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炸发生时,我只有瞬间的失神。WWw.QuanBeN-XiaoShuo.COm

因为几乎是同一时间,我感觉到一股巨大的无形的力量,从各个方向撞击过来。撕肉裂骨般的疼痛袭击全身,我胸口一热,喉咙腥甜,“哇”的吐出一大口鲜血。整个面罩顿时腥红黏湿,我也溅得满脸是血。

“小姐——”我听到阿道普他们的惊呼,与此同时,模糊的视野被银光填满,超光速跳跃的窒息感迎面而来.我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昏迷还是沉睡着,头一直非常痛,就像有人拿尖锥不断的往里钻。全身热得发烫,肩头某处更是炽痛难当。

那种热力非常熟悉,那是穆弦的精神力。他们突然变得无比的强烈,强烈的包围熨烫着我。令我一直处在炽热的煎熬中。

“杀了他。”

就在我痛不欲生的时候,脑海中冒出个模糊而陌生的声音。

谁在跟我说话?杀了谁?我拼命想听得更清楚,头却痛得更厉害了。我就像陷入了一个疼痛而诡异的梦境,居然还出现了幻听?

“啊——”我忍不住尖叫。

“小姐、小姐!”熟悉而焦急的声音清晰在耳边响起,我猛的睁眼,看到一个圆圆的金属脑袋,背光对着我,瘦瘦的身躯低伏在床边。

“莫林?”

他点点头,我松了口气,浑身的疼痛仿佛也随着意识的清醒消散了。

我看了看周围,这是间陌生的机舱,只有我们两个人。

“这是哪里?”我问,“穆弦在哪里?”

这个名字脱口而出时,我的脑海中浮现他坠机的一幕,清晰的疼痛感骤然袭上心头。我顿时怔然。

莫林低声答道:“这是荒芜之地上空的太空堡垒,你已经安全了。阿道普上尉执行跳跃时,你忽然吐血晕倒。我检查过,你晕倒是因为受到一定的精神力冲击。

应该是指挥官坠机时,精神力场也遭受强烈震荡。而你身上……有他少量精神力,所以才被波及。现在没事了。”

精神力场强烈震荡?

我只觉得心头重重一堵。

他当时到底承受了多么强烈的痛楚,甚至连精神力场都被重创?

“他现在在哪里?”

莫林纯红的眼眸看起来有点呆,也有点压抑。

“他们说……要不惜一切代价,夺回飞机残骸。”

残骸……

他的意思是,穆弦生还的可能性很小了?

我的脑海一片空白。浑身上下唯一的感觉,是他的精神力依然包裹我的全身,肩头的伤口更是持续散发着热量。

那感觉温暖而柔软,是穆弦残存的精神力还萦绕着我吗?

“我带你去指挥中心。”莫林低声说,“莫普和舰队副长交待过,等你醒了,要送你先回帝都。”

**

狭长的走道灯光炽亮,人来人往。每个人都行色匆匆、面色凝重,甚至有魁梧的军人眼睛红肿、好像刚刚哭过。

莫林不发一言走在前头,我的心情也越来越压抑。

推开指挥中心的门,就见数名军官坐在四周的电脑前,而一小群军人站在正中,看着悬浮画面。

屏幕中播放的正是穆弦坠机的画面——中弹、坠落、燃烧、爆炸……

突然就有一股湿意涌进我眼睛里,我低头不再看。

“小姐。”有人喊道,我抬头一看,是莫普。

他正站在那堆军人中,看到我,立刻跟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过来。

“小姐,我是舰队副长尤恩。”中年男人长得眉目俊朗、气度沉稳,声音温和而恭敬。

莫普看着我,柔声说:“小姐,现在由尤恩副长代为指挥舰队。”

我点点头:“穆……指挥官他……”我深吸一口气:“他还活着吗?”

