嫩黄色的窗帘,被晨曦染成金灿灿的黄色。wWW、QuAnBen-XIaoShuo、cOM空气中飘来花草和河水的气味,这个早晨安静美好得就像梦境。

我侧卧在**,有点困,可又睡不着。因为穆弦从背后捏着我的腰和臀,正细细致致、认认真真的舔咬着,完成“最后一步”。偶尔一阵战栗传来,我痒得不停的笑,又会被他扳过身子,舔我的脸。如此亲昵了很久,他才抱着我不动了。

“再睡会儿。”他含着我的耳朵说。

“他怎么办?”易浦城说今天要汇合。

可穆弦大概以为我在担心易浦城这个隐患,头也不抬的淡淡答道:“今天找机会。”

我明白他是要找机会杀了易浦城,沉默片刻,搂着他的脖子说:“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跟你活着离开这里。你不要再让自己受伤了。”

他抬起乌黑的眉眼看着我,目光幽深,面颊微红。我知道他是被我的话感动了,心里一甜,也有些心跳加速——他是要跟我说什么表白心志的话吗?譬如那句话……

“华遥。”他果然开口了,我脸上一热,略有点紧张的看着他——

“我们再做一遍。”他的嗓音低沉而温柔。

我一愣,哭笑不得——好吧,这是他表达感情的方式。

“绝对不行!我累死了。”我立刻转移话题,“对了,我跟你说过的,易浦城能够模拟人的外貌。万一他哪天恢复记忆,扮成你或者我怎么办?我们定个暗号。”

“我不会被骗,我能闻出你的气味。”

我想也是,于是说:“那万一咱俩不小心走散又遇到,我就问你‘我们能从这里出去吗’,你回答‘天气很好’。”

他微微一怔,笑了,点点头。我也笑,两人安静下来,一时都没有说话。

我想了想,觉得应该跟他说点以前的事,也许能帮助他恢复记忆。就柔声说:“我十五岁的时候,你在一条小溪旁窥探我偷拍我。拍了一千五百多张照片。那条小溪又宽又清澈,旁边还有一棵大树……”

他脸上浮现淡淡的笑意:“第一次做是那时候?”

“当然不是!”我觉得无语,“那时候我还没成年呢。”

“继续说。”

“嗯,你教我开过机甲,黑黑大大的一只,足有五层楼高;你第一次陪我买衣服,是去的荒芜之地第一商厦……”

我絮絮叨叨说了起来,他安安静静听着。不知不觉,我在他怀里睡着了。只是隐约感觉到他的吻一直在我脸颊上流连。

***

“小姐、小姐,醒醒!快醒过来!”

“唔……”我依稀辨认出那个声音,嘟囔道,“莫林,让我再睡会儿……好累……”

这么一说,莫林的声音又模糊起来,只隐隐约约听到些嘈杂声。我不满的睁开眼,赫然发觉自己还躺在昨天的**,阳光已经把半个房间都照射成金黄色,穆弦还在身旁睡得正香。

“假的……”一个断断续续的声音,忽然又在我脑海里清晰的响起来,“小姐……指挥官……”

我悚然一惊,整个人都清醒过来——那是莫林的声音!我到底是在做梦还是出现了幻觉?

不是在做梦。刚刚我已经醒了,分明清清楚楚听到他的声音,就在我脑子里。

“莫林!莫林!”我大声喊道,穆弦骤然睁开眼,坐起来抱着我:“怎么了?”

我仔仔细细听着周围,可只剩下窗外的风声和溪流声。

“你刚才听到莫林的声音了吗?”我看着穆弦。

他盯着我:“没有,一直很安静。”

我把刚刚的一切告诉了他,他微蹙眉头:“假的?”

就在这时,窗外传来一道洪亮而漫不经心的声音:“下来。出发。”是易浦城。

穆弦起身穿衣服,递给我一个安抚的眼色。我点了点头。而后他打开窗,淡淡对楼下道:“稍等。”

我刚穿好长裤,一抬头,就看到穆弦静静站在床边,阳光把他的脸涂成淡淡的金黄色,俊秀的眉目就像墨笔画上去一样精致。而他的目光是那样清冷而平静,隐隐透着冰霜般的寒气,令人无法直视。

我心里忽然就诡异的咯噔了一下。莫林断续的话语再次在脑海中浮现。

“假的……小姐……指挥官……”

假的……指挥官?

