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多的士兵来到了湖边。WwW、QUAbEn-XIAoShUo、cOm

李清宁对他的士兵越来越满意。现在对人数清点之后,进入红线的士兵只有两个人没有抵达湖边。看来,在未知的危险面前,他的部队还是没有逃兵。

也许有细心的读者会问,不是现在已经到了极夜了吗,怎么这些士兵们还能够这样顺利的到达湖边?别急,马上就给你们答案。

龙蛋现在已经变得火红一片。不论是光明的一面还是黑暗的一面,现在,整个龙蛋都在发着红光。于是,光明与黑暗之池现在也变得很奇妙。

黑暗刚刚涌出,光明便随之涌出,就好象是光明和黑暗在争夺空间一样。而龙蛋也是越来越红。

龙蛋内的杨名,现在觉得自己容身的空间好象对于自己的束缚越来越小。

随着自己灵体的实体化,现在,杨名已经渐渐能把手脚伸出那个束缚自己力量的地方。而且,杨名发现自己的手心好象不断的有能量涌入,于是,杨名一会控制左手的力量,一会控制右手的力量,玩得不亦乐乎。而且每经过一次这样的戏耍,杨名觉得自己的力量便增强一分。

外界的世界却随着杨名的玩耍而乱了套,本来,现在应该是极夜到来的时候,由于黑暗的力量现在更强一些,因此,杨名更多的吸取的是黑暗的力量。这龙蛋的力量本来就控制着整个星门区域内的极昼和极夜,现在被杨名这样一搞,刚刚涌出的黑夜也变得越来越淡。

于是,现在,星门外的士兵们看到所有的东西好象都镀上了一层灰色。

“首长,看来是要天黑了,我们是就地扎营还是继续前进?”王营长觉得很自傲,那两个掉队的士兵现在也归队了。

“补充食物之后向发光的那个地方进发!”李清宁想了想,那个目标人物应该是在那里面。天空中的异景他也看到过,虽然他是唯物论者,可是,如果是海市蜃楼的话,那么场景也应该在那个亮光的地方里面。“告诉士兵们小心些,那里面的东西超脱我们人类的认知!”

李清宁的话引起了士兵们的小声议论,但是没有一个士兵退缩。

龙蛋现在已经在噼吧作响。

红光现在已经更得炽热。光明与黑暗之池现在已经分不清哪里是光明哪里是黑暗了,只能看到一片混沌,你随时能看到一团亮光中夹杂着黑暗,或是黑暗中萦绕着光明。

龙蛋中的杨名舒服得快要叫起来。看来痛苦之后总是有回报的,现在,杨名正在用一条光明和黑暗糅合的巨大毛巾在擦拭着灵体,这毛巾象带着奇特的电极,擦过的每一寸地方都象被无数高极按摩师按摩过了。

龙蛋里的巨龙看着这一切,口水都差点流下来。当然,他可不能抢过杨名手上的毛巾,除非他再愿意度过一个悠长的时期。那个毛巾能对灵体进行最后的锤炼,能够能灵体进行伐毛洗髓。巨龙现在的身体已经成型,除非他暂时抛却这个用了数万年才孵化出来的身体。

“我这兄弟跟我可有点不太一样呀!竟然有这么好的福气!”巨龙看着越来越清晰,渐渐已经有了五官的杨名的灵体。

杨名的意识渐渐的清醒过来,蛋内的情景也被杨名看得一清二楚,一头类似于龙的生物正在他旁边盯着他看。巨龙的嘴边正不断的吞吐出黑暗与光明的力量在洗刷着他的魂魄灵体。

一阵阵强大的力量不断从杨名的灵魂深处涌现出来,在黑暗与光明双重力量的洗礼下,杨名舒服得想要叫出声来。

杨名沉浸在这美妙的感觉之中,久久不能自拔,当魂魄的容量被这无边无际的力量快速添满后,杨名在那个束缚他的东西里面轻轻一挣,脱出了那个让他痛并快乐着的地方。

而龙蛋也“叭”地裂开,一道人形白光伴随着巨大的龙吟之声直射天际!