话音刚落,周围所有人,仿佛都同时停下手中工作,沉默抬头看着我。这时我才看到,许多人眼睛都是红通通的。

尤恩副长沉默片刻,眼中似乎噙满泪水,但很快就恢复了沉稳神色。

“请放心,我们不会放弃寻找他。”

我的心彻底沉下去。

***

十几分钟后,莫普和莫林陪着我来到甲板,五艘战机已经在待命。我看到阿道普就站在第一艘飞机旁,朝我行礼致敬。

莫普说:“小姐,荒芜之地已经是战时状态。我派人送你先回帝都。”

我还有些恍惚,点点头:“你们也要保重。”

莫林忽然哽咽了:“小姐,如果你想哭,就哭出来吧。不要忍着。”

我一怔。他误会了,我没有想哭。

我只是……心里也难受。

“我没事。你们专心去营救他。”

“可是……”莫林的头垂得很低,“已经爆炸了……”

“莫林你给我闭嘴。”莫普有些冷漠的声音响起,“残骸还没打捞回来,闭上你的臭嘴。”他僵硬刻板的面容没有一点表情,声音却沉稳坚决得让人心头一震:“就算指挥官真的死在爆炸里又如何?我们也不会放弃,帝国也不会放弃。我会去请求皇帝陛下,寻找时光之族。”

我心头一震——时光之族?那是什么意思?

莫林语气沉痛的诘问:“时光之族?那只是个传说!不是真的!能够操纵时间、穿梭时空的种族?他们根本不存在,几百年了,没人见过他们!”

莫普冷冷道:“哪怕穷尽一生,我也要找到他们!请求他们把我送到爆炸发生之前,把指挥官救回来。他不会死。一定不会死!”

莫林看着他,呆呆的答道:“好,我会跟你一起找,把他找回来。”

我看着他俩沉默的容颜,只觉得不忍。

时光之族,一个传说?

他们俩是不愿意接受穆弦的死,所以把希望寄托在一个传说上?

可如果真的能找到这样的种族,那就太好了。

**

飞机平稳的航行在太空中,后方的太空堡垒和荒芜之地,越来越远。

我一个人坐在后舱,呆呆的看着手中的骨刃。

这是莫林刚刚给我的,据说上次我用它伤了肯亚后,穆弦没忘了拿回来。因为“插~进过另一个男人的身体”,所以他没有再送给我。

而现在,它很可能是穆弦仅剩的遗骨。

虽然不会像其他人那样痛哭流涕,可一想到他坠机的那一幕,想起他出事前我们那个微甜微涩的吻,我的心头仿佛湿漉漉的陷下去一块,陷入梗塞的疼痛中。

有些事改变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按理说,他死了我就可以回地球了,可我为什么一点高兴不起来?反而还难过?

他坠机的时候到底想说什么呢?

华遥我不会……

不会什么呢?不会忘了我?不会再回来了?

我身上依旧能感觉到他的精神力。

不知道人死之后,精神力还会残余多久?他会在我身上残存多久?

**

“第一次跳跃倒计时:10、9、8……”阿道普的声音传来,我索性闭上眼,什么也不想了。

因为我刚受了精神力震荡,莫林建议阿道普分三次跳跃送我回帝都,免得一次跳跃距离太远能量场太强烈,我会受不了。

几秒钟后,我们已经到了另一片星域。阿道普说:“小姐先休息一会儿,再做第二次跳跃。”

我没答话。

我忽然感觉有点不对。

那温热包裹着我的精神力场,似乎……弱了下去,而一直疼痛的肩头,仿佛也瞬间缓解了不少。

难道他残余的精神力,已经开始消散了吗?

杀了他。那个声音又在脑海响起,只是更模糊了。

我悚然一惊,把背死死抵住舱壁,到底是谁在讲话,我为什么能听到?

第二次跳跃很快也执行了,我们来到了一片雪白的星云中。

“还有一次跳跃,就能抵达帝都。”阿道普沉声说。

“等等。”我猛的抬头,“等一下再跳跃。”

“……是。”阿道普疑惑的同意了。

我觉得不对,明显有哪里不对。

刚刚那次跳跃,精神力场突然又弱了很多。这让我感到不对劲。

隐隐的,我脑海中闪过一个模糊的念头,似乎是个非常重要的念头,可我就是抓不住。那到底是什么?

阿道普和副驾都疑惑的等待着,其他几艘护航飞机也静静悬浮在我们周围。我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仔细的想,到底是哪里不对。精神力突然减弱了两次,跳跃了两次……

我的脑子突然一个激灵——我知道哪里不对了!

如果我身上残余的精神力是随时间变化,那应该是匀速渐弱,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突然骤减了两次。

这说明,力场的渐弱是因为距离造成的——我们执行了两次跳跃。

为什么?

