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面前,是一个海滨村庄。wWW!qUAnbEn-xIaosHuo!CoM

草地就像丝绒,细细柔柔的蔓延到远方;一座座精致而颜色鲜艳的小屋,矗立其中;还有一条蜿蜒的小河,从房子周围淌过。金色的阳光洒在河面上,闪闪发亮。

而更远的地方,是一片雾气弥漫的森林,平坦而一望无际。大陆的另一端有什么,根本看不清。

这油画般的一幕,叫我情不自禁的放松下来。刚想赞叹我们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就听到易浦城凉凉的声音在旁边响起:“又是个古怪的地方。”

穆弦哑着嗓子答道:“嗯。”

我愣住了。转头望去,易浦城就站在离我们几步远处,双手插在裤兜里,直挺挺站着。下巴略略抬起,硬朗的线条透出几分自然而然的傲慢。那双墨黑而深邃的眼睛,微微眯着,似笑非笑的狐狸样子。

穆弦站在我身旁,脸色已经恢复如常。头发刚干,显得乱糟糟的;衣服更是破破烂烂。可被海水冲刷过的皮肤,在阳光下却像美玉一样柔润白皙,衬得眉目更加乌黑动人。他的目光锐利而沉静,也望着这些房子。

“怎么回事?”我低声问。

他看我一眼:“没有声音,也没有人的气味。”

我一怔:“你是说……这些房子都是空的?”

他点点头。

我再次望去,果然十多幢房子周围,没有任何动静,耳边只有微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

这……

“老子闻到食物的香味了。”易浦城忽然改为双手叉腰,伸出舌头舔了舔下唇,“不管你们怎么想,天塌下来,老子都要去找个房子吃一顿,睡一觉。明天见。”说完他竟迈开长腿,朝最近的一幢咖啡色小屋走去。

看来我上次跟穆弦独处过后,他也就不防备这个了。

穆弦始终盯着易浦城的背影,直到他一脚踹开屋门,走了进去。我看着眼前的一切,疑冢丛生——同一个星球上,竟然有两个相差这么大的地方。而且居民都去了哪里?

对了,他们一定是逃走躲避洪水了,过一段时间还会回来。

“我们也去休息。”穆弦垂眸看着我。

“嗯。”抓紧他的胳膊。

他的嘴角浮现笑意,声音低柔:“害怕?”

是有一点不安,不过我答道:“当然不怕。这比之前的荒原强多了。”

**

毫无疑问,穆弦挑了跟易浦城直线距离最远的一幢褐色小屋。屋前的石阶看起来很老旧,应该有了些年头。但这里跟之前的荒原一样干净,屋内屋外一尘不染,可能原主人离开没几天。

穆弦在地窖里找到些熏肉、面包、压缩饼干,还有酒,味道都还不错。我们吃了一点,就找到了主卧。

原本要在陌生人的卧室过夜,我心里还有点排斥。穆弦肯定也不喜欢,因为推开房门的时候,他微微皱了皱眉。

但当我们站在宽阔明亮的主卧里时,我真的非常惊喜。

很干净,也很温馨。

嫩黄色窗帘随风飘动,褐色地板光洁柔实。白色的大床净如初雪,甚至连床单都没有一丝褶皱。穆弦拿起被子闻了闻,眉头瞬间舒展:“很好,没有任何异味。”

衣柜里只有几件男人的衣服,都有七八成新,看着很干净。我还找到两套干净的男人睡袍,很宽大,看起来跟新的没什么两样。

“这里真不错。”我对穆弦说,“获救之后,我们好好感谢一下这里的主人。希望他们别生气。”

穆弦点点头:“去洗澡。”

“你先去。你有洁癖。”

他微微一怔:“原来如此。”

我忍不住笑了,他眼中也闪过笑意:“等我。”

我心头一动,点点头。他走进了浴室。

淅淅沥沥的水声传来,我站在窗前,望着翠绿的村庄发呆。易浦城那幢房子看起来安安静静,估计那家伙现在已经酣然大睡了吧。

过了一会儿,浴室的门响了,我一转身,就看到穆弦什么也没穿,高高大大的站在那里。白皙的皮肤、匀称的肌肉、平坦的小腹、暗色的丛林……而当他一步步靠近,那小兽仿佛无法自控,对着我一点点翘了起来。

一如在荒芜之地时,每个华灯初上的夜晚。在只有我们俩的房间,不许任何人打扰的世界里,他洗净那充满力量的修长身躯,暗沉着双眼,一步步朝我走来。

我的心阵阵悸动,忍不住踮起脚,轻轻吻了吻他。他的眼神越发幽深,声音也低哑了几分:“华遥,我们……”

