那么,海里、岛上的动物便都无法给他提供支援。

当剧组的成员在忙着选景,打算趁天光完全暗下去之前抢拍一两场戏时,杨名和谭小秋身着泳装,坐在太阳伞下,惬意地喝着饮料,一边用手里的超级狗粮逗弄着狗狗杨名。

“狗真是一种忠心的动物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