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徐徐降落在家里的草坪上。Www!QUAbEn-XIAoShUo!cOM

别墅里很静,我看到原来在住宅旁的两栋白色小房子,全部都倒塌堆积在地。机器人警卫正在清理,看到我们,沉默行礼。

主宅看起来还算□,但原本洁白的墙体,也添了许多灰黑痕迹。穆弦牵着我,推门走了进去。我刚一抬头,就看到莫林和莫普站在办公桌前,一个捧着通讯器,一个在翻看地面卫星云图。两人同时转头看到我们,同时失声喊道:“指挥官!王妃!”

他俩一前一后跑过来,莫林跑到我面前,眼睛瞪得很大,嘴用力的扁着,低声的抽泣,可是一句话好像也说不出来。

莫普站在他身后,声音也有点激动:“您没事,太好了。”

我眼眶一热:“莫林……莫普……”

我离开穆弦的怀抱,伸手抱住莫林。

“呜呜呜……我以为你要死了……”莫林哽咽,我同样哭着答道:“我也以为我要死了……”

我俩抱着哭了一会儿,忽然莫林身子一僵,马上松开我、立正站得笔直,还斜眼偷偷看了看穆弦,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我明白过来,忍不住笑了,莫普在莫林身后也笑了。腰间一紧,我已经被穆弦拉回去,他那乌黑的眼睛里,有浅浅的笑,也有隐隐的痛。

“她回来的消息,不要告诉任何人。”穆弦冷声说。

“是。”莫林莫普的声音也变得沉肃。

我沉默不语。

***

正是中午时分,窗外的太阳炽烈得就像要把大地烤融化,我甚至看到原本就零落的草地,越发焦黄干枯。而窗外远远近近,传来隐隐的哭泣声,轰鸣声。不断有救援机从我们头顶飞过。

“留在房子里别出去。”低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我转头看着他。

他仓促的冲了个澡,吃了点东西,已经换上了军装,戴好军帽。

“你要出去?”我问。

他点头。

我知道他肯定是要去参与救援,可望着他还有些苍白的脸色,我从没像现在这样舍不得他。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他微微一怔,伸手把我拉进怀里。

“晚上。”他盯着我,缓缓低头吻下来。

这个吻柔和而有力。

他的双手捧着我的脸,略显干燥的唇舌,轻舔着我,仿佛不带任何欲~望,更像是个安抚。丝丝点点的酥~麻感从舌尖传来,他轻声说:“华遥……我们不会分开。”

像是对我说,又像是对他自己说。

他走出房间时,我听到他在门口沉声问莫普:“到了吗?”

莫普答道:“第三舰队已经抵达近地轨道,第五舰队抵达帝都上空。第七舰队留守荒芜之地。”

“立刻参与救援。”穆弦顿了顿说,“命令第五舰队立刻接管帝都防务。”

“……是。”

我心头一震,他回头若有所思的看我一眼,大步走了。

整个屋子变得静悄悄的,外界的喧嚣也变得遥远。我想起这几天的经历,心绪根本无法平抑。

还有……诡异的精神力。

我看着指尖萦绕的洁白光泽,心情更加焦躁。

不管是谁送我到穆弦身边,我此刻都对他们充满了怨恨。穆弦这么好,毫无疑问他们是居心叵测。而我如果是他们的一份子,就是跟穆弦对立的身份,这令我厌恶不已。

不管他们是谁,我都会站在穆弦这边。给我精神力是吗?将来要是他们加害穆弦,我就用精神力对付他们。

只是……

林骆说过,他们的手段,斯坦星的水平检测不出来。万一他们用什么方法控制了我怎么办?穆弦说不怕,他或许是自信,或许是要我安心。但这始终是个可怕的隐患。

一想到哪天醒来,我可能会看到穆弦全身是血躺在身旁,而我满手的血,我的心就揪得很紧。

“可以进来吗?”莫林小心翼翼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半边圆脑袋偷偷探进来又缩回去。

我忍不住笑了。

再阴霾的时候,莫林都是我的一道阳光。

他端着热腾腾的食物坐下,可我没什么胃口。

“莫林。”我小声说,“有没有办法,给人装上控制程序?”