“我先去洗澡。”刚迈出半步,手臂被他抓住,黑眸沉沉望着我。我被他瞧得脸颊有点发热,他却已经松开了我,脸上浮现淡淡的、若有所思的笑意:“去吧。”

我觉得自己在男女关系上,脸皮已经变厚了不少。可此刻他一个简单的表情,居然让我心跳快得不可思议,低头红着脸,快步进了浴室。

不过疲惫了几天,泡一个热水澡实在太舒服了。虽然明知他在等,我还是软软的不想动,热气氤氲间还打了瞌睡。清醒过来的时候,水都温了。

我赶紧起身,穿上一件睡袍,有些期待而激动的走出去。

卧室里安安静静,只有清风拂过窗棂,发出轻微的声响。穆弦赤条条的躺在床正中,双手放在身侧,乌黑的眼睛紧闭着,胸膛微微起伏,显然已经陷入了沉睡。而那只小兽,也乖巧的耷拉了下来。

望着他安静而俊美的容颜,我的胸腔慢慢被一种柔软的情绪填满。

他其实……累坏了吧。

给他盖好被子,在他身旁躺下,把他的一只胳膊拿过来,轻轻枕上去,闭上眼就是天昏地暗、香甜无边。

**

不知睡了多久,我迷迷糊糊感觉视野里有光,很柔和的光。

天亮了吗?

我睁开眼,却看到暗黑的窗棂。身边的床已经空了,穆弦不在。光线是从床的另一头传来的。

我迷蒙的抬头望过去,立刻僵住。

穆弦不知何时搬了张椅子,赤~身~裸~体坐在床尾。而我身上的被子,不知何时被他掀到膝盖上,两条腿光光的露在外头。只是屋里很温暖,我才没觉得冷。

原本立在墙角的一盏落地灯,被他拿过来放在身旁。灯光照得床尾一片明亮。而他微垂着脸,目光专注的盯着我的双腿中间。那白皙的脸庞在灯光中显得明亮又英俊,脸颊微微泛起薄红。

不知他已经看了多久。

我不知该好气还是好笑,他居然半夜专门打着灯看我那里……

也许是看得太入神,他并没有察觉到我已经苏醒。我也有些好奇,他到底想干什么,于是眯着眼不动。

这时他忽然无声的伸出手,我感觉到他的手指轻轻把那里分开,而他的头也埋得更低,几乎都要钻进被子里。

然后,他就保持这个姿势,一动不动的看着。不过,我能感觉到他的手指很轻很轻的翻动、挑开那里的嫩肉,像是……翻来覆去在看。

我只觉得脸如火烧,拼命忍着笑。过了一会儿,他忽然松开了那里。我感觉到他的手轻轻托住了我的腰,缓缓把我转成侧卧姿势。然后他跟灯光,都移动到我的背后。

温热的手指,先是极轻的抚摸着臀瓣,还会忍不住轻捏上面的肉;过了一会儿,又沿着臀缝,一路轻轻的摸了下来。我实在痒得受不了,低声笑了。

他的手指明显一僵,我已经被他翻转过来。

他双腿还站在地上,身子趴下来,手臂撑在我身体两侧。黑眸锐利的盯着我,一声不吭。

“你怎么不睡了?”我笑着问。

“睡够了。”他盯着我,眼神暗沉,脸颊绯红,“你呢?”

问这话时,他高大的身躯已经完全笼罩在我上方,而那茁壮小兽,也在我的肚皮上方显眼的矗立着。看起来跟他的气质截然相反,显得憨头憨脑。

也许是夜色太迷离,又也许是昨天的我被他撩拨得太厉害,下一秒,我居然做了个从未做过,自己都没想过的动作。

完全是下意识的,我抬起了一只腿,伸到他的双腿间,用脚心轻轻踩住他的小兽。然后我哑着嗓子回答他:“我也睡够了。”

他一把握住我的脚踝,黑眸紧盯着我,声音明显哑下来:“好。”说完他身子一沉,小兽就直接顶到了门口。

久违的柔韧触感,令我呼吸一滞。可他去没有立刻探入,目光变得幽深而灼热:“以前,我们都是怎么做的?”

我一怔——以前吗?