天空中刷的一下就变得比那最亮的白天还要闪亮,天空之中突然的响起了惊雷,狂风大作,乾坤都在此刻摇晃起来。杨名的魂魄在狂暴的雷电能量之中显形,身处在那光耀闪烁的雷芒之中,尽情地向世间展示着他的威风。

他的身周形成一个强大的雷电磁场,无数光芒夺目的电能量从天空中向他汇集而来,杨名的元神变得越来越亮,越来越活跃,到得后来,杨名的元神已经变得光芒万丈,白色的光芒竟然映满了整个天空,彻底的把那灰色的天空给染成雪亮。

一股强大无比的精神威严散布到了天地之中,地面上的众人也感受到了这种奇特的变化,好不容易睁开那被光耀花了的双眼望着空中看去,却看到空中一个光芒万丈的男子形象在正空中张开着双臂咆哮着,而这男子的身后,却围绕着他飞舞着一条金色的巨龙!

地上的群兽都仰天啸叫起来,现在,它们再不管什么红线不红线,全部向着巨龙升起的地方奔跑!这如同奔雷般的声音似乎引起了天空中巨龙的注意。巨龙一摆尾,发出惊天龙吟!

第十三章 血魔王锋之死龙吟和兽啸呼应着,天地之间在这一时之间似乎有着一种特别的韵味!世间的万物本来就应该平等相处,就算处于食物链顶端的人类也必须遵从自然的法则!

杨名的眼中流出了感动的泪水,在这一刻突然的彻悟了许多的东西。“天人合一,神入天地,上游九天,瞬息万里!天即是我,我即是天!”杨名激动的对天长啸,清晰地感受到他的元神变得比起以前强大了无数倍,在这爆发的一刻之中,杨名自信能够毁天灭地!

“我的天啊!难道世界上真的有龙神?”士兵们看着天空中的杨名形象惊讶的合不拢了嘴。

“我发誓,我看到了一条真正的龙!原来咱们的古老图腾真的存在啊!”

“太不可思议了!我竟然看到了龙神!我的天啊!”

一些比较迷信的士兵已经跪拜了下来。而李清宁则是吃惊的看着那空中闪动着可怕耀眼白光的男子形象和飞舞咆哮着,发出阵阵龙吟之声的巨龙。眼前的所见已经彻底的颠覆了他的常识。

那剧烈的光芒散发一阵之后终于慢慢的变得淡薄而消失,这时众人才真正的看清,空中出现了一个完全是光组成的男子人形,那条巨大的金龙飞舞一阵后也慢慢缓缓变小,最后成了一条平常蛇般大小的金蛇挂到了光形男子的身上。

杨名从彻悟的激动之中慢慢的回过身,笑着轻轻的抚摸着自己脖子上的这个兄弟,他能感觉到龙的体内无穷无尽的光明与黑暗的力量,正是它令得自己的魂魄竟然成了光质的实体,他能感受到龙的意识中那传递给他的无穷无尽的关怀和善意。

“我的兄弟,你感觉好些了吗?”龙轻声问道。

“你叫啥名字啊,没想到连传说中的龙都成了我杨名的兄弟。也不知现在我这实质般的原神算不算得上传说中的神仙?”杨名的神念大笑。

“我没有名字,上一世涅磐时的记忆我已忘却了,这次我从沉睡中醒来就看到了你,你又叫啥名字啊我的兄弟。”这条初生的龙虽然神通广大,但是其神智却还是刚刚开发,除了万年前沉睡时留下的本能神通之外,其记忆就好比是一张白纸。

“一条龙竟然没有名字?这可真是有趣,我叫杨名,要不我帮你起个好听的名吧。”杨名解读着巨龙的神念与感觉,得知这条龙的记忆竟然是一张白纸时不由得兴起了恶作剧的念头。

“那可真是太好了!”金龙高兴的在杨名脖子上开始游走。

“嗯,你就叫做懒懒虫吧,哈哈!”杨名笑着捉住了游动着的龙。

“懒懒虫?这名字听起来不错。嗯,那我就叫懒懒虫了!”龙高兴的挣脱杨名的手指,飞回到了他肩膀上蹲着。

“兄弟,底下好象不少人在看着咱们,是不是找你的?”龙问道,杨名低头一看顿时皱起了眉头。地面上密密麻麻的到处都是持枪的士兵。

“看来我有点小麻烦了,的确是来找我的。咱们下去看看吧。”