他愣住了:“你说什么?”

我沉默片刻说:“我怕自己将来被人控制,伤害穆弦。你能不能给我装个监测程序,万一我有异常,就能及时阻止我。”

他瞪大眼睛看着我:“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改造是违法的!而且斯坦也没有这项技术!”

我默然不语。

他用手轻轻戳戳我的胳膊:“别担心了。”

我还是不说话。

他悄声道:“我就是你的监测程序,如果你不有对劲,我就报告指挥官,好不好?”

我还是被逗乐了,摸了摸他的光脑袋:“你不怕我?”

他摇摇头,还鄙夷的撇撇嘴,然后又想起什么,兴奋的说:“女主人!等灾难结束了,你带我去穿梭时空啊!”

我失笑:“我根本不会。”

有了莫林陪伴,白天变得不再难熬。星星升上天空的时候,我听到残破的高墙外,传来低低的吟唱声。

“那是什么?”我问。

“是失去亲人的市民。”莫普解释,“他们在祈求神光的护佑,祈求灾难早日结束。”

我走到别墅的露台上,远远看到墙外的路面已经基本清理干净,几十个人跪在地上,面前点着火光,每个人都在叩首。

“诺尔殿下,请拯救斯坦。”有人高声说。

“光辉之王,天赐神光!”有人喊道。

我一怔:“光辉之王?”

莫林低声说:“上次婚礼之后,就有人这么称呼指挥官。他现在是许多斯坦人的信仰。”

我静默片刻:“把所有的灯都打开。”

“啊?”

我看着门外汇集越来越多跪坐的市民,轻声说:“让他们都能够看到信仰。”

这天,穆弦直到天快亮才回来。他似乎耗费了很多精神力,抱着我沉沉就睡着了。等天彻底亮了我醒过来,他却已经走了。

接下来的半个月,天天如此。他每天都会匆匆赶回来一趟,陪我吃饭,或者抱着我躺上一会儿。他虽然什么也不说,但他明显苍白而疲惫,一沾床就睡着。只是那么短暂而珍贵的睡眠时间里,他居然还会迷迷糊糊翻身压着我想做,这让我又辛酸又好笑——好像不管外头发生什么,他始终是我的那个穆弦,从不曾改变。

终于,经过大半个月的救援,帝都的秩序基本恢复正常,其他行星和银河系其他友邻星球的救援物资,也运抵了斯坦。

而这期间,一直没有人再来找我。也许他们以为我已经死在灾难里;也许是穆弦已经跟他们翻脸——穆弦不说,我也没问。

而我也渐渐感觉到,身体里的精神力变得越来越流畅。偶尔的尝试,也变得十分纯熟自如,浑厚稳定。莫林看了连连咂舌说,比指挥官都没差多少了哦。

我并不觉得高兴,只觉得茫然,而心头的担忧,也丝毫未减。

这天灯火初上时,穆弦破例早早回来了。我连忙问:“今天还出去吗?”

他一身灰土,白皙的脸也很脏,却浮现淡淡的笑意:“不了。”

夜冷星稀,我靠在穆弦怀里,望着窗外的天空。自从恒星开始巨变后,连夜色都泛着淡淡的红光,看起来妖异而不详。

穆弦正从背后,耐心而细致的亲吻着我的皮肤。

“天气越来越冷了。”我裹紧被子。

“嗯。”他整个人都钻进被子里,声音听起来闷闷的,“一个月后会改善。”

“一个月?”

他的唇舌顿住,低沉的嗓音传来:“星球新生计划已经定下来,一个月后实施。”

我一愣。

这些天,新闻里已经证实——恒星进入了红巨变的周期,那天的灾难,就像穆弦说过的,只是个开始。不过新闻也反复强调,红巨变的周期很长,足够将所有人民转移到别的行星,让民众不用恐慌。

只是现在明明是初秋,天气却已很寒冷。官方的解释红巨变会导致太阳温度缓慢降低,这是正常现象。

那么穆弦说的“星球新生计划”,是什么用处?

穆弦淡淡解释:“情况没有新闻中说的那么好。红巨变会导致地面温度继续降低,再过两个月,人呆在室外,就会被冻死。斯坦星也会在几个月内,停止自转。”

“啊!”我大吃一惊,“那怎么办?”

