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宇宙陷入了黑暗?

是从号称“宇宙猎食者”的斯坦族,发动对麦哲伦星系的第一次远征开始?还是从守护时间的时光族,都不得不在宇宙洪荒中流浪开始?

“不,华遥。wWw。qUAnbEn-xIaosHuo。cOM是从三千万年前开始。”姐姐这么说,“历史上的‘光辉之王’——一个叫诺尔的斯坦王子,以精神力改变星球的运行轨道那天开始。”

“为什么?”我看着飞船外泥潭般昏黑的宇宙,怔怔的问,“我读过他的传记,那个时候,宇宙是光明的。而且,他不是死在那一天吗?”

斯坦帝国历史上,那个最伟大也最短命的王子。

一身戎装的姐姐转头看着我,稀薄的星光映出她疲惫而美丽的面容。无论发生什么,她看起来也是那样圣洁、坚强,永远不变的守护着我,守护着族人。

“他是死了,因为躯体承载太多能量而爆炸。但他濒死时意外激发出斯坦星三千四百名精神力者的潜能。超能时代就此到来。而银河系,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失衡。”

我没出声,裤子口袋里那本小小的《光辉王传记》,冷冷硬硬的棱角,就像块石片,磨着我的手心。我想起传记唯一一幅模糊的照片上,白皙清秀的年轻人穿着刻板的军装,看起来倨傲又冷漠。

那段历史我读过。

虽然光辉之王以死换来了种族的新生,但是一百年后,他们的恒星第二次大规模爆发,斯坦星还是被甩出星系,从此星球表面没有光,也没有温度,成为一颗死亡行星,陷入了长达数千年的黑暗流浪。

没人知道斯坦人是如何渡过那酷寒而冰冷的几千年。也许他们生活在地下,也许他们生活在报废的飞船中。直到斯坦星终于流浪到另一颗恒星身旁,重新获得光和热,这个种族,这颗星球,再次崛起了。

只不过这一次,他们不再是曾经智慧而和平的种族,他们是“宇宙猎食者”,是残忍、好战的新斯坦族。

几乎赤贫的种族,却拥有傲视宇宙的精神力。长期的黑暗生活,让他们习惯杀戮、早已丧失人性。他们以征战和掠夺为生,以鲜血和生命为战利品。数百年的时间,一颗颗行星沦陷,一个个种族臣服,他们的舰队,占领了银河系的每个角落。

可他们带来的,不止是战乱。

“华遥,宇宙的能量是守恒的。”姐姐曾经叹息说,“斯坦族的精神力不是无源之水,它们来自宇宙的质量。”

我默然不语。

多么简单的定律,能量等于质量乘以光速的平方。可当时,谁也没注意到,新斯坦族崛起后,自然灾难就开始加剧。越来越多的星体发生质量塌陷,大规模的黑洞加速出现。他们的精神力能量越强,宇宙的总质量越少。

后来,科学家才意识到这个相互关系。但是为时已晚,资源越来越少,战争越演越烈。

银河系已经毁灭于五百年前的黑洞风暴。一个月前,年华柱也倒塌了,化成了一片惨淡的尘埃。

我们已经没有退路,只有一战。

也许斯坦族,也没有路了。

姐姐又整理了一下军装,还有腰间的激光佩枪,看样子是打算动身了。我忍不住走上前,抱住她的胳膊:“姐姐,带我去吧。我可以战斗。”

姐姐露出了个温和的微笑:“你还是个孩子。”

“我已经十四岁了。”我说,“而且我的精神力比哥哥们都强,我不比斯坦人差。”

姐姐又蹙眉了,她讨厌我提及精神力。

“难道斯坦族的精神力,带给宇宙的灾难还不够多吗?”她的语气有点冷淡,“华遥,永远不要以此为傲。”

我只能站在飞船上,站在星云阴暗而隐蔽的角落,目送舰队离开。那是新历542年的第一天,也就是银河系毁灭后的第542个年头。

那一天,我的姐姐,华翎少将,跟四位哥哥一起,离开了家。

那一天,斯坦族大军的前锋,已经抵达我们时光族栖息的麦哲伦星系外十光年;

那一天,银河系幸存的二十多个种族联军,对斯坦侵略军宣战。

而到那一年底,联军一共战死两百多万人,麦哲伦星系沦陷。

***

春天到的时候,王召见了我。

时光族之王,伟大的顾悯陛下。

“我们有一个计划。”他说,“也许可以改变一切。”

他说话的时候,我透过他高大而落寞的身影,看着窗外浑浊的太空,没有星星,也没有生命。

他说“我们”。

可现在,“我们”指的是时光族最后的数十名幸存者、孤零零的一艘飞船吗?