“好了吗?”淡淡的嗓音忽然响起,穆弦转身看着我,黑眸中升起些许温存。

我瞬间回神,在想什么呢。穆弦怎么可能是假的?那么熟悉的身体感觉,那让我怦然心动的言行举止,谁也不能模仿取代。

我连忙把衣服也穿好,笑望着他:“走吧。”

他脸上也浮现淡淡的笑意,走过来牵着我的手。冰冷的指尖刚刚触到我的,我没来由微微一抖。他侧眸看着我:“怎么了?”

“没事,有点冷。”

他脚步一顿,把我搂进怀里。我再没去想那匪夷所思的念头,紧紧偎在他怀里,下了楼。

**

穆弦跟易浦城在楼下讨论了几分钟,定下了计策。

他们决定暂时在这个村子住下来——既然我们对这个星球一无所知,留在哪个位置,获救几率都是一样的。而且这里的条件实在不错。

不过今天要去森林里弄点木材回来,这样一旦有救援机进入大气层,我们就可以燃放烟雾示警。

过了河,就是雾气弥漫的森林。土壤深黑而潮湿,一棵棵灰白色的大树像柱子一样笔直。正午的阳光从繁密的树冠投射下来,把那雾气都渡成淡淡的金色。

易浦城走在最前头,高大的背影像一块门板,线条却显得修长有力。穆弦牵着我步伐不急不缓,面色平静,似乎在沉思。林子里安安静静,只有我们踏在厚厚树叶上的声音,沙沙作响。

我没办法平静下来,脑子里一直想着莫林的声音。

有两个可能:一、那根本就是我的幻听,毕竟以前也出现过。那也就没有深究的必要;二、的确是他在对我说话,通过某种我不得而知的神秘方式。

如果是第二种,他到底要说什么是假的?穆弦肯定不是假的,那么易浦城是假的?

亦或是……我脑子里一个激灵——这个世界,是假的?

我几乎是立刻否定了这个推测——怎么可能?这里的一切感觉都很真实——森林里的湿气、洪水的澎湃、野兽的凶狠……而且要是假的世界,我们又怎么可能身处其中?

可脑子里,却又偏偏想起这几天来,在这个世界里发生的所有离奇的事和特殊迹象——

之前所在的荒原,万物的颜色都会一起变化,灰、白、红,也许还有其他颜色;可这里的颜色又如此正常;

这个星球刚好24小时一昼夜,跟地球一模一样;

我们碰到数百只独角兽栖息在山顶,却不发出一点声音,正常的野兽,怎么可能这样;

还有地底冒出来的巨大洪水,瞬间就覆灭整个大陆,它们来得那样毫无征兆;

还有干净的水源,干净的土地,甚至连独角兽的肉都很干净,整个世界一尘不染;

还有突然出现的村落,漂亮、舒适、物资充足,就像是专门为我们准备的;

还有穆弦和易浦城那么巧同时失忆;

……

“我的朋友们,又一个惊喜诞生了。”易浦城慢悠悠的声音传来。我心头一惊,抬头望去。只见前方已是树林的尽头。透过稀疏的树叶,眼前是一片碧绿而广阔的草地,一座洁白而巍峨的巨石城堡,矗立在我们面前。

联想刚才的猜测,再看到这个神秘的城堡,我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易浦城和穆弦几乎是同时转头看着我。

“有事?”

“怎么了?”

迎着两人锐利的目光,我摇摇头:“没事,就是很意外。”穆弦目光幽深的望着我:“别怕。”易浦城看我一眼,忽然嘴角浮现一丝莫名的笑意,转过头去,第一个走出了树林。而我看着他的背影,想起穆弦今天还要杀他,越发惴惴起来。

隔近了看,这座城堡更加恢弘美丽。墙体在阳光下散发着玉石一样清盈的光泽,整个城堡的造型也是雅致而圆润。易浦城走上前,敲了敲红木铸成的圆形大门,谁知门根本没锁,缓缓被他敲开一条缝。

这个城堡跟预想的一样,依然空无一人。

但当我们一间间房子搜寻过去时,还是震惊了。因为这里每一个房间,都装饰得美轮美奂;每一个房间,都堆满了珍宝。

整整一屋子的首饰,有钻石,有银饰,也有我没见过的材质,大多样式大方、璀璨精美,令人目眩神迷;