“需要我帮你消灭掉他们吗?”龙问。

“不用了,我自己的事我自己处理就行。”此时的杨名说话中已不知不觉的带了一种傲气。

“那好吧,你处理你的事吧,我去外面的世界玩玩去,都几万年没活动了!等我玩够了再来找你吧!”龙突然从杨名的肩膀上飞起,化作一道金光朝着天空射去。

“懒懒虫!你知道到哪找我吗?”没想到这龙竟然象个孩子般想到啥就做啥,刷的一下就飞了,杨名忙发出一道神念追向了龙问道。

“放心,你身上有着我的黑暗与光明混合的本源龙力,我随时可以找到你,等我玩够了再说,兄弟你处理自己的事去吧。”龙的神念渐渐变弱远去了。

“这个死虫子!”本来还想把这能变化随意,可大可小的真龙带去给谭小秋她们眩耀下的,没想到它竟然说飞就飞了。

“你们是什么人?”大范围的神念在士兵们的脑中响起,杨名元神慢慢的从空中降了下来。周身闪动着一层诺隐诺现的白光,整个形体全部是实质般的白光,就象是神仙降世一般,不少士兵激动而畏惧的低下了头。

“我们是gz军区的,奉命来这里边保护一个人,你是神仙还是外星人?”肖飞不确定的问道,这闪着白光的光体明显就是和飞走的那金色巨龙一起的,而且竟然能在人的脑海之中直接发话,难道他真的是神?

“我是神没错。”杨名笑了下,再次用神念回答道,见不少还在犹豫的士兵在听到这话时竟然激动的跪了下去,马上又补充道:“不过我是元神。”

“元神?”肖飞皱眉,士兵们也听得是一头雾水,这元神从来都没听说过,这元神又是哪门子鸟神?

“你们要保护的是什么人?”

“杨名,你知道这个人吗?”李清光问。

“我就是杨名,我的事用不着你们插手,你们还是回去吧。”杨名淡淡的说道,没想到这些真枪荷弹的士兵们竟然是来保护自己的,情报局还真是好大的手笔!虽然口中冷漠但是心里边还是有些激动。

“你就是杨名?”李清宁这次是真的激动了,这个杨名,难怪情报局如此的看中他,他现在的这个模样和状态,和那传说中降世的神又有着啥样的区别!他会需要自己这些人的保护吗?

“嗯,是我,您是将军吧。”杨名发现了李清光肩膀上的将星,顿时肃然起敬,心里边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口气也没那么冷了,这老将军竟然为了自己亲自以身犯险!

“我们是来帮助你对付这里边的神秘敌人的,需要吗?”李清光想了下,组织了下语言说道。口气已经不再象进来之前的那样确定了,眼前这个人异能的强大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

“将军,这里边的东西并不是你们能对付的啊,你们的好意我倒是心领了。”杨名苦笑了下,细细的和李清光说起了他昏迷前那些人机的恐怖及美人株等的事件。

“看来,这里边的操纵者极有可能不是咱们地球的生物,咱们的生化技术不可能这么高深的。目前来说哪个国家的科技都是无法达到的。”李清光想了下,“不过来都来了,我们还是随你一起去看看能不能帮到你吧。”这样说,不管怎么样杨名都会欠下自己一个人情。

“那好吧。”杨名耸了下肩膀,将神念扩散了出去,很快他就发现了星门的所在,向将军示意了下部队便开始前行了。李清光挥了下手,立时便有一小队兵跑到前面开路去了。

正要行进时,远处突然腾起了一阵烟尘,接着大地震动起来,那大群的越过了红线进入此间的动物都从四面八方的围了过来,士兵们顿时变了脸色,没料到杨名腾空而去朝着动物们飞近之后,那无数的动物见到杨名靠近竟然全部伏在了地上。

龙气,也是至高顶的王者之气,杨名身上龙的气息令这些动物们害怕而激动,低声的鸣叫着,杨名有趣的在动物们的中间中走了一圈之后,伸手比划了下,一道大规模的神念散了出去。”你们为何而来?”

“王!王!你是我们的王!”动物们不断的低吼着,杨名发出的神念收回的都是这样的信息。

“王?”随即杨名便明白了原来这些动物全部是冲着那龙的出世而来,却误会了他身上和龙相同的气息,也不好说明什么,于是再次发出了道神念:“兄弟们别挡我的路了,我们还有事要做,有啥事以后再说吧。”

这道大规模的神念发出后,动物们竟然纷纷的低头,闪避开了一条让他们通过的大道。在杨名的元神和大部队都通过之后,它们还在远处不断的趴伏目送着。

“你竟然能够控制动物?你是怎么做到的,那么多的动物为啥都那么听你的话?”肖飞惊奇的问。杨名却笑而不答,飞到了队伍的前方,这种给人以神秘震撼感的感觉还真的是不错!