战败之后,我们被斯坦军逼得四处逃亡,最后只能藏在充满致命硫气的小行星,躲过追杀。

“真的要这么做吗?”我把目光从窗外收回。

他深深望着我。

我压下心头那深深的,深深的难过。

“族训不是说,我们并不是时间的掌控者,而只是守护者,旁观者。所以决不能做改变历史的事,否则,会引起难以预知的后果。”我慢慢的说,“姐姐也说过,这也是为什么,种族中只有极稀少的人,具有穿梭时空的能力。而这个能力,也是有限的。”

我说完之后,顾悯陛下沉默了很久,泪光隐约在他眼眶中浮现,可又消失了。

“你说得对。”他苦笑着说,“但是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办法。”

没有办法再看同胞的战死;

没有办法眼睁睁看着宇宙走向毁灭。

只能勉力一试。

***

接下来的一个月,我过得很忙碌。按照族人的计划,设定穿越时间点、输入伪装身份、设置能量触发机制……

只是每当我拿出那本传记,看着那张英俊而模糊的戎装照,总会觉得茫然。我诚然对斯坦族恨之入骨,恨不得杀光所有斯坦人,恨不得自己的牺牲可以灭掉他们全族!

可是要回到三千万年前啊。

那个时候,银河系应该还很灿烂,生命还很繁荣,没有战争,更没有颠沛流离。那个男人,是生活在阳光下的王子,也是那个时代的英雄。他短暂的二十六年生命,全部献给了自己的种族,没有任何污点。

“他本来就会死在那一天。”像是看透了我的心思,顾悯陛下这么说,“你要做的,只是让他的死亡提前一小段时间。在他激发出其他精神力者的潜能前,就杀了他。”

“必须在那一天吗?”我问。

“必须在那一天。”王这么回答,“按照史料记载,他们的精神力会连接成网。你在那个时候杀了他,其他精神力者也全部会死。这样才能保证超能时代不会到来,宇宙也不会失衡。”

“那……”我问,“斯坦星还是会死亡?”

“是的。你不忍心吗?”

“不。”我答道,“以一个种族的灭绝,换取全宇宙的生存——必须这么做。”

***

出发的前夜,天气很阴沉。我和王站在海边,听着暗色的潮水,一下下拍打海岸。他穿着白色长袍,系着时光王族最后一条金色腰带,乌黑的长发像绸缎披落肩头。

他的背影看起来是如此落寞而苍老,完全不像个二十八岁的男人。

“知道吗华遥?”他轻轻的说,“我很想念,很想念华翎。”

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了出来。

华翎少将,我亲爱的姐姐,时光族最年轻的少将,也是王的未婚妻。她是我最崇拜的人。

她和父亲、哥哥们,还有时光族二十万族人,全部战死在冬季。

“如果可以,带她回到我身边,好吗?”王恍恍惚惚的说。

我的眼睛里蓄满泪水:“我会把他们都带回来。”

就在这时,可怕的一幕发生了。那是令我终身难忘的噩梦般的一幕。

我们面前银光一闪,忽然就出现了一架战机。

一架灰黑的、残破的、冒着滚滚浓烟的战机,把天空撕开了一条缝,猛的冒出了头。而当我们看清座驾上的人,都惊呆了。

是姐姐,竟然是姐姐啊!

是三个月前,就已经战死的姐姐啊!

“顾悯!华遥!”她朝我们大喊,她的宇航服上全是鲜血,昔日英美的脸庞灰黑憔悴,身躯更是像受伤的小兽,虚弱却僵硬的支撑在驾驶位上。

我和顾悯,瞬间就像疯了一样。疯狂的喊着她的名字,疯狂的驱使着精神力飞向她!

然而我们只看到了她一瞬,短短的一瞬。

下一瞬间,我们就看到雄浑的、可怕的蓝光闪过,笼罩住整个海岸。姐姐的眼睛瞪得极大,她发出一声愤怒、歇斯底里的吼叫,眼中升起绝望。

磅礴的蓝光,瞬间收拢成团,就像嶙峋的怪物,张开血盆大口,姐姐的精神力白光在蓝光中显得如此弱小,她的战机倏地就又被蓝光拉回空中那道裂缝中。

“不!”我和顾悯同时发出嘶叫,同时使出精神力劈向那蓝光!然而那蓝光是如此强劲可怕,当光芒撞击的那一刻,我恍惚看到许多的脸,许多陌生男人阴沉、冷漠的脸——是斯坦猎食者们!这是他们的精神力光芒!