一柜柜的女人衣衫,有的素雅、有的亮丽,质地精良柔软,看着叫我都有些怦然心动。

甚至还有一箱箱儿童玩具,精致又可爱;还有易浦城宣称的“银河系最昂贵的能源矿石”,石质晶莹透亮的宛如水纹……它们堆满了这个城堡。

我到过斯坦星的皇宫,也不及这个城堡奢华逼人。而且大部分东西,是为女人和孩子准备的。不知道原女主人是什么样的人,被城堡主人这么奢宠着。

最后,我跟穆弦回到了楼下大厅,而易浦城没有跟我们一起下来。

“皇帝的城堡?真他妈穷奢极欲。”他这么说,“老子不打包带走,简直对不起天地良心。”但他不可能真的全部打包带走,此刻他正在装满能源矿石的房间里,精心挑选。

大厅里静悄悄的,周围墙上挂满了毕加索风格的抽象夸张的油画。穆弦松开我,蹙眉走上前,仔细端详,大概是想看看能否找出些端倪。

我也绕着油画瞎晃,可完全看不懂,心思也根本不在上头。到了城堡之后,我越来越觉得这个世界有问题。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看向几步远外的城堡大门,忽然就很想再看一眼,外头的世界的样子。我缓步走过去,轻轻把门打开。

我彻底僵住了——

这是……

怎么会这样?

“华遥?”穆弦疑惑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我咽了咽口水,声音有点抖:“穆弦,你过来。外面……”

外面已经不是刚才的世界。

没有,什么也没有了。蓝天、阳光、森林、草地,统统不见。我的眼前是一片灰色的混沌,一条条水波形的暗色光线,密密麻麻遍布其中,茫茫彷如深深的海底。可它们又不是水,也不是雾气。它们看起来是透明而无形的,可你又看不清里面有什么。

倚着城堡大门往上看,无穷无尽;往下看,万丈深渊。

混沌无边无际,哪里还有之前那个阳光明媚的世界!这幢城堡根本就孤零零的悬浮在一片虚无的世界中。

我后背冒出阵阵冷汗,手脚也有些冰凉。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穆弦已经走到身旁,我呆呆的转头看着他。只见那白皙的面颊上,乌黑的眉头猛的一挑,他的眼中也闪过震惊。

“穆弦……”我的声音听起来干巴巴的,“我想我知道莫林在说什么了。他是说,这个星球,这个世界,是虚假的。”

穆弦的两道眉毛拧在一起。他沉默不答,只是紧盯着门外的虚无。

过了好一会儿,他脸上闪过淡淡的、近乎冷漠的笑意,他的嗓音听起来低柔而阴冷:“你说得对。这是虚拟空间才有的景象。”

这个表情和语气我很熟悉,他显然有些动怒了。可虚拟空间是什么意思?

他用那双锐利的黑眸看着我,沉默了片刻,才缓缓的、继续说:“华遥,真实的人体无法进入虚拟空间。如果这个空间是虚拟的,那么我们,也不是真实的。”

我心头重重一震——什么?!

我呆呆看着他几秒钟,几乎是艰涩的问道:“那我们是什么?”如果我不是真实的华遥,那我是什么?

也许是我的声音抖得太厉害,他伸手把我抱进怀里,低声说:“别怕。我会带你出去。”

我紧紧抱着他,点点头,又听他说:“虚拟空间只能在计算机程序中构建。看来是有人把我们的意识,锁在这个虚拟空间里。”

我的呼吸狠狠一滞——原来如此!现在的我,只是我的意识?

可计算机程序构建?那不就是……

“可以走了。”易浦城含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浑身一震,转身望去。

只见璀璨的水晶灯下,他站在数十米远的楼梯正上方,手里提着个箱子,脸上挂着放松的笑。看到我们,他明显一怔,随即眼中闪过震惊,大步走了下来。

“靠!别告诉我这是个虚拟空间!”他低吼了一声,眼睛冷冷盯着我们身后的门外。

我跟穆弦沉默的看着他一步步走近。

他还在伪装吗?他的反应看起来那么真实,就像完全不知情。

可如果这是虚拟空间,最有可能造这个空间的,就是半机器人易浦城。

作者有话要说:当当当当!《慈悲城》的新书上市活动终于搞出来啦,就在老墨的微博,有想要样书、定制人设明信片的亲,去微博参加活动哦,先到先得的!点击下面的海报图片,穿越到老墨的微博(也可以从本文文案进入老墨微博):

感谢给本文投雷的同学哈,又有名字未显示,告诉老墨是谁~

关耳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1420:01:10

宸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1420:10:11

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1420:12:47

寧君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1420:17:23

frogbrothers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1420:31:24

寒小叙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1421:17:14

fatmoon11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1421:35:34

如初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1422:31:19

agness890916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1423:43:11

chen920602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1509:54:47

阿枝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1513:04:05

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1514:48: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