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大,您坐!”支支王从结识杨名后,从来没使用过敬语,现在,居然也变得这么势利起来。Www,QuANbEn-XiAoShUo,cOM其实,那天因为病毒播放机事件,群鼠救出杨名后大吃猫肉时,支支王是亲眼见识了群鼠称赞巴结杨名的场面,没想到杨名现在竟然成了鼠类名副其实的教父。

如果杨名抛弃了他,另外找一只鼠王,只怕自己便会失去这现有的权势。就算自己现在拥有强横的身体和强大的精神力量,就算已有了杨名所给的人类记忆,可是,没有人类那种数千年来积淀的文化底蕴,凭自己那没有二两墨水的大脑,只怕是没办法通过这资格赛!

一但能通过了鼠王争霸赛而成为l国的鼠王,那就意味着自己能够成为指挥数十亿只鼠的老大啊!要知道老鼠在l国的数量,比起人类来恐怕是只多不少。

“怎么,大哥大,被难住了?”支支王小心而急切的问道。

见到杨名为难,看到支支王赔着小心,鼠小鬼大的君子眼睛一转,便有了主意。“这么点小事就犯愁,还怎么干大事!”君子那大嗓门真是毒,一下子就把杨名贬得一钱不值,“我们鼠类还巴巴地望着教父带领我们干出一番大事呢!”

“难,这有什么难的!”杨名大声说道。“这天下就没有能够难倒我杨名的事情!”杨名也知道自己就那坏脾气,嘴巴上从来不服输,这让自己一直以来吃了不少的亏,不过,也亏了自己的这缺点,要不,怎么会到穷途末路的时候天赐自己这么一异能,现在过得春风得意。

“那是,凭咱大哥大的本事,什么事情不是手到擒来!”君子开始狂捧杨名。“只不过眼前这事确实是难了点。是不是,教父大人!”君子把人的尾音拉得很重。

支支王现在也看出道道来了,“大哥大,凭你的本事,现在天下还不尽在掌中。再说了,你现在是鼠类的教父,你发一句话,鼠们还不跑得屁颠屁颠的。如果能够一统鼠界,这才能够显出大哥大的手段呀!”

支支王殷勤地给杨名递上一杯牛奶。“大哥大,你发句话,你想砍那个我帮你咬老个,这些破事,以后就不能拿来让大哥大烦心!再有了,有了我们鼠类的帮忙,那简直就是一个天然的情报网,这天下就没有我们鼠类找不到的人,没有我们鼠类探听不到的消息。”

“最主要的是,大哥大,”三吱也来插了句嘴,“这地下的宝物可多了,到时,我们鼠类随便哪里一刨,还不都是一些天价的东西。”三吱知道,杨名这人财迷,说这句可说是对了杨名的胃口了。灰皮也来劲了,“吱!大哥大,别的不说,这地下的宝物,我们鼠类可是一清二楚呀。”

“大哥大,这资格赛有什么难的,在英明神武的你的眼中,那还不是跟纸糊的一样!是不是?”支支王给杨名端上了第二杯牛奶了。

被捧得分不清东南西北的杨名拍着胸口,“那是,这资格赛只能骗骗那些没见过世面的鼠,在我杨名眼里边,还不是小菜一碟!”

“那大哥大,我们什么时候到参赛会场?资格赛只有四天就结束了!”支支王问道,对着三吱眨眨眼睛,这下可逮着你了吧,“大哥大,到时你可得加入我的亲友团哦!”

杨名现在哪还会不知道刚刚先是被君子激将,后来,又被众鼠捧昏了,才会着了道。可说出的话不能当泼出的水呀,要不然,自己这鼠类的教父只怕以后会威信尽失。但要是能办好这桩事,支支王以后肯定对自己是言听计从,而且,自己以后的声威那还不是如日中天。

其实,杨名还有另一个心思,刚刚三吱不是说了吗,如果能帮助支支王当上那顶级鼠王,那以后这l国地下的宝藏那还不是都姓“杨”了,到时只怕真的就如同自己梦中所想的那样,数钱数到手抽筋。

“选日子不如撞日子,现在就去!”交代三女自己去玩后,杨名率先起身。三女本来是硬要跟去,在杨名不断重审她们根本听不懂老鼠们的话语,又一再保证一定会把现场的情况用小型摄像机给她们拍回来后,三女才放过了他结伴购物去了。

一休和双休带路,支支王、灰皮一行数鼠加上杨名一个人来到了资格赛会场。由于惨死的参赛鼠太多,还没到会场,杨名便闻到了一股血腥和恶臭。杨名觉得,自己最近的嗅觉好象灵敏了许多,可是记得自己以前的病历明明说自己有鼻炎的。

管他的,反正身体的机能在恢复,这便是好事!直到数月以后,杨名才知道,原来自己附身某种动物之后,便能让自己的身体的某种功能增加,比如杨名曾附身过狗,所以增加了嗅觉,附身了鼠,便增加了听觉。而这些能力潜藏在他的身体里边,在特定的时刻就会被激发出来。

一路上,杨名其实已经大略想好了破关的事,只是现在还需要验证。

资格赛会场设在香海之外的一个大坟墓中。这么巨大的坟墓杨名也是第一次见到,看到那围饶着无数山石树木的机关被移开后,里边露出了气势宏伟,雕刻精美的陵墓入口,白玉石做成的平面反射着耀眼的光芒,这明显就不知道是哪个王公贵族的坟园!