他的眉头轻轻蹙起,搂紧我说:“这次灾难发生得太突然,很多资源、能量和设备都被摧毁,大半个帝国瘫痪。如果是星际运输,这么短的时间,根本无法把几十亿人口全部送出去。即使可以,短时间内也无法找到一颗足够合适的行星,人民只能散布到别的国家和一些小行星,斯坦帝国将不复存在。”

我点点。这种疏散和灭国,所有斯坦人都不希望吧。

“我听莫普说过,科学院一直有对付红巨星的应急预案,你说的新生计划,就是这个?”我问。

穆弦看着星空,静静答道:“是,科学院很早就耗费巨资,制造了一套能够对地核施加外力的装置。这套装置非常庞大牢固,没有在灾难中受损。

他们的理论是通过作用于地核,给斯坦星一个力,使它平移到离恒星更近的轨道。虽然这样会导致大气层更不稳定,但至少能给我们换来十多年的时间。”

我听得呆住了——用外力转动地核,让行星改变公转轨道?从而离恒星更近,获得温度?这实在太悬了。

“把握大吗?”我有点紧张的问。

他点点头:“已经精确模拟计算了很多次,有七成把握。而且就算没有驱动成功,情况也不会比现在糟。”

我松了口气,那就好。

这时穆弦低头看着我说:“我也会加入这个计划。”

“……精神力?”

他点点头:“星球表面上,只有‘毓’跟地核直接相连。而所有的能量中,只有精神力,能够直接作用于‘毓’。”

我很快反应过来:“所以精神力是那套装置驱动地核的媒介?”

“是的。帝国所有的精神力者都受到了召唤,会在那一天汇集帝都,利用精神力,将那套装置产生的巨大推力,传导到地核上,从而重新转动斯坦星。”

利用科技和精神力重新转动斯坦星!

这个计划听起来实在太天马行空,偏偏又让人心神振奋。我抱着他的胳膊,在脑海中想象他的精神力贯穿斯坦星的画面,就出了神。

“那天我的舰队会停靠在帝都上空,你可以到飞船上看整个过程。”他柔声说。

我抬眸望着他,那澄澈的黑眸里,似乎有淡淡的倨傲。

他是希望……我去看他吧?看他拯救整个星球?

我沉默片刻,笑着点了点头。又想起一事,我迟疑的问:“等等,你要把力量作用于‘毓’……不会是王宫里那片玉山吧?”

那个丑丑的,大手握小手的雕塑?

他那白皙的脸颊浮现浅浅的笑意:“我的位置就在那里。”

我笑着把脸埋在他怀里。

“这个计划成功了,我们就离开斯坦。”低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好。”我的眼眶有点湿润,“那去地球还是索夫坦呢?”

“随便。”他缓缓将我放在**,黑眸幽深的看着我,“华遥,我们很久没做了。”

我失笑:“你累了这么多天,休息一晚,明天再做。”

“不行。”他盯着我,嗓音低柔微哑,“那又少了一天。”

***

一个月后。

天气越来越糟糕了。通红的太阳悬挂在头顶,可一打开窗,外头的空气冷得叫人发抖。

我缓缓转身,看到穆弦已经穿好了军装。我替他戴好军帽和手套,他一直静静垂眸盯着我。

“明天我们就走。”他的声音低沉有力。

我忍不住笑了,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在他耳边用中文轻声说:“嗯……老公去哪里,我都跟着。”

他离开后不久,我就在机器人卫队的森严保护下,登上了飞船。抬眸望去,高空密密麻麻都是穆弦舰队的战机,而我所在飞船,缓缓飞到皇宫正上方的高空中。

从高空俯瞰,帝都依然破败。只是在茫茫废墟中,浅绿色的简易房屋连接片,就像干涸地面长出的新草,看得人心头微微发软。

占地广阔的皇宫,境况则比外面好得多。白色优美的建筑无一倒塌,依然是往日的圣洁典雅的风采。无数人聚集在皇宫外,形成一片密密麻麻的黑点,一直蔓延到城中很远的地方。

即使不用高倍望眼镜,我也能看到我们“定情雕塑”的大致轮廓。而在玉山的旁边,矗立着一台高耸入云,至少有足球场那么大的黑色机器。据说这就是科学院研制的驱动地核的装置,叫做“永恒斯坦”。一共七台,分别安放在南北极、赤道四个方向,以及这里。我不清楚“永恒斯坦”是怎么运作的,我只关心穆弦。