为什么我离荒芜之地越远,力场越弱?

难道是因为……我离穆弦越来越远了吗?

所以我其实能感觉到他的存在?

那有没有可能……我循着感觉更强的方向找,就能找到他了?

而且我从来没有幻听的毛病,为什么脑子里有“杀了他”那个声音?难道这个声音跟他的精神力场也有关系。莫非……是他听到的声音?

所以……他还活着?有人要杀他?他正处于危险中?

这个想法匪夷所思,可却让我莫名的激动起来。

“阿道普,你能不能跳跃返回刚才的位置?”我颤声问。

“啊?为什么?”阿道普惊讶道。

“请再跳一次。”我缓缓说。

我的猜测很快得到了证实——因为当我们又用了两次跳跃回到荒芜之地时,我身上强烈的精神力场又回来了。

阿道普还在沉默而疑惑的等待我的命令。

“带我去见副长和莫普。”我坚定的说。

**

当我再一次踏入指挥中心时,所有人都惊讶的看过来,莫林最先失声:“小姐你……”

我的心跳快的厉害,我颤声把刚刚自己的发现和推测告诉了他们,然后说:“我觉得穆弦可能还没死,我能感觉到他的精神力场。也许……也许我能找到他。但是要快,因为他好像处在危险中。”

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我,莫林激动的捂住了自己的脸颊,莫普和尤恩则陷入了沉思。我怕他们不相信我的感觉,刚要继续说,忽然,尤恩像是突然惊醒一样抬头,伸手飞快的调整悬浮画面。

我们全看着他。而他眉头紧蹙,似乎很疑惑,又隐隐有压抑的激动神色。过了一会儿,他忽然将画面暂停、放大,死死盯着看。

画面定格在穆弦的飞机与敌舰撞击的一瞬间,他的机头刚刚触到对方的飞机外壳。

“小姐说得对。”他的声音微带喘息,“指挥官真的有可能没有死。”

他这么一说,大家更惊讶了,不少人脸上闪现激动光芒。而我的心跳也更快了。

“小姐你过来,你们也过来。”他指着面前的悬浮屏幕,

“之前我一直在看指挥官的飞行画面,就是因为觉得哪里不对。我发现撞击发生前,他的飞行轨迹有些突兀的、并不理智的转折,不像他一向的飞行风格。起初,我以为是当时飞机有损坏,他已经不能很好的控制飞行轨道。

可刚刚小姐的话提醒了我——我怀疑指挥官当时的撞击,是经过他精确计算的!你们看这里——我看过这种战舰的结构图。指挥官撞击的位置,恰好是战舰的泵仓。那是条狭窄的管道,但有非常结实的防火涂层。”

他又将画面一拨,变成那战舰崩裂成四五块炸开的画面,指着其中一块说:“因为构造原因,爆炸发生时,整个泵仓都包裹在这一块残骸中。如果指挥官撞击的角度准确,并且能在爆炸前从机舱弹跳出来,整个人连同座椅撞入泵仓,就有可能活下来!”

众人鸦雀无声,我只觉得胸口阵阵激荡:“所以……你是说,他的确有可能活着了?”

尤恩深吸一口气,平复了刚刚略显激动的语气:“这对于普通飞行员来说,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操作。但如果驾驶飞机的人换成了指挥官,那就是可能的!如果小姐你能感受到指挥官的位置,我们现在就可以出发!”

“太好了!”周围的军官们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尤恩、莫普、莫林,还有很多人,都期待的望着我。

我点点头,心里又激动又紧张,耳边仿佛又响起穆弦坠机前的低语。

他当时是不是说:华遥,我不会死。

作者有话要说:咳咳,大家新年快乐。明天是元旦,我一定争取让他们重逢!!

感谢投雷的同志

urhek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2-12-3023:45:32

墨菱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2-12-3100:27:47

ann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2-12-3100:29:35

lilyshanghai1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2-12-3101:29:57

浅忆月霜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2-12-3109:42:16

吾独爱夜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2-12-3111:27:15

花花的猪猪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2-12-3111:36:53

章鱼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2-12-3113:50:19

covermark815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2-12-3115:54:41

云绿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2-12-3117:0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