以前每一次,他的确有喜好的步骤和环节……

我看着他白皙而绯红的脸颊,只觉得口干舌燥。而他看着我,那目光中不仅有情~欲,还有隐隐的温柔。

我被那份温柔深深打动了,如果按以前的流程做,也许他会更快想起我。而且……我其实也是很喜欢的。

我大着胆子,把双腿伸到他的肩膀上,勾住他的头。他一怔,抓住我的大腿根,目光变得更炽烈。

我觉得自己脸上都要燃起来了,干脆闭着眼,用双腿,一点点把他的脸往下压:“这是第一步……”我的声音小得像蚊子。

我听到了他咽口水的轻微声音。然后那里一阵湿热,被他整个含住了。

灵活的舌头快速搅动着,温软的气息在那里进出。他还是有些生涩,但非常用力。我甚至感觉到他的鼻子,都压在柔软的表面上。

在某个瞬间,我被他狠狠抛上了云端,低声的无力的喘了起来。而他的唇舌动得更快,进得更深,仿佛要榨干我的所有。

“够了!”我剧烈的颤抖着扭动着,他根本不理我,牢牢抓住我的腿,让原本就濒临崩溃的感觉,彻底失控。

……

终于,余波褪去,我软在**,而他整个白皙的身体,居然跟我一样,开始泛着微红。他的脸看起来有点紧绷,眼神也暗得吓人。

“下面做什么?”他哑着嗓子问,仿佛喉咙里也快着火了。

我的脸也烫了起来,松开他的胳膊,缓缓转身,趴在**。我的声音沙哑得像呜咽:“穆弦,这是你最喜欢的姿势。我们的第一夜,就是从这个姿势开始。”

身后沉默了片刻,我就感觉到一双有力的手,上来卡住了我的腰。然后那灼热硬物,就一点点挤了进来。完全合二为一的时候,他还没动,我就感觉到整个甬~道都在无声的颤抖。

而他沉默着,似乎也在回味其中的感觉。我忍不住问:“你有感觉了吗?”

“嗯。”略显难耐的声音。

我心头一喜,立刻扭头看着他:“什么感觉?”他是不是能想起什么了?

可他望着我,绷紧的俊脸上,却升起淡淡的笑意,缓慢而清晰的答道:“感觉……好紧。”

我的脸腾的一热,还没来得及指责他的答非所问,他已经狠狠的撞了上来。

***

虽然他的动作显得稚嫩而粗狂,但身体的反应的确跟以前差不多。从背后进入,让我又到了一次,但他愈发□,跟往常一样,并没有得到释放。这时我让他退了出去,告诉他该进入第三步了。

我躺在**,他从正面抱住了我。这个姿势他根本无师自通,吻住我的嘴,捏住我的双~峰,然后下~身开始做激烈而持久的冲刺。

同时抵达巅峰的时候,我的脑袋阵阵强烈的晕眩,心情无比激荡,而身体更像猛烈战栗在无边的快~感里。而他紧紧抱着我,炽烈的双眼盯着我的脸,那只小兽,更是在我的身体里剧烈的抽搐着。

我们都没有说话,平复了很久,他才缓缓抽出来,只是依旧把我抱在怀里,柔声问:“下面做什么?”射出来之后,他整个人显得眉目舒展、气定神闲。

我全身都快散架,可心里却舒服极了——因为再次跟他有了亲密接触,让我比之前更有安全感了。

不过他问下一步……

我望着他乌黑漂亮的双眼,答道:“下面你就会把我……全身舔一遍,然后就结束了。”

他一怔,看着我,没有马上说话。那安静的目光,让我有点心虚。可不对啊,他没有记忆,应该不记得下面的步骤。

谁知他微蹙眉头开口了:“不对,我感觉不是这么快结束。”

我一愣,强烈的喜悦涌上心头,一把抱住他:“你有印象了!想起什么了?”他迟疑片刻,点头:“感觉时间应该更长。”

我高兴的点头:“对!没错!你想起来了?时间是会更长!”

他微蹙眉头看着我不说话,我一呆,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话自相矛盾——刚告诉他舔一遍就结束,现在又跟他说,时间其实会更长。

唉,没办法了。

我只好抬起火辣的脸看着他:“的确没有结束……你会把刚才所有的事,再重复两遍。”

他微微一怔,目光瞬间再度炽烈。然后他紧盯着我,缓缓的,愉悦的笑了。

“嗯,我知道了。”

作者有话要说:捂脸……

其实老墨这一章的肉写好之后,把细节全部删掉了(写好又删掉的哦,就是希望肥而不腻),希望大家觉得肥瘦合适。

感谢给我的专栏扔雷和手榴弹的同学,破费了

sesnxm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3-01-1320:40:49

枫曦清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1323:43:10

感谢给枭宠扔雷的同学

小柚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1219:28:42

感谢给本文投雷的同学哈,感谢感谢

av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1316:44:27

不死鳥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1317:15:28

言魇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1320:16:06

如初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1321:33:43

言魇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1321:35:11

言魇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1322:22:44

章鱼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1322:50:26

ninaliu25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1323:07:40

嘟咪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1323:30:01

tor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3-01-1323:32:15

lilyshanghai1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1400:41:20

ann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1409:43:09

els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1410:33:43

emily想要去旅行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1413:00:25

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1413:37:21

李小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1415:0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