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奈的杨名只得护住身后的众人,在经过一阵眩晕之后,屋子的移动停了下来。WWw!QuAnBen-XIaoShuo!cOM

透过透明的门墙,杨名看到了那个巨大的龙蛋!那个给予了他新的力量的龙蛋。这个一号,怎么会把它弄到这里来?杨名并不知道,其实这个古怪的空间内,很多区域根本就是相连的。

杨名蓄起全部的力量,一拳擂破了透明的门墙,狠狠的朝着一号砸去!

看见杨名袭来,一号竟然不然不闪不避,好象已经有点疯狂,脸上有着狰狞的笑容。杨名的一拳狠狠的贯穿了一号的身体将他打飞了出去,在空中飞着滴血的一号竟然发出一道巨大的光柱,轰向了龙蛋!这个一号,看来是想利用龙蛋对于这个虫洞的支撑作用来炸毁这个星门!

“真该死!”看到已经裂开了的龙蛋剧烈颤抖起来,而星门内,地面也有了裂缝,黑暗不断涌了进来,杨名赶紧退了回谭小秋他们的身边,努力地逼出了自己元神里边全部的力量结成了一个护罩,保护起谭小秋等人。

“这个虫洞就要坍塌了!”美人株慌张的说道,美丽的脸已吓得变色:“我们必须得尽快离开这里!”

杨名仇恨而遗憾地看着爬上了飞行器驾驶起了的一号。刚刚那一记虽然让一号受了重伤,可是不足以致命,但是,现在要让杨名抛下自己保护的众人去追杀他却也是不太可能,这儿要是爆炸对自己来说虽然没什么,但这些黑暗中的极寒乱流能量可不是谭小秋她们能够承受的。

看到杨名的为难,一号在空间裂缝中开始不断地发射着死光,努力的要打开空间逃离。被炸开了的黑洞的裂缝越来越大,而对于外界的吸力也越来越大。

杨名努力的维持着自己的保护罩,看到杨名正看着地上的王锋的尸体,美人株说道,“把他放到龙蛋的蛋壳里吧,在那里面他不会受到任何的伤害!”

杨名对于龙蛋的坚固可是深有体会,现在,如果要把王锋的尸体带出虫洞,只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的保护罩力量只能容纳五个人。现在谭小秋、刘小兰、李元龙、美人株、支支王、水玲珑、君子和蓝精灵等人,对于以**的他强制性释放出元神中全部的力量,杨名已经觉得很是吃力。

谭小秋抹了抹泪水,“死者以矣,就让他呆在龙蛋里吧,希望他能够得到安息!”说完,从自己的颈项取下了有自己相片的项链,打开,咬破手指,在相片的背面用血写了几个字,“献给哥哥!”然后将项链轻轻的挂在了王锋的脖子上。

杨名默默而深情的看着谭小秋做着这一切,正是因为谭小秋的坦率以及她对于美好事物的追求才让他对谭小秋的爱越来越深。

杨名把王锋抛入了龙蛋!

龙蛋在一阵剧烈的抖动之后,那个顶上的裂口突然合拢,发出一阵清脆悦耳的声音。然后,龙蛋又恢复了它本来的石灰色。但地面上的裂缝却越来越大,杨名一回身,开始往星门外跑去!

身后,传来已炸开了空间裂缝冲入虫洞中的一号,如同附骨之蛆般的声音,“我会回来报仇的!给我记着,我下次回来时一定会带来生化战!”

杨名以最快的速度穿过一间间小屋,现在,他就象扛着一个巨大的包袱一样,只是那个包袱里面装着的是谭小秋等人。还好杨名在包袱里面分隔出了一个一个的小区,要不然,只怕里面的人会滚成一团。

杨名冲出了星门。

抖动已变得越来越厉害,整个飞天岛就象一个巨大的跳床,蹦起老高然后又重重地跌了下去。

还好李清宁听从了杨名的话带领士兵们离开了飞天岛,要不然,只怕这时他和他的士兵们只怕会死伤不少。望远镜中,李清宁看到那个巨大的能量力场组成的彩色漆球突然向天空中弹高,然后,又跌落,再一次的弹高。在这起伏跌落之间,漆球上还有了很多清晰可见的裂纹。

“命令战斗机升高到两千米的高空观察,海面所有舰艇全速后撤到五十公里以外,指挥部后移一公里!”李清宁的直觉告诉他,在飞天岛上即将发生惊人的奇变!

海面上开始涌起了高大的巨浪,浪头翻滚了起来,最后升到了足有数层楼之高!