等了好一会儿,就看到茫茫人群同时单膝跪下,与此同时,飞船上的悬浮屏幕中,浮现皇帝的身影。他开始做全国讲话,大意是要战胜灾难、重新恢复斯坦的辉煌。

看到他,我的心里就像堵了块石头。曾经虚弱而睿智的容颜,现在越看越陌生,越看越阴沉。索性扭头看着一边,一点也不想听他的声音。

终于,我透过望远镜,看到玉石边的人群朝两边分开,穆弦走了出来,神色清冷,目光平静。

隔得这么远,我看着他,呼吸还是一滞。

在人群沉默的仰望中,在皇宫外数十万人的跪拜中,他缓缓的步上了玉山。看到他站到两只手掌重叠的中心位置,我又忍不住笑了。

“殿下,你的老公就要拯救星球了!”莫林站在我身旁,用中文喊道。我脸颊一热——他早上听到我跟穆弦肉麻的“老公老婆”后,就一直拿这个打趣。

这时,机载电视传来播音员沉厚的声音:“全国三千四百名精神力者,已经全部就位。他们都站在全球主要毓脉之上,将在诺尔殿下的带领下,用精神力组成能量网,承载‘永恒斯坦’的力量,重新驱动地核!”

我和莫林同时望去,只见电视中出现一副副画面,都是身穿白衣的精神力者,站在白色的石山上,个个神色肃穆而激动。

就在这时,地面传来沉厚、震耳的轰鸣声。

低头一看,‘永恒斯坦’庞大得仿若小山的身躯,正微微颤抖着。毫无疑问它已经开始运转。我连忙看向穆弦,只见他微蹙眉头,摘下了军帽,放在地上。他的脸在阳光下白皙如玉,透着一层淡淡的光泽。

然而他抬起了双手。

耀眼的蓝光骤然在他手心闪现,他手臂一挥,澄澈的蓝色光柱陡然拔高,直入云霄!

“太帅了!”莫林在我耳边喊道。

我看着那磅礴的、柔和的、像是要支撑住天地的蓝色光柱,突然心仿佛漏跳了一拍。

然后我的头猛的针扎般疼痛,疼得全身都麻木,眼前一黑,我嘭然摔倒在地。

那疼痛转瞬即逝,我的眼前却忽然变成白茫茫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周围也安静下来,我只能听到呼呼的风声,不知从哪里传来……

一回神,眼前是莫林焦急的容颜,他正跪在地上抱着我,用力的拍着我的脸:“王妃,你怎么了?怎么了?”

我呆呆的看着他,猛的推开他起身,看着地面的穆弦。他整个身体都笼罩在蓝光中,看起来朦胧又圣洁。

我瞬间泪流满面。

因为刚刚在他发出光柱的瞬间,我的脑子里就像突然被那光芒触发,打开了一个口子。

身为时光族的所有记忆,已经如同潮水般涌了进来。

作者有话要说:套用某位可爱读者的话,老墨要发大招了,摸下巴……

到月初了,有积分送了。留言满25字,再写上jf或者积分二字,一律送分。

(另,对地核施加外力,转动星球什么的,听起来可能天马行空,但这在科幻界是很基础的概念,我就不多解释了。你们知道这个事情就好。深究我也不懂,这不是硬科幻小说。)

感谢老墨断更,还给老墨扔雷的同学们,谢谢你们的鼓励:

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3120:17:02

墨菱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3121:21:10

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3121:21:18

兜兜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3122:16:01

平平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3122:34:16

tor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3122:52:23

小东瓜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3123:58:07

玲小静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2-0100:02:24

寒小叙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2-0101:03:06

yfeng31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2-0101:52:34

7泠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3-02-0106:19:48

林雪妃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2-0107:27:24

oiu386491590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2-0113:4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