没想到人类没有发掘出的东西,其实有时候已经成了动物的家园了。而且,在香海这样国内最大的城市里竟然还有这么大一块“没有开发的处土地”,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墓门设在一个很隐秘的地方,从墓门进去之后,四大金刚在前面开道。阴森晦暗的墓道上面竟然镶嵌着颗颗龙眼大小的珍珠!“看来这墓里边藏了不少宝贝嘛!”杨名心里边暗暗想到。

“顶级鼠王,当世最雄,支支一出,谁与争锋?”君子卖力地喊着口号,而大吱,二吱,三吱……一众随从也跟着吼个不停。一时间,悠长的坟墓通道中吱吱声响个不停。

“咦,来的就是那个传说中的鼠,支支王呀!吱吱吱,真是迷死鼠了,那身材,可真是威武呀!”不用说,这肯定是某只母鼠。

“那就是支支王,看来果真和传说中的一样,有个人类为他保驾护航!可惜,那个人类怎么不垂青我呀!”这应该是那种极具野心的鼠。

“看你拽,你还能拽多久,只怕一样跟我灰溜溜地出来!吱!”这应该是从资格赛中弃权的鼠。

“这才是真正具有王者派头的鼠呀!得尽快跟他拉上关系,也好封个一方诸侯!吱吱,我可真是聪明啊!”这样想法的肯定是看好支支王的智鼠。

有了四大金刚的开道,中间很快让出了能让杨名这人通过的过道。

转过了好几个墓室之后,鼠也越来越多,吱吱声也越来越响。众鼠们悠暗的眼神在黑暗里边闪闪发光。

“吱!就是这了!”一休的声音响起,“这里就是第一关了!”杨名本来以为自己的身体肯定是进不了会场的,到时只能附身支支王进去,没想到这会场竟然这么大,就是上千人,这会场也能装下了。这也更证实了杨名的猜想。

墓室的门有一个斗大的金字,黄灿灿的,让杨名看得直流口水。这么大一块纯金的字,只怕也得管上好几十万了。杨名心里边暗打主意,一定得想办法把这些宝贝给搬回家去,可不能让这群老鼠这么着给糟蹋了。

“支支王,你先别上,让一休或双休上。”杨名的神念在支支王一行的脑海中响起。

“可是,我们哪里打得赢那只金爷啊!被黄黄金龙它老人家的那神爪一抓就给抓死了,我们又不能刀枪不入。”支支王说道,那血淋淋的场景可是历历在目,让他老是作恶梦。

“我又没叫你去!闪一边去。”杨名瞪了支支王一眼。“大休你过来!”

“你先报名参赛,反正你会飞,你只须飞过那些机械爪后如此这般。然后看参赛组委会是怎么宣布就成了。”杨名的神念默默地对着一休吩咐道。

“可是,吱吱!这样能算数吗?”一休心里边在打鼓。

“你去就是了,罗嗦啥!”

看一休满是狐疑地先去报名了,支支王一行也是不解,可是,终归对杨名这人类有着盲目的崇拜,因此,众鼠选择了沉默。

几分钟后,一休进了参赛地,而只有君子和三吱作了亲友团,本来双休和三休四休也要跟进去看看的,却被杨名制止了。

又是几分钟,一休和君子以及三吱都出来了。双休和三休四休忙上去检查一休,看身上有没有受伤。

“你弃权了?”这是双休在问。“这也好,至少不会受伤呀,留得青山在,哪怕没柴烧。”一面嗔怪地看了看杨名,他觉得杨名是不是故意想整死一休。

“别怪大哥大。”一休说道,“现在赛事组委会正在讨论,看到底应该怎么算!”

鼠类的办事效率还是可圈可点的,不象人类,一个讨论怕就要花上一周。十分钟后,一个看来是工作鼠员的鼠来到会场前。“谁是一休?”一休站上前去。

“恭喜你,你顺利通过第一关,不过,由于你不是l国的鼠种,因此,我们不得不遗憾地通知你,你不能参加后续的比赛。作为补偿,你可以旁观别的鼠攻关。”然后,工作鼠员转身离去。

“吱!没想到竟然还真算过关了!”一休如同作梦。

“到底是怎么回事?君子,你快给大家说说!”灰皮说道。

“我也搞不明白!一休哥报名之后只是从机械爪那里直接飞了过去,见到第一关boss的时候,接着就。”君子说道:“只是飞这么一回便算过关了,这关过起来也太轻松了点吧。可惜我不会飞,要不然,我也去了。”

“就是,那样至少我们也能得个金牌,这是以后吹牛的本钱呀!”三吱说道,“金家那两只通过了第一关的鼠现在已经成了香海滩的第一和第二大金牌打手,每天都有数十个鼠美眉伺候着,神仙般的日子呀!”三吱流着口水,“香海鼠王说了,过了第一关的鼠都可以凭着金牌在他那里领几十个美眉,而且会象以前皇宫里的鼠供奉一样供着,真美呀!”

“别在那里陶醉了,如果能飞,你能飞吗?”灰皮也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