李清宁看着侦察机传回的画面。现在,利用望远镜已经看不清飞天岛的情形。漆球又弹向了天空!李清宁没想到这个能量力场竟然能够象个橡胶球般的弹得那么高!

漆球内的杨名,只觉得地面象拉紧了的弹弓一样,他被象弹弓里的石头射向了半空。然后,几乎所有人都听到了什么东西断折的声音。

弹向半空的漆球随着这声断折也裂成了无数片,然后,五彩的碎片四散而飞,就象是绚烂的礼花一样,只是,这礼花的造价实在惊人,弹射出的碎片给海面涂上了一层奇妙的色彩。

“唉,解决污染的问题只怕又是一笔大的花费!”李清宁叹道。

然而,他的惊叹还远远没有结束。

在岛心处突然响起了爆炸的声音,就象是一张拉紧了的吹涨了的口袋突然被戳破!一道水柱夹杂着黑暗、光明、以及红色的岩浆射向了半空!

离岛近的海面的水就象是突然被抽干了一样,看到了深深的海底,此时的大海就象是一个巨大的斜面漏斗一样。水柱越升越高,而那个处于漏斗中央的飞天岛就象是被漏掉了一样,越来越小,就象是被深深地陷入了海底!紧接着,海水里边抽*动起了无数的旋涡!

士兵们都目瞪口呆地看着这惊变,如果他们现在海岛之上,现在,只怕已经是葬身海底了!飞天岛被极快地漏入海底,海水也渐渐地开始填充起那片没有海水的地域。

又是一道惊天的水柱喷起!

只是这道足有三十四米高的水柱现在显得那么的渺小。海底的章鱼王借着这海水的力量挣脱了加在他身上的锁扣,开始向红色的骷髅凶灵掀过去一道水柱!

水柱没有击在凶灵的身上,在海底,一道神秘的水纹闪过之后,还在消化着从章鱼王处吸收来的妖力的骷髅凶灵一声大叫,接着便消失在了漩涡之中。

飞天岛现在已经完全缩入了海底!但是,那道巨大的水柱还在不断的朝着空中喷射着!

让李清宁有点担心的油漆的污染问题再不会出现,那些油漆的碎片都被吸入了海底。那个海底就象个巨大的黑洞,对进入他范围内的所有东西都绝不放过。只不过是个数十米大的漏斗底部,却一边在吸一边在吐,而吸和吐绝不相干。

海面已经下降了好几米。

现在,所有的军舰都开足了马力,要不然,在这倾斜的海面上只怕不但到不了命令要求的指定位置,还会滑向无尽的深渊。

杨名呢?在这样的威势之下,杨名呢?

当异变发生,漆球爆裂的时候,杨名已经到达了漆球的边缘,然而,这巨大的吸力让他意识到,就算他也逃不掉这强大的如同黑洞般的吸力,除非他扔掉那个阻碍了他速度的巨大的包裹。但是要杨名扔掉包裹是不可能,除非是他力尽而死。

已经到达飞天岛边缘的杨名随着飞天岛被吸向海底巨大的黑洞,在即将落入黑洞的一瞬间,杨名运起身上最后残留的所有力气,破入到从海底升起的这道巨大的水柱之中。

已经到达数千米高度的水柱倾斜了,然后,象一条长鞭一样向地面砸落。而杨名破开水柱的地方,成为新的水柱顶部重新升向空中。

巨大的水鞭还好没有砸到陆地,而是砸在了海中。滔天的力量将漏斗的一面破成了两半,溅起上百米高的巨大水浪。轰然而起的巨响让所有人几乎在一时之间失聪。

手里拿着dv或是别的一些高精度摄像机的记者,或是从事一些见不得光职业的国外人员,惊讶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巨大水鞭的倒塌还在短时间内破开了卫星的屏蔽。

于是,至少有十七国的卫星捕捉到了这最后的画面:海面被整齐的切开,然后是巨大的水浪,被切开的海面甚至能够看到海底的淤泥!联想到飞天岛附近出动的大规模军队,便想是不是l国正在试验某种武器。

这是怎样威力巨大的武器!如果这武器用在战争中,只怕再多的航母也如同刀切豆腐,不,应该说是刀拍豆腐一样!

李清宁看着这一切,不由为自己在异变发生前的那点急智感到庆幸!但是,事情却还没有结束。

破入水柱的杨名越升越高,而此时飞天岛已经被完全吸进了黑洞。黑洞突然暂时停止了吸纳,就象是一个正在海吃猛吃的大汉突然间累了一样,打了个嗝!

大地又开始颤抖!