蓝光骤然大作,我和顾悯被冲击波狠狠向后抛去!我绝望的看着蓝光一闪而逝,看着鲜血染红了蓝光,姐姐的肢体一点点被蓝光吞噬,她美丽的脸变得异常狰狞而痛苦……然后天空中什么也没有了,什么也没有了。

海浪轻轻冲刷着我的身体,我躺在冰冷的沙滩上,泪水早已流尽,脑中却如醍醐灌顶般了悟——那是三个月前啊!

是在最后的决战里,战至最后一人的姐姐,终于回天无力,打开了时空裂缝。她想要逃出来,想要穿梭到几个月后,想要回到我和顾悯身边,继续保护我们的族人。

可是,在她穿越的时候,猎食者们还是用精神力阻住了她,用足以汽化所有物质的冲击波,将她拉回当时的战场,最终泯灭。

她死在三个月前,可她也死在刚才,死在我的面前。

即使是掌握时光秘密的种族,也敌不过斯坦的铁蹄,敌不过超能精神力吗?我跌跌撞撞站起来,我看到王呆呆的站在海岸边,料峭的背,凌乱的发,像每一个失去爱人的男人,那么绝望,那么落魄。

他的声音,宛如丧钟般痛彻心扉的声音,随着海浪轻轻传来:

“我看着银河系在我面前坠落,看着年华柱卷入时间的漩涡;

生命的光辉从此被黑暗覆盖;痛苦像沼泽吞噬无尽的岁月。

华遥,以时光之名向我起誓,你会杀了他,杀了光辉之王。

让被掩埋的姓名重见天日;让被抛弃的时光,轮回复转。

那一天,是末日,也是新生。”

我含泪跪倒在海岸边,深深跪倒在王的背后,跪在姐姐消逝的方向。

“以时光之名起誓,我会杀了诺尔,杀了光辉之王。他一定会死在那一天、那个时间,死在精神力爆发之前。超能时代不会到来,宇宙不会失衡,银河系不会毁灭。他们……都不会死。”

……

“你别吓我,到底怎么啦?别哭啊!”焦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怔怔回神。

天空还是那样阴沉,密集的战舰依旧围绕着我们。万众瞩目中,穆弦还站在那座丑陋又可笑的玉石山上,他已经变成了一团光球,里面什么也看不清了。

泪水还在我脸上无声流淌,我的心就像被尖利的石块碾过,血肉模糊,痛不可当。

姐姐,王,我真的成功接近了他,真的走到了这一天。

但他已经是我的丈夫,是我挚爱的人,他是我的生命。

而现在我才知道,历史已经注定,他会死在今天。

我要做的事,我必须做的事,竟然是加速他的死亡。

“送我下去。”我转头看着莫林,听见自己的声音,沙哑得几近破裂。

“为、为什么?”莫林呆呆的看着我,他的声音也在发抖。

“下去!立刻下去!”我吼道,滚烫的泪水再次刺痛了眼睛,“再晚他就会死!他会死!死在精神力爆炸里!”

作者有话要说:我知道你们肯定又要说我卡了,可是我一天真的只码出一章,下一章还没着落呢。而且必须交代记忆,我已经尽量压缩到一章里了。大家放心,这个环节不会拖,明天就了断。明天写好了,我就会尽快发上来。

————————————————

春节的更新安排是基本日更,除夕那天可能会请假陪家人呢,其他时间不会断更。

————————————————————————

有亲问作者奖励积分有什么用,这个积分是可以抵扣订阅点数的,1积分就能抵1分钱。昨天满足条件的积分都送了,如果有没收到的,请告诉老墨。不过有几个亲只写了两个字“送分”,那是送不了的。只有满25字,你的留言下方才会出现“赠送积分”的按钮,而且能送几分,是晋江设置好的,我只能按一下那个按钮,具体送几分不是我能控制的。说到这里,就想起甜甜同学曾经的3000字长评,卷走我100多分~~~果然凶残

感谢扔雷的同学,另外有两个可爱的读者说扔雷给你不要虐男主……狂汗,介个……跟着大纲走吧,以后不要因为这种原因扔雷了……我会焦虑的

李小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2-0212:10:06

hanfeng19842010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2-0219:34:14

紫藍若伊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2-0221:27:06

mp000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2-0223:39:50

11448918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2-0301:07:33

lilyshanghai1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2-0302:41:50

2253124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2-0316:3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