部队开始缓慢的行进,士兵们带着崇拜而畏惧的眼神看着飘浮在空中,全身闪光缓缓飘行着的杨名,而杨名则是放松了全身的状态,沉浸在元神实体化的新鲜感觉之中,没想到不但和肉身没啥区别,而且全身飘飘欲仙,不时有一种爆发感要从魂魄之中冲出来,而且可以随心所欲的在空气之中飘行,这种感觉真的是太美妙了!

肖飞几次开口想问杨名怎么能变为这种状态,见老将军都没开口只好闭了嘴。不一小会前面探路的士兵便回来回报了。

“报告!前面发现了一个标识着星门金属字样的入口,可当兄弟们靠前之时,竟然被一个无形的能量罩给挡了回来!就象咱们在岛外碰上的一样!”

杨名回头看了下将军,想看下他怎么处理,李清光沉默了一阵后沉声道:“命令用火箭筒对准星门入口发射,给我炸开它!”其实老将军在听到再次撞上了无形的能量罩时,就明白自己这些人只能回去了,但是不给这杨名留下点印象总是不甘心。

“是!”收到命令的士兵立刻手一招,几个抗着火箭筒的士兵走到了前方,巨大的轰鸣声在前方响起,发射完之后几个士兵却面色沮丧的回来了。

“报告!火箭筒根本无法对那能量罩造成任何的伤害!它只是微微的震动了下就变回了原样。”

“将军,这儿的事已经不是你的人所能处理的了,你还是带着你的队伍先撤吧,我要冲破这能量罩子,很有可能会引起能量的大爆炸。”杨名正色说道。

“那你自己小心,我们撤!”当断则断,李清光迅速的带着部队后撤了,临行前的士兵们竟然在远处给杨名敬了个军礼,看着他们激动的眼神,估计他们回去后又有一笔可以当做饭后谈资的资料了。

杨名见士兵们都已经撤远,元神飞到了高高的空中,接着全身上下发出了剧烈耀眼的白光,感觉全身的能量已经被逼到了最大的顶点之时,呼啸着向着星门的入口直射而进!

轰隆!巨大的能量爆炸的光芒耀花了在远处观看着的士兵们的双眼,接着他们便感到一阵剧烈的脚底震动传来,前方也传来了一阵强烈的阵风将他们刮得险些摔倒。

当他们缓缓放下自己的双手之后,却看到杨名的身影已经射入了那星门所在处,几个金属大字和那个洞口都已完全的消失不见,只剩下了一个不断旋转着吸收着四周能量的,如同宇宙黑洞一般的洞口。

“如此的异能,如此的威势,这样可怕的一个人,难道真的是我们能够控制得了的吗?那个黑洞的空间之内,又该是一些怎样可怕的存在啊!”这是带着部队撤出飞天岛时,李清光心内唯一的想法了。

进入这古怪空间之后,杨名便发现了这空间之内蕴含了无数的黑暗与光明的平衡龙力,接着他又发现到了这空间的古怪,黑暗能量似乎已经快要在这个空间之内失控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随即他发出的神念便轻而易举的搜索到了谭小秋等众人,和变化为血魔的王锋及乌贼星人所在,大急之下忙冲了进去,凭借着对黑暗和光明能力的深刻理解,杨名的元神轻松的闪过了迷宫,一阵白光闪过之后,杨名的元神体出现在了谭小秋他们所在的这间屋内。

“杨名?你竟然是杨名?”看到光质体杨名出现时谭小秋不敢相信的问道。

“死大神棍,你竟然没死?你吓死我了你知不知道啊!”刘小兰看到杨名时破涕为笑,跺脚骂道。

“老大,你没事,真的太好了!”“支支支!”蓝精灵和支支王他们也高兴的手舞足蹈起来。

感动的杨名还没回话,便被一阵咆哮声给震住了:“果然是你这个臭小子,给我拿命来!”疯狂的王锋看到杨名便失去了理智,疯狂的朝着杨名扑了过去,全然忘记了他还在乌贼星首领的能量罩内。

“注意观察这两个实验体的破坏力度!”乌贼星首领故意将困住了王锋的罩子收起,见他已和光质体的杨名打成了一团,便悄悄的发出能量罩再次的将杨名的元神和王锋一起困了起来。

“你陷害我的事我还没找你算帐!你又发哪门子火!”杨名的光质双手紧紧的和王锋掐在了一起较着力,仅仅是元神的他在力量上竟然可以抗衡已接近了血族亲王程度、已是数千斤手臂握力的王锋!