然后,从那个黑洞的口开始狂涌出各种各样的东西。就好象刚刚被吃进肚里的东西没有被完全消化,现在,变得有点面目全非的被吐了出来。

水柱还在继续升高。而那些被黑洞吐出的东西又开始填充着海底。顺着刚刚形成的漏斗面,成反螺旋状的开始填充。飞天岛被吸入海底只不过花了不到三十分钟,但是,现在,漏斗填充的速度却更快。只不过才十五分钟,一个崭新的岛屿重新出现!

作为现在顶端的杨名慢慢地下降,在降到离新形成的岛面只有不到五十米的时候,一个巨大的东西从洞口喷出,却在露头的时候被卡住了一截!但是,这个东西的硬度足够,在迸开了四周的岩石之后完全堵住了洞口。没有后续的水柱支持的杨名带着他的包裹重重跌到了地上。

杨名惨号一声,昏了过去。而他背着的包裹也因为巨大的坠力而散开。即使这包裹有极大的保护作用,但是,里面的人还是昏了过去。除了美人株!爬出包裹的美人株看到昏倒在地的杨名,忙抢过去探了探杨名的鼻息,才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现在,新的岛屿已经完全形成,岛的正中是一个象蛋一样的巨大的东西。这个蛋躺在一个直径约五百米的池子里,蛋的底部还在汩汩地向外冒着水。而海岛,现在有了很多奇特的东西!不仅有着五彩的颜色,而且,在岛面上还有一个一个的洞口。

而更离奇的是,那片环形的雨林现在密密麻麻的长在了一处,而里面还传出动物的吼叫。

这个比原来面积大了近一倍的海岛竟然比原来更美,而且,几乎囊括了现在地球上出现过的所有地貌!只是,看到侦察机航拍图像的李清宁还不知道,那巨大蛋形周围的那些洞口,便是那一个个压缩空间的入口,只是现在它们通向哪里谁也说不清楚。

生活又恢复了平淡,其实平淡的生活也许才是真正的生活。在翠华山区,杨名购置了一套几千平米的别墅,里面有一个小型的高尔夫球场,有泳池,有最专业的健身房。

其实刚刚回来时买下豪宅装修完后,杨名一直在感叹缺了点什么,逃出了那密封式压缩空间的星门,那些奇怪的仪器没给他搬点回来倒也罢了。

由于支支王成功的当上了顶级鼠王,现在,可以算是l国数不尽的地下宝藏的拥有者的杨名,当然也就拥有了取之不尽的财富,于是,在拍卖了只不过几个古墓群的藏宝之后,杨名便在这个风景秀丽的地方购置了一套别墅。

这间豪宅被蓝馨蕊布置得相当华贵。这蓝馨蕊不愧是具有领先地球数万年的科技的美人株,不但给这间别墅装上了可以称作是安全典范的保全装置,而且,更把整个别墅弄成古典与现代并存,在每一个局部,你都能看到传统的文化与现代高科技的结合。

比如,很普通的一扇窗户,不但有着精美的造型,而且,玻璃能够自动调节光线,而窗户上是古色古香的窗饰。是古色古香,而不是明艳。如果有考古学家来鉴定这窗饰的年代,只怕会立刻昏过去,这竟然是出自于战国时期。

再比如,茶厅。在每一间屋子里都有一个小小的茶厅,不说那摆放的茶具,每间屋子的茶具绝不相同,但有一点类似,古老!也不说摆放茶具的家什,这哪一样不是最珍贵的木种做成的,而且,同样的,古老!

而烹茶的地方,便是茶桌上一个不起眼的东西。这东西能够自动判别茶的种类,然后选定最适合的温度烹出最可口的茶水!

轻闲自在,人生暇意,这样的生活还真的是有够自在。不是情报局的那些家伙们还不时的来打搅一下,杨名都懒得有点不想动了。

“杨名!你的电话!”谭小秋的声音在客厅里边响起。

“谁打来的?蓝燕还是刘小兰?要是洪辉叫我去拍戏,就和他说我不在出去度假了!等过段再说。情报局的打来的就和他们说我在厕所里边蹲大号蹲了一天了,告诉他们,我最近便秘外加长了痔疮,没法替他们效力了!”在院子里边背靠美人株晒太阳的杨名懒洋洋的说道。

“你这家伙!”谭小秋在客厅里边笑了起来,“都不是啦,是个自称叫伟强的家伙打来的,说是你的老朋友了,想叫你出去喝酒。”

“伟强?他怎么可能知道我的电话?难道他混进情报局上班去了?”杨名从美人株上坐起了身,皱起眉头说道。

杨名又怎么会知道,他在飞天岛上搞出了那么大的动静,在民间也引起了巨大的风波,甚至他在空中显形的照片也被不少老百姓当成了神仙来朝拜。情报局为了令他为国家服务,几乎是把杨名以前的交际网给彻底的翻了一遍,这次的伟强打来电话的确也是出自情报局的安排。

做为杨名从小一块长大的几个朋友之一,唯一能给杨名留下深刻印象的伟强就是其中的一个。杨名还牢牢的记着关于伟强的许多事迹。

杨名听完把伟强给狠狠的揍了一顿,然后给他上了一大坛的政治课,又出面在班里边组织了一个男女生配对的旅行活动,地点就是在海边。

伟强兴奋无比的参加了,也和大家一块来到了海边,杨名看着大家成双成对,扑通扑通的跳下海之后,伟强的身边只剩下了一个女生,心想这次你小子再笨也能追到一个了吧?这才放心的拉着那时班上的同桌蓝燕溜下了海去。

当杨名痛快的玩完后回来时,却发现伟强竟然孤零零的坐在海边在踢着沙子,那个女生也不知道跑哪去了,忙赶紧问他怎么了。结果伟强说完后杨名忍不住又把他狠狠的揍了一顿,你知道伟强他说了啥吗?

原本当大家下海之后,那最后的女生果然如同杨名所预料的一般,无聊了一阵东张西望了下看没别的男生了,就跑到伟强的面前问他要不要下去一块游泳,结果不管她怎么问伟强就是死活都不回话,甚至女生去拉他的手也被他给狠狠的甩开了。

“你怎么了你?一起下去游泳啊。”女生不解,自己也还算蛮好看的啊。

“海里边人那么多,我会不好意思。”伟强小声的说道。

“没事啦,我一个女的都不怕了你还怕啥。”女生劝道。

“你自己下去吧,我真的怕。”伟强小声的说。

女生怎么劝怎么拉都没用,最后终于愤怒的跑开了,临走前扔下一句话:“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呀!”

伟强说到这儿咬牙切齿的告诉杨名:“老大,其实在那女生拉我手的时候,我真的感觉到好幸福,好幸福,可她不该问我是不是个男人,这句话太伤我的自尊心了,你知道不知道我真的很想对她说,我就不是个男人又怎么了?!!”

无语的杨名忍不住开始暴揍伟强。

想到这儿,杨名忍不住在美人株上笑得整个人抽筋了,蓝馨蕊看到他如此好笑,忙问他怎么回事,连谭小秋也被笑声吸引走了出来。

“没事,待会说给你们听,电话给我拿来吧。”杨名说道。

“喂?我就是全球第一酷哥,传说中的帅神杨名,哪头野猪找我啊?”

“老大,我伟强啊,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梦中情人,想请你吃个饭,不知道可以赏脸不?”电话那头传来伟强的声音。

“嗯,你小子没死啊。行,湖光大饭店是吧?ok,晚7点我准时到。”杨名笑着挂断了电话,把刚刚想起的趣事说给了小谭她们听。

“这人还真是有趣。”谭小秋她们也乐了。

“他的趣事还多着呢,从小他就自己住在他们家六层的顶楼,因为精力过剩无处发泻,每晚都在做俯卧撑,有天我见到他时他竟然做俯卧撑做得全身发抖,双手拿只笔都不停的滑落,两眼全成了黑眼圈,你们猜下是怎么回事?”杨名笑道。

“怎么回事?”谭小秋她们追问。

“那小子那天在白天向班里的班花献殷勤被人给拒绝了,那晚他心情很烦闷,在**翻来滚去睡不着,偏偏他楼下是条很安静的小巷子,有人走过去时他就想杀了他,可又不敢动手,于是只好爬起来做俯卧撑。”

“世界上还有这种人啊,真是好玩!”谭小秋她们笑得半死,蓝精灵也笑得站不住脚,从杨名肩膀上滚落到了他的肚皮上。

笑闹一阵后几人跑去游泳池里边游泳去了,谭小秋在泳池中滑来游去,边游边和杨名打着趣:“我说杨名啊,今晚你去伟强那儿,允许你喝酒喝醉,但晚上12点前你必须给我老实的回来!”

“放心吧!”杨名笑着在泳池里边靠近了小谭。

谭小秋看到,在车即将出门时,一道白影窜上了杨名的车。看到有蓝精灵跟上,谭小秋也略略有点放心,这一人一妖都是能搞事的主,但绝对吃不了亏,而且,有蓝精灵在,那些女人绝对近不了杨名的身。