“混蛋!你不但抢走了我心爱的女人,你还害我变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王锋见收拾不下杨名更怒了,双目刹那之间变作血红,两颗獠牙从口边伸出,背伤也鼓出了一对二米来长的蝠翼,一下子释放出了全部的力量,啪的一下子把杨名举起,狠狠的砸入了地面之中!

“杨名!”谭小秋她们全部都惊叫了起来。那砸碎成乱石的地面中却一下子伸出了一只光质的手臂,接着杨名从地面里边冲出,狠狠的一拳打在了王锋的肚子之上,王锋整个人喷出一道血箭飞了出去!

“要不是我现在只是个元神,就你也想和我对抗?”杨名气愤的说着,左手亮起了一大片白光,右手却托起了一大片黑暗,接着双手一合,白和黑混成了一个滚动着的能量球,刷的朝着王锋扔了过去,巨大沉闷的爆炸声和震动响起,谭小秋等人全部都摔倒在地,整个星门内的空间也被这次爆炸的力量给震得剧烈的摇晃起来!

“我杀了你!”王锋的面上和胸前的血肉少掉了一大块,那肉却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成长起来,暴怒受伤的王锋背后的蝠翼突然张大到三米开外,化作两只尖锐的巨爪狠狠的朝着杨名抓去!

“杀我,就凭你?”杨名的元神化作了白光开始在四壁之上纵来跳去,到处飞舞着,不时的给王锋来上一击,一会之间那过快的速度就使得杨名元神体在空中留下了无数的残影!

两边金属结构的墙壁上开始唆唆落下粉末,是被双方较劲过于剧烈的气劲穿透了防护罩所击碎。红白交错的光芒不断的闪现,两道影子在空间之中快速的交错飞舞,两人凝聚的气劲越来越足,罩住了两人的护罩也开始承受不住的忽涨忽缩。

杨名元神身上的光焰已经变成了银白色,恍如飞雪燃烧,不断和王锋的血影撞击暴闪出白红相间的光芒,劲气相及发出“吱吱”磨擦声,空间内经受不住这样强烈的震动,在白色与红色的交错磨擦里迸裂、金属碎快开始不断的崩落,越来越快。抵受不住双方气息冲突的强烈压迫,几个乌贼星人也向后退开了几大步。

“哔叭”一声,一道劲气在双方交战的中点炸开,刺眼的光芒使得众人本能的扭过头去,举起手臂挡在眼前,光芒连闪,暴响连绵不绝,强劲的元气相互冲突,犹如混乱复杂交错的飓风,众人只觉眼前一阵昏暗,象沙丁鱼般在剧烈摇晃的地面上打起了滚,四面八方都是气劲乱流卷来。

连绵不断的崩塌声还在响个不停,乌贼星人的脸色们也越来越吃惊,监测着这场中打斗的两个试验体的仪器也在不停的跳动着数剧:“5000kg破坏力,6000kg破坏力,9000kg破坏力。我的天,他们的破坏力竟然超出了8万kg!1号,咱们的这星域空间快要承受不住了!”

“4号,快去取死光粒子枪来,这两个实验体的力量已经完全的超出了咱们的估算,别说在他们身上做实验了,再下样下去这个空间就会提前被毁灭!要是那光质体的家伙回到了他的**之内,恐怕绝对不是我们控制得了的!”首领冷冷的看着场中还在拼命的杨名和王锋下了命令,“是!”四号的飞行器顿时飞起,转入了另个房间去了。

“够了!你们别打了!我求你们别打了啊!”谭小秋不断在地上滚动着,气脑的哭喊了起来。误以为杨名死去而又见到他复活,大悲大喜的心情给了她太大的冲击,现在两人的打架又让这整个空间都震荡得象要毁灭一般,刘小兰、蓝燕、支支王他们也在慌乱的哀鸣着,小谭竟然哭了出来。

“小谭你没事吧,不打了,我不打了!”一听到谭小秋的哭喊杨名和王锋顿时停了手,这才发现了护罩之外竟然已是千疮百孔,几个乌贼星人竟然将护罩挡在了他们的身前,而将谭小秋等一众人等给留在了这一边在地上打着滚,吓得杨名敢紧冲上前去把她抱了起来。

还好,众人并没受很大的伤,只不过是被崩飞了的一些金属碎块给擦伤,和在地上打滚时给擦伤了而已。

“实验体的力量已完全超出预算,只能全部毁灭掉了。”怪异的电子合成音响起,接着是王锋的怒吼咆哮之声:“你们这群垃圾!竟敢暗算!”再接着整个空间之内突然爆起了可怕的红光,血红色的光芒一下子吞没了所有的事物。

红光散去之后,王锋正挡在杨名和谭小秋的身前,背后那展开着护住了杨名二人的巨大辐翼已完全的断折,站立的胸前是一个从后背都可以看到的血淋淋的大洞,他的双手举在身前,手上还有着未散尽的红光,而几个乌贼星人有6个已被炸成了残尸,只有被弹进了壁角的,剩下的三个缺手断脚的还趴在地上剧烈的咳嗽着,那个死去的四号只剩了半个身躯,手中还举着一个巨大的已被烧得只剩下了半截的枪口。

杨名神情极为复杂地看了看王锋。这一刻,他心里就象是打翻了五味瓶一样。他没想到,王锋竟然会为小谭做出如此的牺牲。谭小秋也哽咽了,她没想到王锋对她用情竟然是如此之深,竟然愿意为了她而以肉身去挡这道射向自己和杨名的死光。

因为谭小秋和杨名是在蓝燕,小兰等人更前面的,王锋这一次竟然是替全部人等硬挨了这毁灭性的一击。

“杨名。”谭小秋抬起泪眼,却发现这一刻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

杨名抢到王锋的身边,王锋的脸色已经变得很灰败。被那道足有水桶粗的死光击中心脏的部位,现在没有立刻挂掉,也足见王锋的旺盛的生命力。

“谢谢!你竟然。”扶住王锋的杨名觉得这两个字很干涩,但是,他觉得现在他好象当机了,大脑一片空白,词语也极度的匮乏。

“没想到我的血核竟然会被这群垃圾的破枪给炸掉,看来今天要交代在这儿了。咳!我全用全部生命能量做为代价发出的血光竟然没杀光他们!”王锋双腿一软跪倒在地,“你不用感谢我,我只不过是不想看着小谭死而已。咳!”

其实这几个乌贼星人并不是象读者朋友们想象的不堪一击,只不过是他们当中除了一号首领有着强大的**外其它的也只不过是比起常人要强大许多,可他们更多依赖的是高科技而不是**本身的力量,在王锋以接近血族亲王程度的博命一击之下,那血光的破坏力甚至远远的超出了血族亲王的正常水准,因此一下子被干掉了六个也不足为奇。

“咳!没想到,我终归还是没有坏到底!”王锋咳出一团血,“都说祸害遗千年!”王锋又咳出了一口血,努力地想要抓住最后的一抹时光,他胸口的**挣扎着想要生成,却成长了一半又变成了灰败的颜色。

王锋低头看了下破了个大洞的胸口,苦笑着又咳出了口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杨名,我的兄弟就拜托给你了!他也只不过是为了我而出头。你就。咳!别找他的麻烦了吧!”

杨名看着王锋期待的眼神,眼里边酸酸的,重重地点了点头。男人间的承诺永远不需要过多的言语。虽然王锋没有说出他需要杨名照看的兄弟是谁,可是,杨名知道,有时,只需要一个眼神,一个暗示,便能够知道对方想要说的是什么。

“可惜啊,今生我是没法再还欠我那兄弟的情了。为了我,他都被人在家族里边骂成了不孝子,咳。我欠他的实在是太多了。”叹了口气,王锋如释重负的将头移向了谭小秋,他要在他的心里面记下谭小秋的每一个瞬间,这每一个瞬间对现在的王锋而言,都是那么的珍贵。

“小谭,其实我也算不上那么坏吧。仔细想想,我这辈子宰的都是些人渣。”

“我变成血魔的这段日子,吸的也都是些偷或枪垃圾的血,就昨晚,我还在火车站砸死了几个人渣,你不知道,那被砸死的两个是专门吸民工血汗的混蛋黄牛。咳!一张火车票卖300,真黑。”王锋边说边咳着血。

“你别说了,别说了啊。”谭小秋边摇头边流着泪。

“小谭,你愿意……再叫我声哥哥吗?”

“哥。”谭小秋已泣不成声。

“妹子,你能不能。吻。吻哥一下!”王锋鼓足最后的力量,从地面上坐了起来,靠在了墙上,一只手无力地抚着胸口。

谭小秋泪水一个劲地流,虽然这王锋有千般不是万般错误,可是,他对她却是一片真心。谭小秋抬起泪眼朦胧的双眼看向杨名,杨名重重的点了下头。王锋,他没有错,他只不过是爱上了个他不该爱的女人!

谭小秋起身,轻轻抱住王锋的头,嘴唇轻轻的印在了王锋的额头之上。这一刻,谭小秋觉得,她是幸福的,因为有两个男人都那么不顾一切的愿意为她付出生命地爱着她,她的吻,应该献给真爱!

“臭小子,我妹子就交给你了,要是你对不起她,小心我从地狱里边,回来找你算帐!”颤抖着将谭小秋的手放入了杨名的手中,带着满足的笑容,两眼流出两行清泪的王锋头一歪重重的倒了下去,不知道他会上天国还是下地狱去。

虽然他做过种种的恶事,可是,他的心灵却始终有一片没有染上污垢。

“你们这群垃圾!”一声怒吼之后,杨名的元神突然间发出了剧烈的白光,一下子化作一个光团射入了他还倒在地板上的身体之内,接着他从地板上站了起来,冷冷地看着乌贼星人们。

乌贼星首领觉得两道冰冷的如同实质的冰寒透过眼睛直凉到了脚底,他突然有种生命即将离他远去的觉悟。杨名的眼神此时如同利刀一般在一号的身上扫视,被杨名扫视过的一号觉得有一种钻心的疼,就好象那一块肌肤已经被生生揭去了一样。一号已经很久没有试过疼痛的滋味。

“六号,五号,你们尽可能抓住机会逃离吧,带走我们的生物培养舱,离开时把虫洞炸了!我想办法档住他!”

“我要你们偿命!”杨名的声音如同地狱魔神一般。

一号觉得这一刻许多遗忘已久的一些东西也从记忆中遥不可及的角落中飘了出来。

曾经的爱恋、曾经的友情、曾经的对于后辈的关怀、曾经的激动、曾经的害怕、曾经的惶恐,这些被湮没在了历史长河中曾经被一号认为是没有用的、负面的、应该摒弃的东西一古脑地涌了出来。原来,在自己的记忆深处,仍然有那么多不愿意舍弃的东西。

一号努力地提高着自己的气势以用来抗衡杨名,凭借着上万年从龙蛋那儿悟出的力量,他的双手之闪动起了黑暗与光明同时交织着的龙力,努力的用只剩一条左腿的残躯站了起来,只有吸引了杨名的注意力,那么才能给另外几个同类制造一点逃生的机会。

然而,当一号手中的龙力已变成了能量球,正要发动他的攻击的时候,杨名却不见了,瞬间消失在了他的面前。接着他便听到了五号临死前的惨号,断了只手还没死的五号已在空中爆成了血雾,硬生生的被杨名飞舞着的双手给撕成了无数的残块!

“你们全部给我拿命来!”杨名的残酷的邪笑在空中响起,“我要你也尝尝这种肝肠寸断的滋味!”当那道死光击向谭小秋和自己等人的时候,以为谭小秋他们必死的杨名那一刻觉得世界都崩塌了。

“六号!六号!”根本无法捕捉杨名的动作,眼花燎乱的一号只看到杨名的身影爆掉了五号后闪动了下,接着另个没死的六号便软绵绵的挂在了他的手中,一号不断发送着脑波,但是,却没有六号任何的声息。

“六号他怎么了?你到底把他怎么样了!”古怪的语言从一号的嘴里冒出。刚刚的打斗那个用于翻译的喇叭已经不见了,一号本以为自从自己带领乌贼星人掌握了脑波交流之后声道也可以退化了,但是,现在看来,也许只有声音才能表现出那种悲愤和绝望。

“你这个混蛋!”首领咆哮着发出了他全力的一击,接着突然逃遁,以杨名的速度,也只看到飞行器在空中留下的余光。

“该死的垃圾,你竟然想逃?!”杨名接下了那饱合着龙力的全力一击,便想向一号遁去的方向追去。屋子却突然移动起来,而且移动得越来越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